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拉练  

2013-10-22 20:36:16|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末去县里办事,回程时夜幕早已降临,城乡间往来的面包车也已收班。索性拔腿从县城里走回了工地,权当拉练。
  起点:长兴县海兴桥。
  路线:光明路—长吕线—吕蒙路。
  终点:吕山乡座山湾。
拉练 -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首先要感谢百度地图和三星手机,在无月的夜晚能持续稳定地导航;其次要感谢公司借用给我的劳保鞋,能力保我不至于在泥泞中寸步难行(包括两周前在工地上一不留神踩在模板上被锈钉刺了个通透,所幸鞋底厚实,脚只被磨破了一点皮,没出血)。
  此趟自18:50从海兴桥出发,至21:20回到工地给妻子报平安,前后正好两个半小时,行程约15公里。坐下时,双腿已然麻木。
  说到徒步远足,中学时曾参加拉练,负重10公斤缓行10公里,这只是过家家的水平。五年前走徽杭古道,全长约25公里,虽然要翻山越岭,但路线相对平缓,且一路上秀色可餐,行走时间也宽裕,谈不上波折。与徽杭古道里程相当的浙大毅行,需要一路疾行,倒是小有难度。以上皆属于观光线路。与之相比,倍受文艺青年推崇的墨脱徒步路线(约115公里)和Camino de Santiago(约400公里)才能真正能算得上“徒步”。
  以前走徽杭古道时遇到一位上海市政院的前辈,他的徒步就是专心赶路,不轻易流连驻足。曾经误以为这是一种使个体时刻保持与世界抗争的状态,如今,我能领悟这种徒步的境界了:遗弃这个世界,而不是让世界遗弃自己。亦如体验Beauvoir所分析的蜜月旅行的惶恐,在此期间,令人生、命运的线索自然地浮现。因此,一次丰满的徒步确实契合“突然就走到了××”的套辞。
  言归正传,此夜之行也因此远称不上徒步。这只是简单纯粹地乘兴而行,如果时间换作白昼,恐怕我尚未启程便会兴尽于剡溪。毕竟城乡接合部不同于都市风情,后者能领略到人文景观,而在城乡接合部,发掘出的顶多是次文化,目光所及之处皆是杀马特。假如我是Umberto Eco,或许会去化腐朽为神奇地考据一番。但我只想借这次不期而遇的自虐使一些浑浊变得更厚重,不期待它的明澈,只想藉此铭刻于29岁的生日之际: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

长兴拉练小贴士:
【光明路】
  不知道街名的来历,也许它表达了对沿线工业区的美好展望。但时隔多年,工业区已近迟暮的现实不啻于对童稚无知的讽刺(当然,犯中二病的永远是老百姓)。石屎森林的前苏联式底色弥散着棺椁的气息,临近杭长铁路线,混凝土的腐朽更是几乎令人窒息。这不得不令人对将来的后工业化建筑有所期待。
【长吕线】
  此段观感较佳,颇合《夜行黄沙道中》之神韵。尤其是沿途的画溪葡萄园宣传牌,在暗淡的视野中还能极力调动听觉和嗅觉的触角。尽管当下的葡萄架上只剩丰收后的残枝败叶,但连绵的庄园、间歇躁动的犬吠声,还是能令人想象出满园的盛夏的果实。
【吕蒙路】
  路如其名,这里正是东汉末年吴下阿蒙驻军之地。后来,士隔三日、白衣渡江;再后来的后来,三国归晋,又跨越了一千八百年。吕蒙的轨迹早已风干,不过他的姓名却永远与这里一代又一代素不相识的村民们结下了不解之缘。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把折戟沉沙的传奇留给了领袖,把散落的尸骸留给了旷野的呼喊。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