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搜索的三阶效应  

2012-07-14 21:22:42|  分类: 问的第三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搜索》这部电影无疑穷尽了陈凯歌对外部世界的所有鄙夷及敌意,导演将当事人以外的世界近乎粗暴地符号化处理。这些符号包罗了从乌合之众到娱乐至死等元素,困扰导演多年的世界总算在慷慨地贴标签中迅速地脸谱化——是为鄙夷;《霸王别姬》中的红卫兵形象多年来仍是导演津津乐道的群像图谱。如今虽然脱离了领袖的指引,文革已经一去不复返,但余下的阴影仍是暮鼓晨钟,它使政治家忧患的民粹形象大为恶化。从眼前看,面对《无极》之类的高雅艺术他们甚至是无耻之尤的暴民——此为敌意。在此基础上,导演以一副对现实深沉忧虑的姿态,完成了一次冗长且肤浅的批判。

  如果《搜索》是类似《边走边唱》那样脱离时代背景的作品,那么电影也有可圈可点之处。但该电影几乎就是为这个时代度身定做的,因此它势必要达到鞭辟入里的深度,才算登上艺术的台阶。然而导演的鄙夷与敌意使电影剧情和真实世界之间刻意保留了一层隔阂。剧情的现实性仅停留在“搜索”的一阶效应与二阶效应层次,即舆论对信息的扩散、连带关系者的利益博弈。这两方面都属于炒作现象。但把新闻炒来炒去,人们总结到的大多只是最符合艺术需求却缺乏证据支持的想象。如此,便发酵出了关于寨桥村、药家鑫、郭美美、达芬奇家具、彭宇案乃至红都夜奔等诸多附会了情绪化的传言,令真相如雾里看花、难以辨析。在电影中,如同现实里裹胁于谣言漩涡中的各位一样,叶蓝秋被舆论赋予的角色送上了一条不归路。她一直试图摆脱这一角色,以为公众或可谅解,但利益集团却不依不饶。她惟有借助想象中的死亡神圣来为舆论搜索不到的内心发声。这是“搜索”的三阶效应。剧情在这一环节沦为庸俗。如果说“搜索”的一阶效应与二阶效应已被导演定义为稳定常态和永恒轮回,是无法改变的模式,那么他至少可以在三阶效应上争夺被荒谬占领的失地。然而导演的处理方式是消极的,又无法企及正宗悲剧的震撼。他抹杀了网络自身的澄清能力,空余死亡来煽情。导演给主角安排了一条舍生取义的解决方案,既可以讨伐现实的无情,又可以获得灵魂的升华。然而对问题的解决程度,或者受观众的认可程度,却建构在一座剑走偏锋的人物关系结构之上,可谓无巧不成书。因此,电影对主题惨白无力的反思就不足为奇了,它对自由意志的主张比《赵氏孤儿》更孱弱。因此,《搜索》仅仅具备了在叙事方面较为流畅的水平,而在思想性上,它决非一部有深度的作品。

  导演的思索显然是引向外部世界的。或可像许多观众理解的那样是在反思技术的利弊——围观者的凝视被摄像头的记录所替代、不可言说的画面被精巧的修辞与剪辑而重组。但归根结底,批判所指向的是人性以及与之牵连的动机——当人们获得这种唾手可得的权力时所应做出选择及责任。但导演在愤世嫉俗中全然忘记了现实中失控的并非民众的自由,而是多年来替代和僭越我们的道德评判的某种权力。而《搜索》的结果,正是不自由的杰作。你仍不得不用新浪微博展示那条通往自由和新生的道路,但同时,也请为此作好转世斗争的准备。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