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巴曹之行  

2015-05-02 08:35:21|  分类: 问的第三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浙南的风貌与浙北地区大不相同。浙北是典型的鱼米之乡,即便有几段起伏的丘陵,更多的仍是沃土良田。浙南则是正宗的“七山二水一分田”。一如这条通往苍南的路途上,数十条隧道穿针引线,沿途永远是险峻奇伟的山峦、松涛竹海,逶迤出纵横绵延的洪波,汹涌地淹没了始自车窗内企图远眺的视线。山林间时而闪现出几条清浅的溪流、几座人迹罕至的廊桥,一惊一乍地在我的视网膜内残留下暗夜芙蕖般的余韵。这类异乡人的体验,在白发渔樵们看来都是习以为常的秋月春风。所有的诗情画意,终归不过穷乡僻壤。
巴曹之行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巴曹,也称舥艚,是位于温州市苍南县的一座典型的海滨小镇。所谓典型,无非是那成百上千的捕渔船像港湾的獠牙般错落地拥挤,用停泊或搁浅的姿态标识着生命的刻度;无非是那琳琅满目的水族箱堆叠在面朝滩涂的餐馆里,用经年的海腥味恣肆地考验着食客们味蕾的忠诚;无非是那山间岙中旧厝逼仄的小巷如血管般任世间百态吞吐其中,伴着潮涨潮落,惯看离别与归来。除此之外,巴曹与中国的其他乡镇一样缓缓迈向衰败。所谓衰败,无非是义正言辞的标语越来越醒目地衔接着郊野,无非是寺院或道观里的香火越来越无人问津,无非是越来越多的街巷变成空荡荡的躯壳。一辆满载海鲜的小货车,在夹道的斥责声中像便秘一般抽搐着,好不容易挤出了梗塞的小巷,一转角,货厢便顶撞到街坊的阳台。阳台的板梁像朽木般清脆地断裂,上面摆的几个花盆如高台跳水似地砸到货车上。货车司机连忙下车查看,他自知不妙,面临的将是一笔巨额赔款。这座房子则空无一人,窗上的积灰有些年月了,室内的家具乱糟糟的,连花盆里的土都风干成了沙。看来要等到房主前来,又不知要耽搁到何年何月。人们闻讯纷纷涌来围观,小巷复又陷入更为沉重的堵塞,任凭前后的车辆如何频繁地鸣笛,始终化解不开。这一时,寂静的小巷聚集起多年不遇的人气。而除此之外,更多的时候,小巷复归宁静。初夏咸湿的海风,伴着几所音质不佳的KTV里传出的高亢歌声,给寂寞的旅人平添了几分乡愁。
巴曹之行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来苍南出差实是迫不得已(不过自工作以来我也从未取得过主动权),但在此能见到自己入职后设计的第一个成品,也不虚此行。站在这座谈不上特色的构筑物(还称不上“建筑物”)之下,一时百感交集。它的质朴便是对职业生涯的一番具体的铺垫和开示:入职前的初衷如它一般平淡,入职后的现实如它一般粗犷。犹忆入职之初,我毫无设计经验、工作不得要领,即使全力以赴,仍然力有不逮,为此时常愁云翻覆。后来随着工作时间渐长,最初这个工程所赐予的辛酸也越来越稀释,直至荡然无存。正所谓“事如春梦了无痕”。时间抹去了刻奇,它载着人驶入梦境深处,还没来得及与过去和解,种种不该宽容的遗恨便在不知不觉间被忘却了。
巴曹之行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华润苍南电厂的建筑以黄白相间的暖色调为主,华能长兴电厂则是蓝白相间的冷色调,但无论冷暖,各座燃煤电厂的背后都积聚着怨气。烟柱悠悠,衔云接壤,宣示着电厂对这片天地的接管。在天意味着污染,在地意味着拆迁。尽管沿途的村舍贴满了声讨华润的大字报,但它们也自知将被置之不理。道德乃至法律,在金钱面前孱弱无力。
  虽说将来新建的燃煤电厂肯定会越来越少,但产业结构的调整仅仅意味着环境或可得到改善,而人权未必能得到尊重。它在中国并不被列入所谓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即便是被列入其中,也会如其他词语那样被改变定义),这就意味着当你一时受益于政策的附加保护而暗自庆幸时,也得提防着下一条政策的附加伤害。
巴曹之行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