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火灾  

2012-04-30 13:41:46|  分类: 沐的下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母亲说,昨夜一场大火,烧毁了我曾经居住过的筒子楼。去年寒假,我曾偕女友最后一次拜访那里。当时的筒子楼朽木依然,几乎人去楼空,只剩曾经的邻居罗阿姨一家钉子户在其中居住。罗阿姨一直家境贫寒,丈夫早逝,儿女落魄,使她处于老无所依的状况。搬迁,对于她而言就是流离失所。火灾发生时,她从睡梦中惊醒,衣服也没来得及穿齐就直奔下楼,眼睁睁地看着熊熊烈火吞噬掉命运给自己残留的最后一点家当。命运之劫数,于年轻人不过是困勉而行,于她无疑已翻覆至无以复加的绝境。
  我在筒子楼里居住过十年。虽然在名义上只是父母的单位提供的临时宿舍,但对于我而言,这里是我在家乡最值得怀旧的并能称得上“家”的居所。与筒子楼有关的春华秋实,将一层层的时光复印在青春的相册里,以至后来乔迁入住的小区在我的心目中也不过是寓居之所。此劫往后,纵使故地重游,记忆亦将无从摹拓了。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于我而言,并不知“不如”来自何许。在筒子楼里,平时各家只要屋里有人时便任门户大开。尤其在饭点,狭窄的过道中邻里相互串访,其间猫狗追逐,一时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久而久之,便使我厌倦。如一座孤岛忽然被众多风帆包围,他们欲将靠近,然而又无力登陆。不断渗透的注视与谈话消解着个人的思考尺度,公共空间的扩大使不同家庭的生活同质化。这样的生活氛围,充满了令人压抑的监视。因此,筒子楼留给我的记忆绝非好感。令人感到亲切的至多是沉默寡言的人和物。譬如隔壁的罗阿姨、窗外的参天古木。观察外界比观照自身要容易许多,其实我并没有比那些纷扰更值得自己信服。
  离开筒子楼之前,刚收到大学录取通知。功不唐捐,忽然充满了逃离与救赎之感,在筒子楼里每多活一秒、多呼吸一次,都会令我窒息。然而终究摆脱不掉。侵蚀再三的雨水、摇摇欲坠的楼顶、劈裂凹陷的地板,以及蔓延的白蚁、蜘蛛和硕鼠,一直是这段记忆里挥之不去的阴影。绵延的拖尾,会与命运的留白不绝地激荡和共鸣。因此每一份近乡情怯,总是疏离优雅的。这场烈火,也难以使命运的犹疑无从寻迹。
  是以为记。

  (以下是我的表姐拍摄的灾后场景。)

火灾 - Rainy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罗阿姨在阳台下悬挂了被子,其上手书“老房失火 还我住房”。 
 
火灾 - Rainy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曾经刘伯伯的阁楼。刘伯伯前半生在黑道上混得风生水起,身上每道伤疤都写满了江湖的风云。在搬离筒子楼后不久,他的老婆得了中风,半身不遂。三年前他也因患癌一命呜呼。 
 
火灾 - Rainy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火灾毁掉了这幢楼一半的木结构。我曾经所住的房子在图片以左,损失可能不大。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