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鸭绿江边  

2016-07-21 13:23:52|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鸭绿江边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相比黄昏时分的嘈杂,锦江路午后的宁静更能代表真实的丹东。
  鸭绿江潮水渐退,伴随海风深沉的呼吸,律动着这座边境小城的寂静。尤其当风儿转过沿江的街角,鳞次栉比的高楼就显出了几分高处不胜寒的落寞。而面对着对岸空旷的新义州,这些地中海风格的立面多余得很残酷。

鸭绿江边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鸭绿江边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尽管对岸的状况有目共睹,游客们也依旧克制不住好奇心,被举着“朝鲜半日游”广告的野导游骗走,他们要价每人50元,其实不过是乘船掠过朝鲜江岸,游客得不到靠岸的机会。也有不少游客换上朝鲜族服饰留影,仿佛立足之处是朝鲜的延伸。然而真实的朝鲜人恐怕连穿便装的自由也没有。如那江面上缓缓驶来的一艘游艇,满载着穿橄榄绿制服的游客。除了穿着上的高辨识度,引人注目的还有他们面黄肌瘦的形容,他们无疑是朝鲜人了。他们朝我们挥着手呼喊。我不知道他们在表达什么,也许是对社会主义兄弟的艳羡,也许是对修正主义敌人的批判。目睹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我除了怜悯,无法感到一丝欢乐。

鸭绿江边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我对朝鲜的大部分印象来自于那部著名的韩国电影《北逃》。事实上,对韩国人而言,他们所了解的朝鲜也不会比中国人更多。朝鲜依旧神秘,我们只能用零星的图片和亲历者的叙述构建对这个国度的所有印象。它笼罩在无边的黑暗中,如同这座中朝友谊桥的命运,无论在中国这端灯光多么绚烂,一进入朝鲜,则被黑暗接管,自由之光被猛然吞噬了。

鸭绿江边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江面上除了跨境的中朝友谊桥,东侧不远处还有鸭绿江断桥。这座断桥最初是日本于1909年所建,1950年11月被美军炸断,所谓始于侵略、终于侵略。到了1993年后,经过政府多次改造,断桥成了今天的爱国主义教材。它意味着国家的贫弱既挡不住殖民者的建设,也挡不住敌人的破坏。也许在南海仲裁结果公布的今天,这样的教导格外有效。

鸭绿江边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当年抗美援朝爆发时,我的爷爷还不满23岁。那年他也跨过鸭绿江,和他的战友们一起深入平安北道的茫茫丘陵与雪原。幸运的是,入朝不过两周时间,西北军区的领导就把他调回国了。后来的事实证明,他完全不必为错过“保家卫国”的机会而抱憾。这场炼狱般的战争结束后,当时与他一队出征的步兵团仅有两人归来,其中一人还因为擅自处决了美国大兵,被革除了军籍(当年志愿军俘虏的美军人数相比美军俘虏的志愿军人数,少之又少,每个美军俘虏都价值不菲)。而其他的战友们,从此杳无音信。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也许都已战死在异国沙场;如果没有牺牲,便是被俘了,或已远赴台湾相忘江湖,或最终默默归国而终身饱经迫害。
  这是朝鲜战争留给我家族的记忆。它替我微薄地抵抗着历史的宏大叙事。我当然敬畏历史,它写在纪念碑上。而我们私人的细节只能写在水面上。细节的仓库里,横亘着一条条难以翻越的身份之墙。各位个人史家们自顾自地写,自顾自地读,相互间也难免产生分歧,因为除了身处不同位面的小真相(small truths),也难以逃脱大真理(big truth)漩涡的撕裂。大真理都高屋建瓴,在各种主义的旗帜下尽情绽放着。它也许令人热血沸腾,但却经不起逻辑的推敲。像在2013年7月27日,奥巴马竟宣称朝鲜战争的结局是韩国取胜。这类发言就犯了倒置因果的逻辑错误。而反观早在60年前就暗示取胜的中朝同盟,又真的赢了吗?这场战争,作为战场的朝鲜和韩国无疑遭受了灭顶之灾,中国和美国两个交战主体也无一不付出惨重的代价。尤其是中国志愿军所经历的第四、五次战役,伤亡人数更是达到了惨不忍睹的地步。而中国的历史教科书,对溃败与伤亡避而不谈,偏爱引用美国人“在错误时间,错误的地方,与错误的对手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来说明中方参战的效果。而这不过是断章取义的愚民手法。美国人原文中时间地点的“错误”,是在虚拟语气中基于将战争扩大到中国领土的假设而得出的“错误”;而对应于“错误的对手”,美国人认为“正确”的敌人是指苏联(语见Bradley于1951年5月15日在美国参议院军事外交关系委员会上的发言)。可见,在亲历战争的美国人眼中,这场战争没有胜利者,只有像苏联这样的幕后获利者。
  也许这类宏大叙事比较符合沈志华对历史的关切。然而如今还有更多的人宁愿一头扎进“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或者“中华民族危亡”的焦灼中,任统治者在他们堆积而成的祭台上书写历史。是的,他们终将献祭。

硝烟停歇了欢唱
战绩铿锵,刻上磐石
亡魂汹涌,没入江河
你若问江水何时不再低吟
我只能等待春风驱散凛冬
你若问磐石何时绽出慈悲
我只能祈祷洪荒涤荡尘埃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