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故事  

2013-10-05 20:44:08|  分类: 问的第三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看了韩庚为打击拐卖人口行动拍摄的公益纪录片,忆起半年前父亲讲述的他亲历的一次跨省联合打拐行动。
  十多年前,当时父亲是学校保卫办科员。某日,派出所告知,单位上一名失踪数日的女生传来音信。她半年前找工作时被人贩拐骗到安徽蚌埠的一个山村,如今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趁人不备打了此番电话报警,急盼警方的营救。父亲旋即跟随警察们一起不远千里赶赴安徽解救被拐的女生。
  为了争取蚌埠警方的配合,临行前他们还特地捎带了一瓶五粮液。酒瓶往蚌埠警局的领导桌上一搁,整个办公室顿时蓬荜生辉。冲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礼遇,先前还在对营救行动不置可否的领导立刻笑逐颜开,迸发出舍我其谁的气场,当晚还摆设筵席为四川警察们接风洗尘。推杯换盏间,领导觉察出宾主双方语言沟通上的障碍,担心四川警察的方言会暴露他们的身份。为了避免打草惊蛇,领导决定解救行动由蚌埠警方直接负责,四川警察只需在山村外坐镇。
  翌日,经过简单的部署,警察们身着便衣,打着计生服务的幌子奔赴山村。在穷山恶水间一路蜿蜒曲折,满眼的荒山僻岭,在脑海中勾连出一片前世不修的阴森与狰狞。
  按计划,进村的便衣侦察员将挨家挨户逐一探访调查。虽说他们均操本地方言,但当地村民仍然高度警惕,侦察员每到一户都有人形影不离地跟随,难以获得单独询问疑似对象的机会。寻访了几户人家后,侦察员们如浑水摸鱼,也不知是否已错过目标。山村鸦雀无声,却又像隐匿了人山人海,笼罩着无声而细密的哭喊,云集成摄人心魄的黑暗。
  不过,承蒙上天眷顾,一名侦察员总算来到一间无人看守的屋子。隔着门,屋里女子刚一开口,侦察员便听出是四川口音。他接连问了两个问题:“被拐到这儿的吗?”“想要回家吗?”女子连声称是。侦察员如释重负,立刻通知领导发现目标。领导果断下令:救人、收兵。警员们迅即驱车赶往这房屋,将女子救出。
  村民们望见有人被带走,方才恍然大悟。平地一声雷,顷刻间,整个村子沸腾了。村民们揭竿啸聚,挥舞着刀叉棍棒,一路咆哮,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警车也几乎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只能加足马力左突右冲,颇费了一番周折才摆脱了村民的穷追猛打。
  警车奔到村外与四川警察们会合。见到被解救的女子,父亲和警察们都惊呆了,她并不是计划解救的女生。看来侦察员功课没做足,只知四川口音,却不知目标人物的模样,甚至慌乱中连姓名也忘了核对便草率行动。事已至此,总不能把解救出来的女子又送回魔窟。且现在既已捅了马蜂窝,想要再次进村搜救目标无疑是自寻死路。此时,村民们已气势汹汹地冲到村外。眼看大兵压境,警方如池鱼幕燕、势单力薄,又不敢螳臂挡车,只得仓皇出逃。
  风尘仆仆地回到警局后,领导告诉四川警察,现在惊动了村民,以后即便是本地警察也难以再踏入山村半步,营救行动只能就此告终。另外还得到情报,村民们不肯善罢甘休,现在全村皆已动员起来,在蚌埠的各个港口车站都分派人手巡查,企图拦截被救出的女子。领导建议四川警察先在蚌埠多逗留几日,待村民放松警惕,再将女子送回四川。领导还制定了B方案,联系了军方,一旦村民围堵警局,军区会调派直升机前来接应。四川警方见此全城通牒的阵势,实在不敢犯险,只能听从领导安排,在蚌埠多盘桓几日。
