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Black Mirror S3 剧透与观感  

2016-11-07 08:42:40|  分类: 问的第三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NETFIX接手《Black Mirror》以后,这部英剧的风格明显地美剧化了。总体而言,第三季质量不如前两季,缺乏像前两季那种信息密集的质感。它的价值观依然很“左”,意欲启迪的“思考”其实也是延续了前两季一贯的批判人性。不过我个人并不热衷于批判人性,因为相对于对制度的批判,它显得过分简单。不过,也并不是说这部剧就不值得看了,相比其他众多平庸的连续剧,它还能显得鹤立鸡群。

  第一集【急转直下】,这一集为观众勾勒了一幅社会被评分体系重塑后的图景。在这个社会里,人与人之间可以随时随地相互评分,发朋友圈可以评分、打电话可以评分、面对面沟通或者不沟通也能评分,人被评分技术深刻地异化,囚禁在“他人即地狱”的生活里。
  不同于现实生活中的评分体制(离了它,人还是能正常生活),剧情中的评分体制是有现实作用的,甚至因此衍生出专门做咨询服务的公司。它是权力的指标。当评分达到一定的标准,租房有优惠、买机票有优先权、能租到新型车……评分低于一定的标准,人就会受到诸多限制,甚至被拘留。看起来,引入评分体制后,受欢迎、友善度高(道德素质高)的人就能因此享受更多的福利了,这个社会貌似从资本主义进化到了评分主义的时代。然而,世界能因此变得更好么?
  我们的哲学家总是批判资本主义的冷血。
  桑德尔认为,资本主义给所有事物标价。当所有选项都能用金钱来交易时,德性的价值就被削弱了。而引入评分体制后,似乎能体现出人们对德性的重视了,德性终于成为交易活动中的重要砝码。但具体的德性到底是什么?人们匆忙地、漫不经心地评价对方,大家的评价标准能一以贯之吗?
  周保松认为,我们的自由在难以企及的价格面前形同虚设,没有钱就享受不到自由,但如果为了保证机会均等而强行降低享受自由的标准,又会损害提供服务方的自由。而引入评分体制后,自由似乎在某种程度上与个人利益脱钩了,你希望对方给自己打高分,对于对方而言似乎只是举手之劳而不会造成损伤,为什么自由反而显得更难获得呢?
  独立于经济活动(至少看似独立,但很可能出现花钱买评分的渠道)的评分体制中,理性显得荡然无存。取消了货币中介,人与人之间缓和的空间也大大压缩,使一个人更容易直接受害。而在剧情的设定里,评分并不属于需要保障的权利。我只能说,这个设定不合理。因为它在商业社会里权重如此之高,这项权利理应得到法律的彻底保障(在现行的网络世界里也没好到哪里去,被打了低分,仅有向提供评分体系的机构申辩的机会)——它不能任人宰制。如果取消这样的保障,自由就会被任意地、疯狂地践踏——别忘了,苏格拉底就是这么死于无法保障自由的制度之手。

  第二集【游戏测试】,相比第一集,讽刺力度就薄弱多了。男主角因参加一次游戏试玩体验,陷入了永无止境的恐惧之中,在如同《盗梦空间》的奇境里挣扎不休,最终死去。
  可以说,剧情里的这款游戏除了自我无法控制退出,在其他方面它已做到了技术追求的极致。体验者还没来得及逃脱这个虚拟现实、告诉开发者游戏的体验,就丧命了。以至于开发人员仅仅只能通过主角的遗言及死亡时的环境变量来推断主角的死因,而主角在虚拟现实中经历了什么、这个游戏是否成功、是否存在漏洞,都无从得知。
  男主角经历的恐惧分了几个层次:他表面上害怕蜘蛛和他的同学;其次怀疑他认识的女子;再者是他试图逃避的母亲。当然,他所有恐惧的根源是这项技术本身——被接口刺入的一刹那。事实上,从此开始,高度发达的人工神经网络已经控制并深度挖掘了他的大脑。电脑的一瞬间,演绎了人的好几天,他并不是被恐惧吞噬,而是被人工网络透支至死。

  第三集【黑函之舞】,也许是这一季最差的一集,没有强迫症的观众估计会因此弃剧了。这一集最大的问题在于,它杂糅了许多悬疑电影常用的套路。简单地讲,主角们在电脑上操作出各种难以启齿的行为,结果被黑客抓住把柄,利用他们上演了各种戏。如果主题更激进,可能这些人的自作自受比黑客的操纵更可恶,主角们虽是受害者,但他们首先是施害者。他们的遭遇只不过是黑客先于大众施加了审判。但作为观众则很难感到这些,如果一个人的行为有危害性,有原罪,他所受的罪就能因此被合理化吗?黑客也只是一个具体的人,不是正义的化身,无法取代司法。他们的确能扫掠司法无法监督的角落,但这并不值得庸众狂欢。

