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阿克苏的夜晚  

2016-11-11 16:20:35|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讨厌旅行,我恨探险家。”列维·施特劳斯在他的名著《忧郁的热带》开篇如此愤世嫉俗地感叹。在人到中年时,这位教授大概对人生有懊丧不已却又恋恋不舍的矫情,仿佛某人写下《葵花宝典》首句时那样,满怀吊诡的警醒与天命。
  在比肩施特劳斯的累积里程之前,我还来不及厌恶旅行。毕竟道行不深、阅历太浅,会稀释年岁的重量。所以我得将精力集中在应酬之外的旅途,如氧气、如海洋,燃烧的耳膜、漂浮的眼眸。
  然而,去往阿克苏的旅程并不像纸面上抒情这么轻松。
阿克苏的夜晚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旅途中的景象倒是蔚为壮观。在即将墨化的天穹中,机翼越过遒劲而凌厉的昆仑山脉褶皱、流沙般细密而缠绵的云海。舷窗外,月光释放着烽火的色泽,河流勾勒出文明的疆界,构成了一幅异域元素密集呈现的景观,喻示着这里自古以来就不是中国的固有领土。
  “阿克苏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西北部,塔里木河的上游,是龟兹文化和多浪文化的发源地。”
  地理知识上几句简短的描述对我而言,意味了更多的不确定。它大概是中国最西部的几座城市之一,距离杭州3600多千米,其间约三个小时时差。下午三点从杭州登机,中途经乌鲁木齐中转,晚上十点终于抵达阿克苏。此刻的阿克苏,城区里华灯初上。昼夜之间毫无节制的温差使周围的世界蠕动在冰窑里。塔里木河在迟暮中低吟着天山的情歌。河床宽阔而干涸,错落的蔓草是退变的年轮,像一匹被摘掉了鹿茸的驯鹿。市区里刚刚迎来夜市的喧嚣,不过其中并没有多少新疆的、伊斯兰式的或维吾尔式的情调。龟兹和多浪早已成为沙漠掩埋的过去时,一批又一批的部落、民族先后来到这里改写文明的意涵。如今,本地汉族人口已占50%以上,并且多数生活在城市里。记得《我的西域 你的东土》一书中认为,在新疆,一个地区的维吾尔族与汉族人口数量相当时,就容易发生族群冲突事件。那么在阿克苏地区,形势就比较微妙,类似于“7·5事件”之类的暴力冲突还没在阿克苏发生过。
  阿克苏的美食闻名遐迩。美食之于阿克苏,犹如大米之于五常、榨菜之于涪陵、豆花之于富顺、枸杞之于中宁。离了美食,这些小城对于外人而言就失去了被记忆的注脚。相比之下,阿克苏的注脚更多,比如冰糖心苹果、葡萄干、灰枣、核桃……以至我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即将到来的饕餮盛宴才愿意来阿克苏。这些美食在内地和当地相比,味道方面其实区别甚微,主要是价格上有较大差距。这里的葡萄干如黑加仑、香妃王,只有30~40元/kg,一级灰枣与核桃20元/kg(注意,计量单位是kg);而大如脸盆的馕仅5元一个,一大盆羊肉手抓饭20元一顿。可惜我早来了几周,赶不上冰糖心苹果上市的时节。购买力的增强刺激着同行的朋友们慷慨解囊,就像炒房团来到了新开垦的处女地,出场自带土豪光环。的确,相对阿克苏较低的生活成本,杭州的生活就像在精致的餐馆里忍受与装潢并不匹配的冷淡服务,获得了小确幸,忽视了更多无声无形的流逝。当惯于精打细算过日子的小布尔乔亚面对阿克苏的物美价廉时,大家有阶层跃升的错觉。如同酒量平平者面对筵席上滴酒不沾的对手时,也会顿生权力的获得感。
  除了美食,当然要顺道拜访这里的景区,才能不虚此行。合作公司的人为我们领导推荐了两处目的地并自愿做向导,一处是温宿县托木尔大峡谷,一处是沙雅县胡杨林公园。一天之内,要往来数百公里,在景区的时间也仅占一成,只能走马观花、浮光掠影,但他们信心满满,认为将不虚此行。尽管同事们另有策划,面对盛情邀请,也不便推辞。
  上午八点,在晨曦与雾霭中出发。先沿吐和高速东进,再向北拐入一条近似美国50号公路般笔直的道路,穿越过一大片镶嵌在沙漠中的晶莹的盐场,抵达了托木尔大峡谷。大峡谷是天山的余脉,来自西伯利亚的寒风从垭口汹涌奔流,缓解了烈日的灼烧。大峡谷是3A级地质公园,富集了丹霞、雅丹、岩盐喀斯特地貌等地质景观,诉说着这里亿万年的变迁。对于地质专业的朋友而言,可以窥一斑而见全豹;对于普通游客而言,就只能顺着导游牌的指引,按特定的角度去拍摄那些形如唐僧、邓小平和阳具的山石,似乎不再置身于地质公园,而是在波普艺术馆。峡谷是洪水侵蚀的遗迹,远溯裂谷的上游,天山的雪光依稀闪耀。融雪的溪流无声无息地汇入峡谷深部,被谷底松软的沙土如海绵般贪婪地吮吸,滋养这里一息尚存的由小檗科、罂粟科、毛茛科、藜科、蓼科植物所组成的群落。它们纤瘦、孱弱、干枯,如同被地狱之火萃取了最后一层油脂。峡谷中仅有两棵胡杨树,其中一棵已成为干尸。但它比活着的胡杨树更有魔力,是为峡谷围成的棺椁度身雕塑的图腾。