  静候了几天,局势总算缓和下来。大概村民们也觉得大势已去,逐渐放弃了在各个车站盯梢。四川警察也终于能返乡了。临行前,蚌埠警方仍担心出现意外,还专门将女子打扮成重伤员,在头上缠上纱布,与先前模样相比虽称不上判若两人,但不费一番功夫还是很难辨认的。
  告别蚌埠的这天,蚌埠警察将大家送上列车后方才离开。警方只盼着尽快息事宁人,也没有任何依依不舍的送别场面。正当大家想松一口气时,车厢内忽然响起一片嘈杂。一帮村民涌进车厢,拿着照片挨着座位比对。他们很快便挤到四川警方所在的座位,仔细端详眼前这个易容后的女子。警察们屏气敛息,也不敢率先暴露身份,只能暗自捏一把汗,任由村民察看。一旦被村民识破并劫持,接下来双方便免不了一场殊死混战。千钧一发之际,这女子保持了多日以来沉默寡言的冷峻,没有自乱阵脚。大概是由于在村子里被禁闭过久、疏于人世,村民对她的面容还不熟悉,仅凭照片无法确定。未果,村民只能悻悻而去。目送这帮村民下车,直到列车在汽笛声中缓缓启动,警察们悬着的心总算坠下。
  列车终于驶离蚌埠。女子倚窗而坐。窗外,枯草、牛棚、茅屋,各种粗犷破败的景物飞快地倒退出视野。远方山脊如刀,缓缓地磨过天际。残阳如血,顺着刃尖静静地刺痛着往昔的创伤。女子突然起身用力掰开车窗,想要跳下列车。警察们急忙拽住女子,将她摁在座位上。此时女子已是泪流满面。她再也无法承受,无法清洗的命运已成为永夜的噩梦、永生的梦魇,将她的人生彻底地摧毁、碾碎,连同青春年少时的所有幸福快乐,都被永远地烧成灰烬。
  在警察们漫长地开导劝解之后,女子主动诉说了这段不堪回首的遭遇。她当初被人贩卖至山村后,卖给了弟兄俩人。她整天都被关在屋子里,在两人的轮番蹂躏下,每一天都遭受着生不如死的折磨。这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媳妇也都是被拐来的。因此村民们实为一丘之貉,也自然而然地结成攻守同盟。一面是苍莽的大山,一面是沆瀣一气的村民,天罗地网,寸步难行,她无法脱身。她本来对人生已经绝望,已放弃了回到人间的心理准备,也没想到会经历这次意外的救援。但惨无人道的黑暗始终是淤积在人生中的污垢,她觉得回乡后难免会被各种流言蜚语所包围,将无颜面对父母亲朋,终于有了轻生的念头。
  回到四川,女子的父母闻讯赶来。他们抱着失散多时的女儿,一家人哭作一团,跪在警察面前,感激上帝的救赎。
  虽然挽回了一个濒临破碎的家庭,但是此次营救行动依然失败,毕竟没有解救到目标人物。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相隔千里,而是顺理成章的希望本已近在咫尺,却又因匪夷所思的状况而不得不放弃。也不知从今往后,那女生在遥遥无期的苦盼中、在惨无人道的生活中,将能忍多久、活多久。
  白跑了一趟,也令父亲很无奈。不过这样的历险也实在不愿再多经历一回。离开派出所前,他还替警察们白搭进去一瓶五粮液而惋惜。“没事。”警察倒很轻松地说,“那是一瓶假酒。”

  尽管在韩庚的打拐宣传片里,警察的“强硬”被美化得如同在任何一场群体性事件中那样具有威慑力,但事实上他们也不过是人治社会中懦弱的利己主义者而已。尤其当他们面临与拔擢无关的案件时,执法机器能更显白地暴露自身的依附。他们不会摆脱“平庸之恶”、将枪口抬高一厘米;他们将选择与强者共谋,稳定有效的体制就是他们的栖身之所。
