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天鹅绒监狱  

2016-06-15 14:04:22|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天鹅绒监狱
作者:[匈牙利] 米克洛什·哈拉兹蒂
出版社:中央编译出版社
出版年:2015-10-1
页数:161
ISBN:9787511727541
豆瓣评分:8.2分(807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今天要推荐的书是《天鹅绒监狱》。这是一本关于上世纪70年代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文艺审查制度以及在这个制度框架内的文艺界生态的说明书,作者是匈牙利的作家米克洛什·哈拉兹蒂。
  正如书名所展示的图景——它不是隐喻——社会主义的文艺界被笼罩在审查制度的监狱之中,没有真正的,或者说西方语境下的创作自由。艺术家们只能在逼仄的题材里选择出路。换句话说,只要触碰了规定范围以外的话题,艺术家们就会被权力撕掉“艺术”的名牌。而政权规定话题的目标自然是引导和教育更多的人为政治服务。大多数艺术家们为了生存,从屈服到臣服,直至完全被驯服、为虎作伥,成为政权的同谋者。无论他们的创作如何百花齐放,他们的个人动机都是千篇一律地对权力的谄媚和跪舔——既安全无虞,又利益丰厚。在这个体制里,他们是“御用艺术家”。
  即使是那些有批判意图的艺术家,也不能幸免被御用。批判得保守了,其实就是有意的挂一漏万,为更高层的当权者服务。而那些看似激进的、触碰禁忌的艺术创作,也只是当权者施舍给艺术家的片刻欢愉。一方面,假性禁忌的标签只不过是一杯口感更爽的软性饮料,真正的禁忌艺术则不会被政权承认是“艺术”;另一方面,体制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将艺术家们潜移默化地吸纳到掌控之中,让他们沉迷于这种天鹅绒般柔软的创作姿态,制造大量的虚假希望迷惑大众。他们将因此全然忘却自己已被剥夺了自由的真实处境——让禁忌艺术还来不及问世就从他们原生态的灵感中灭迹。
  书里描述的东欧社会主义早已作古,而中国的艺术家们仍在审查制度的活化石夹缝中求生存。书中的审查制度仍然是政府为坚守意识形态所运用的主要武器;书中的御用艺术家仍然洋洋得意地生活在中国的文工团、作家协会,乃至中国好声音里。在这种氛围下,与其说是审查制度让中国艺术家们失去了活力,毋宁说是中国的艺术家们为了迎合体制的认同、在体制内牟利,创造着千姿百态的体位来配合审查制度的蹂躏——是的,表演体位也是一门艺术。而体制外的艺术家,只要触碰红线,则会被分分钟扣上经济、政治问题方面的罪名被踢出艺术家的行列。艾未未便是众所周知的一个例子。即便他的作品温和到让人察觉不到锋芒,政府也多半会假借文艺批评的旗号来指引大众挑剔、围攻他的审美能力,让人们把此类创作看成一场政治秀,说来自政府的批评能成为异见者们为迎合西方而渴求的奖励。但明智的人们不会被这类辩证法所混淆视听。没有荣誉能当盾牌使,异见者所面对的毕竟是活生生的暴力。正是这样的暴力,在长期地规训人们所有的细胞、毁灭异见的语词。
  毫无疑问,在体制内从事艺术,首先要经受“三讲教育”。就像韩寒在写完“韩三篇”之前,一直被当局视为异议者。然而韩三篇的出炉,标志着韩寒总算被修炼成了成熟的政治参与者,异议变成了附议,《环球时报》和各层级的共青团支部都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张开双臂拥抱韩寒的投诚。他们暗示,像韩寒及其死忠一类的异见政治票友、犬儒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者们,其实都是潜在的招安对象。就算招安失败,政权也能对舆论场来一次有效的搅局——化友尽之悲痛为政治建设力量。
  而真正的艺术,是无所谓建设或不建设的。
  追求自由才是艺术的生命之源。
  无自由,不艺术。
  艺术与政治的对峙,就是自由对权力规训的抵制。
  当然,最耐人寻味的是,这本书的中文译本能通过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是不是也意味着中国觉得能因此标榜出版自由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