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悠游荡麦  

2016-11-23 10:26:19|  分类: 问的第三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边野餐》可以称得上是2016年上半年最具文艺气质的国产电影。
  文艺的标签并不意味着它与市场的割裂。恰恰相反,《路边野餐》拥有许多制作精良的剧情片才有的绵密而连贯的叙事逻辑,拥有比肩《盗梦空间》级别的悬疑题材电影的野心(区别是其他电影基本是犯罪题材),大有迫使观众在简单的故事里如堕烟海之嫌。除此之外,如果说《路边野餐》遵循了某种别致、虚玄的文艺手法,就不得不提那几首穿插在剧情里的诗(可能比一系列长镜头更令观众煎熬)。这些诗既是梦乡的吟游,也是续接的旁白。它们虽然在文学上的审美情趣并不美妙,但绝非完全冗余,其主要作用在于作为文本分析的骨架,使这部电影中大量错综复杂的非线性叙事片段,通过诗中的意象相互关联映射,以完成时间线的准确拼接。所以,这部电影如果不反复看或者记录,就会遗漏许多重要线索。它展现了导演的良苦用心,但对观众们的记性和耐心也是严苛的考验,从这个角度上来讲,电影就没那么接地气了。“情怀”,就是一把双刃剑,不是吗?
  譬如影片里的第一首诗:

背着手
在亚热带的酒馆
门前吹风
晚了就坐下
看柔和的闪电
背着城市
亚热带季风的河岸
淹没还不醉的桥
不醉的建筑
用静默解酒

  从字面上看,除了主角陈升的静默、微醺,实在难以品出别的什么了。然而联系影片后半部分的叙述,首句诗“背着手”显然是在隐喻陈升所承受的罪刑。然而大多数观众却不可能再回想、咀嚼这首诗的奥义了。

所有的转折隐藏在密集的鸟群中
天空和海洋都无法察觉
怀着美梦却可以看见
摸索颠倒的一瞬间
所有的怀念隐藏在相似的日子里
心里的蜘蛛模仿人类张灯结彩
携带乐器的游民也无法传达
这对望的方式接近古人
接近星空

  影片中的第八首诗,除了描述陈升的开悟,也体现了导演对观众的顿悟寄予厚望。不过观众的确很难在两小时之内对各种线索的高能灌输从容应对。在词藻莫名堆砌的诗中,大多数人只能囫囵吞枣,像输液般地去忍耐陈升的流年不利。

没有了音乐就退化耳朵
没有了戒律就灭掉烛火
像回到误解照相术的年代
你摄取我的灵魂
没有了剃刀就封锁语言
没有了心脏却活了九年

  影片里所有的诗都是朦胧诗,我无法一一抄录与解读,因为恐怕也只有导演自己才能为它们写下最精确的注解。私以为在影片的9首诗中,上面这首诗提供的信息最为关键。这首诗被吟出时,画面中的电风扇并没有像现实中那样被拆卸,表明陈升此刻是在药物的催眠中杂糅了两段不相关的叙事线。一是所谓摄魂的照相术。对应于林爱人的相片,关联了林爱人对老医生千丝万缕的爱慕。
  二是“九年”这个字眼。在影片中首次被提及时,是关于野人出没的一段诡异的广播。

“凯里上次发现野人是在九年前,当时发生一起交通事故。肇事司机称,车开到途中,从后视镜发现后座坐着野人,全身棕色毛发,眼镜发光,喉咙里发出打雷的声音。”

  结合老医生后来的叙述以及后一段广播可以得知,在9年前,老医生的儿子正是因为这场交通事故去世了。肇事司机是影片中的酒鬼。酒鬼在影片蜻蜓点水地如鬼魅般存在,时而是他自己,时而由他的白狗代言。如此能有意暗示观众何为梦境、何为现实。酒鬼癫狂时,他的言行便是揭示与预言;酒鬼清醒时,便反衬着陈升正身处梦乡。
  除了这段9年,还有更早的一段9年,也就是在18年前,陈升锒铛入狱,一坐就是9年。那一年,陈升才24岁。余生,是无尽的怅惘与落寞。

命运布光的手
为我支起了四十二架风车
源源不断的自然
宇宙来自于平衡
附近的星球来自于回声
沼泽来自于地面的失眠
褶皱来自于海
冰来自于酒
通往岁月楼层的应急灯
通往我写诗的石缝
一定有人离开了会回来
腾空的竹篮装满爱
一定有某种破碎像泥土
某个谷底像手一样摊开

  在狱中,陈升挚爱的前妻病逝,母亲也去世了。“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可谓陈升对前妻的怀念,这也可以从他的居住环境中不时点缀出现的舞厅环境反映出来。而陈升对母亲的感情则亦爱亦怨。母亲在他年幼时将他独自抛弃在镇远,自己远嫁到了凯里。在这一方面,陈升的童年与他的侄子小卫卫的处境相同(因此小卫卫迷上了雕刻时光的钟表,想回到过去拥有母爱的时光里)。
  影片名称是《路边野餐》,英文名是《Kai Li Blues》,这两个名称看似互不搭接,在影片中却互为表里,既说明“路边野餐”除了是陈升的诗集名还隐喻了什么,又明确地回应了主角们的伤感与凯里往事的联系。故事包含了如下一些人物之间或柔软、或僵持的关系:一、陈升与其前妻;二、陈升与其母;三、小卫卫与其母;四、小卫卫与其父;五、老医生与林爱人;六、陈升与小卫卫。这8个人物的之间,虽然有时空的距离,但不同的个体及人物关系之间或多或少的共性成了时光折叠、轮回的“吸引子”。导演将他们如烹饪三明治般融为一体,便是这部电影最为精致的亮点。毕竟,在大多数文艺片中(如《千里走单骑》),能归并的人物和关系都相对简单。
  影片在前45分钟发生在凯里的一切看似平淡无奇,却已密集地铺垫了所有的故事背景。45分钟后,影片开始集中发力,陈升彻底梦游到“荡麦”这个太虚幻境(这种编排形式与《盗梦空间》相仿,《盗梦空间》也是用前半部分进行教学,后半部分集中发力)。在这里,青年版的卫卫、洋洋、张夕的化身、几个小混混、乃至陈升本人,成了以上8个人物的投影。

冬天是十一月、十二月
一月、二月、三月、四月
当我的光曝在你身上
重逢就是一间暗室

  重逢,既属于人物的相遇,也属于时间的复读。时间,是《路边野餐》最离奇的元素,它既是现实维度的尺度,也是连接梦境与现实的虫洞。陈升的奇幻,始于梦境中被苗人围困,继而追随他们进入幽深的隧道,终于现实中在林爱人的故居与苗人相遇,恰似美剧《Lost》一首一尾时Jack眼睛的一睁一阖,皆为南柯一梦。
  火车的喧嚣,淹没了思考。随着车皮上时间的倒流,陈升回到了现实,电影也戛然而止。荡麦之行,是他的潜意识倾尽洪荒之力而演绎的一场心灵治愈之旅。也许我们每一个人都终将如此醉梦一场。在梦里,谅解所有理想的崩溃;在梦里,拥抱自己恍恍惚惚的年少。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