阿克苏的夜晚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阿克苏的夜晚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阿克苏的夜晚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阿克苏的夜晚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阿克苏的夜晚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阿克苏的夜晚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阿克苏的夜晚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阿克苏的夜晚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离开大峡谷,去往沙雅县胡杨林公园,路上又经历了五六个小时的颠簸。初时,沿途的芦苇地还意味着这里仍然受天山清泉的荫庇,然而跨过僵死的塔里木河后,县道两侧便仅剩沙丘连绵的大沙漠。大漠一望无垠,天地界限模糊、尘埃鼎沸激荡,大概是沙暴的先驱。沙丘的腹地偶尔闪现出身材低矮的灌木和姿态怪异的胡杨树,如同被封存于琥珀里的干尸,在风沙的磨蚀中有别样的寂美。
阿克苏的夜晚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相比沿途的胡杨树,胡杨林公园里的树则带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艳俗,仿佛是为摄影爱好者专门营造的尴尬布景,经不起环境变化的戳穿。公园中央是一片死寂的湖泊,水中的鱼是沉睡的,树是孤独的,云是凝固的。胡杨树层层叠叠地环绕,用倒影挽留着水鸟荡出的涟漪。胡杨的秋叶黄里透红,根须如炸裂的烟柴,若是以沙漠为背景,它们便透射出燃烧的欲望,加上躯体妖娆婀娜的姿态,仿佛狄奥尼索斯在狂舞。而公园里的胡杨没有任何醉意,且在我们参观时,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分,湖光收敛了神华,胡杨褪去了血性,只不过是一群笨重而倦怠的牲畜,在种植园里静静等待朝阳的宰割。
阿克苏的夜晚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阿克苏的夜晚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阿克苏的夜晚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阿克苏的夜晚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阿克苏的夜晚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阿克苏的夜晚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阿克苏的夜晚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离开公园已近黄昏时分,夜色很快覆盖了沙雅,散落的村庄也沉沦了。黑暗里,目光所及之处,惟有远方油田的火焰熠熠生辉。阿克苏的市区与中国中西部的普通城市一样,表面繁华;阿克苏的农村也与中西部的农村一样,萧条破败。借用托尼·朱特对欧洲的总结,中国东西部的界限不在于山脉划分的台阶、黑河-腾冲线、省市的边界,而在于市郊,在于城乡接合部。这条鸿沟上无论铺设了多少条公路,也难以被弥合。
  回到阿克苏城内住宿的酒店,已是凌晨两点。冷月辉映,没有凛冽的寒风,也能冻结憔悴的关节。在摇摇晃晃的车上,我似乎睡过一觉,不过记不清梦见了什么。如梦一样,阿克苏的旅途与景物,颜色与质感,终将成脑海里渐退的浪潮,终将一一遗忘。惟余那些模棱两可的情愫,如碎裂的贝壳遗弃在记忆的滩涂上。

  跨越千里只为相遇一场
  干涸的河床重温洪水
  龟裂的城墙重温血浆
  幽暗的沙丘
  狰狞的胡杨
  残忍的雪山
  狂野的边疆

  是为记。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