  第四集【San Junipero】,这一集的主题是比较温情的女同爱情。当然,剧情也不像电影《Carol》这样的简单。剧情的设定是,在未来,人类的思维、记忆和意识——总之就是兼具灵魂功能的事物,能以数据信息方式传输到San Junipero这样一座设定了年代背景的天堂之城里。人与人的灵魂能在这个世界里相遇相识。当然,享受这项服务的条件比较苛刻,主要的用途还是作为临终关怀、辅助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等。
  故事里的主角Kelly是双性恋,曾有结婚多年的丈夫和女儿,现在处于癌症晚期;另一位主角Yorkie则是女同,但自从她出柜的时候起,已经当了四十多年的植物人,而由于她受到父母的冷漠,无法永恒地享受San Junipero的服务,只能在呼吸机的辅助下苟延残喘,且昏迷且神游。Kelly与Yorkie在San Junipero中相恋,最终Kelly决定与Yorkie结婚,以便能以亲人身份助她摆脱肉身的桎梏。而Kelly自己最终也克服了观念的束缚(包括对丈夫和女儿的歉疚、对技术的怀疑),决定与Yorkie在San Junipero中共度余生,而且在这座天堂里永远保持年轻。
  这一集里,未来科技不再像以往几集中显得那么可怖,尽管它的面貌与以往无殊。“技术本身并不可耻”,技术属于amoral的范畴,罪在于人而不在于物、在于你自身的选择(第6集的总结)。剧情里,技术为灵魂们营造了一座乌托邦,使灵魂能从肉身上剥离出来,这既含有灵魂与肉体的二元论假定,又默认了自由意志的独立性(这是极端唯物主义者不可接受的)。而自由意志的体现尤其重要,它使自己确定了作为一个人存在的方式,从而能完全信赖这项技术。

  第五集【战火英雄】,这一集里设定的科技是,军方为了提高士兵的作战效率,在士兵的眼睛里植入了一种“屏罩”。屏罩能控制士兵的所见,能改造梦境,能抹杀记忆,能调用战术情报,在作战时还能自动把“敌人”识别成怪物,从而刺激士兵大开杀戒并减轻负罪感。这一切当然是军方为执行种族灭绝所做的安排之一。主角在首次行动中无意间接触了逆向工程操作,造成屏罩失效,才终于明白自己活在谎言之网中。实际上他屠杀的是无辜平民。男主最终选择了真相而退役,然而,他仍旧未能摆脱那些残余的幻象。
  人活在谎言构建的世界里也许能减轻道德负担。但编剧同时也暗示,正因为主角是位新兵才有这样的良知。而事实上,老兵们就未必会有负罪感了。回顾二战时纳粹及欧洲其他各路反犹主义帮凶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卡廷惨案、南京大屠杀,人的凶残可能比人们想当然的还要没底线。

  第六集【全网公敌】,这一季中最接近好莱坞的制作标准、最扣人心弦的一集。这一集里,推特上由几个僵尸号开始发起杀死某人的话题。当连续三天排在死亡热门榜首的人真的被杀死后,人们对这一话题的投入热情不降反增,引来了更多人的参与,几乎要了首相的命。与此同时,技术开发者和警局侦探在案件调查中也踏进了黑客精心布置的陷阱,使黑客设定的程序自动锁定了所有参与过杀人话题的投票者,造成了一场全英范围内空前的大屠杀。
  黑客利用的是一套人造蜂群系统,它除了替代自然蜜蜂,还像无处不在的老大哥一样,被政府用来监控公民。而这些人造蜜蜂的杀人能力之强,也是黑客的新发现。在这里,编剧再一次重申了新科技被人无限利用后的恐怖。
  而黑客的目的仅仅是要告诉这些人,所有人都要为自己的言论负责,不要在网络中动辄使用语言暴力进行威胁和恐吓,否则将自食其果。前三位死者是引蛇出洞的献祭,是他们的死令围观群众和狂欢者的人性中最丑恶的一面像火山岩浆般喷涌而出。
  反观我们现实的社交网络中,类似的语言暴力比比皆是,说一句“杀”似乎成了人之常情、逞口舌之快。对此,当事人常常辩解到,语言暴力并不导致实质的人身或权益上的伤害,因此轮不到承担法律责任。当然,在法理上键盘侠们说的也没错,且在言论自由方面,司法更关注政治上的越界。而针对公民的言语威胁,在网络上依然边界模糊,可任人逍遥。剧情中的黑客僭越了法律对人们施加判决,除了惩罚人们行为的非理性与轻率,是否也在责难现行体制仅仅关注民意却纵容了人性呢?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