  我不想更多地指责警察的懦弱,它注定会迎来一场迟到的审判。同时应被围剿还有那个山村。如果时间回到那个年代,回到村民横行的江湖,则山村乃至村民可以集结的地盘,便是照亮了警徽的路——警察们也许已经习惯了敬畏与顺应。这种山村,既不是陶渊明梦想的淳朴的桃花源,也不是梁鸿所伤咏的萧瑟的梁庄。它是福柯笔下的全景敞视建筑,它是网格化管理模型,它是体制化的集中营。逃离集中营的故事如电影《盲山》的官方和谐版,但幸运儿的身后往往掩盖了残酷而沉默的大多数。比逃离的结局更合乎逻辑的是电影的完整无删减结局——逼上梁山、血债血还。但从现实的角度更进一步地审视,仍会觉得这是南柯一梦。梦的意义在于宣示:倘若没有一场血祭,就难以偿还她所经历的苦难,也更难以用余生的悲壮惊醒号称正义的共同体。
  正义有多重境界,既有理想国的正义,也有肖申克监狱的正义。血祭的正义,自是正视了淋漓的鲜血。这种正义既蕴含了一次走投无路的反击,也暗示了一场快意恩仇的决战——对此,李杨举起了一把柴刀,管虎召唤了一场地震——前者是哲人式的,后者是诗人式的,都代表了正义的裁决。也许这样的处理方式会遭受“理性、中道、客观”地质疑,但对毫无人性的罪恶,放弃惩罚才象征着泯灭人性;那些甚至呼吁着要对复仇者进行审判的人则更是助纣为虐,况且法律的功能对复仇者而言已经失去意义。一个人承受了太多的屈辱,再重的审判与之相比也轻如鸿毛。
  然而,艺术化的激进始终无法消解现实的无力感。现实是卡夫卡的荒诞,是权力的游戏。它要求人们恪守退化成为书写在文本上的正义,从而能一直徘徊在法的门前,进退两难,而“法”则优雅地驾驭着这股张力——它必须引诱正义,否则迟早失去价值;它也必须与正义保持暧昧的距离,因为不能使自己的形式被彻底地裸露。它是墨菲斯托,使人被自己崇信的教条所禁锢,才能导演一出浮士德的幻灭——在股掌之间,稻草即便有思想,也一如既往得卑微;它的脆弱也不允许自身成为局外人,任凭人生的艰难被潇洒从容地拆穿。
  秉承着这样的正义观,熊培云在《自由在高处》一书中便不遗余力地兜售“集中营是用来干什么的”的诡异命题(他一边晾晒着普遍的枷锁,一边又寄望着个体的蠕动,俨然要树立起空洞的自由派的成功学说)。作为一名自负至迷醉的精英,也难怪他如此热衷于肖申克监狱的正义。而他有所不知,集中营式的山村比福柯描述的监狱更严酷和绵密,它不仅充斥着无形的权力、无条件的宰制,而且也有能力终结任何有可能的悖论与裂隙(譬如启蒙式的爱情和有限组织的自由),直到被关押者被规训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因此,不仅钉锤得不到,而且《圣经》也不会有,惟一能供养的,是传染的邪恶。集中营内,希望和良心都是用来被剥夺的,即使与之对抗不是当务之急,但对它的任何温存回应都是可悲的端倪。
  身陷囹圄后的法则,自由派中的伟人也概莫能外。值得辟谣的是,曼德拉从未在总统就职典礼上向虐待他的狱卒们致敬(他仅邀请了一位善待他的看守而已)。这个标榜着宽容的心灵鸡汤段子倒像是在影射和平奖得主在法庭上所陈述的《我没有敌人》。言犹在耳,令人不胜唏嘘。仇恨的确会腐蚀人的灵魂,但是,它也恰恰是心灵对正义最直观的感触。

  仲秋的清晨,我在桂花馥郁中惺忪地醒来。户外,善良的村民们在晨曦中又开始了日复一日的辛勤劳作。看着自由的人们,我心想,桎梏是可以被打破的,但它取决于大环境。假使没有经济的发展,就没有一条条公路穿透山峦的屏障,也许此时我所处的乡村,也如同那个蚌埠的山村吧。那么,我得感谢国家、感谢时代了。
  然而,我们又何尝不是身处一个更宏大而又更隐秘的Matrix中呢?
故事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