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先与后  

2011-08-03 22:16:55|  分类: 问的第三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流行一篇帖子《你怎样,你的中国就怎样》。该文作者将自由意志的功效推广到了极致,似乎据此能勾勒出一派《建党伟业》般的图景。如果这个推论成立,那么一个新的问题会浮出水面:我们应当遵循怎样的道德?在尼采看来,道德谱系始终追随着政治统驭术。在此道德如何受政治的规训暂且按下不表了,但无论是八荣八耻的社会主义优良传统还是普世价值的宏大叙事,古往今来、无论东西,在公约的范畴中人们所沐浴的君子礼数无非涵盖了如下的细节:诚实、勇敢、正直、自律,等等,简称为温良恭俭让亦不为过,但其中的每一项都有因人而异的尺度,否则,人们不会在评判众多社会问题时争论不休。因此,该文所提的方案在实践中需力排各路相对主义的论辩,构建一套绝对的范式,基于繁琐的假设条件成就一个理想国。

  理想国的根基是脆弱的,并且它只是发祥于草民心中,尚不能对体制的能量场视而不见,这显然形成另一幕理想主义的危机。悲观的先贤认为,在恶的体制中权力的制高点为伪善的统治者占据,他们不道德的一面被体制内渴望出人头地乃至渴望生存的民众纷纷效法,结果成为俗话所谓的“上梁不正下梁歪”。《你怎样,你的中国就怎样》的小清新情怀便会在踏入社会浪潮的一刻被体制的蛮横所裹胁和吞没。相反地,假如一个制度致力于追求公平正义的话,不妨推论在此间或许能促成社会的良好德性。这似乎也很难堪,如果坚信人治的力量,那么以上便解构为“体制中的人怎样,国就怎样”的命题。但理想化的观念仍以为制度是多方博弈的结晶,于是引出关于如何构建善的问题:制度先行还是道德先行?

  作为一名工科生,我缺乏阐释的功底,但讲案例无妨。

  八年来,我们学校的食堂一直有条规矩,在用餐完毕后大家应主动将食堂的餐具放到食堂的洗洁传输带上。传输带会自动将餐具传送到工房洗碗池。工房里的工作人员大致分三个部门:第一部门负责将传输带传送来的餐具分成碗盘和筷勺两类,第二部门洗碗盘,第三部门洗筷勺。食堂考虑到要提高工作效率、节省劳动力,那么很明显,如果学生们在放置餐具前已将筷勺与碗盘分离,第一部门人员则是冗余的。于是食堂在传输带旁专门安装了数个筷勺回收箱,希望大家在传输碗盘之前先自觉将筷勺投放进回收箱。但是这个措施效果很不明显,经过了八年的运作,通过传输带传送来的筷勺仍远远多于回收箱里的筷勺,回收箱形同虚设,第一部门人员仍不可或缺。去年,食堂引进了据说是来自德国的智能化洗洁设备,但该设备对传输带上传送来的物品要求极为苛刻,以致于传送了筷勺会对该设备的运作造成不良影响。于是强制推行碗筷事先分离的措施提上了议程,食堂不仅安置了更大容量的筷勺回收箱,而且派出不少人员专门监督学生。在措施推出的前两周,监督人员拦在传输带面前,督促学生先将筷勺投入回收箱后再去传输带放碗盘。这一举措引起了早已习惯原有秩序的学生的不满,连续几天学校的BBS上总是怨声载道,有嘲笑食堂费事的,甚至有号召抵制这个措施的。后来又过了两周,食堂逐渐撤掉了监督员,但学生们的新习惯业已形成,并没有因为监督变薄弱而恢复到原来的习性。在某些黄金时段,要放盘子的人很多,但大家宁愿拥堵在有限数量的回收箱面前排队将筷勺归类,也不愿直接把餐具置于传送带上。

  假如现在的状态基本达成了九年前食堂欲倡导的目标,那么我毫不怀疑是制度而非学生的道德感导致了目标的实现。也可能有人不同意,认为现有的稳定状态是互动的结果,同学们的配合最为关键。那么我先不急于定论,只为引出下面的问题供探讨。

  我并不认为这对于食堂而言是理想状态,也不承认它对于学生而言是好制度:当前的状态并非百分百的碗筷分离,所以不是食堂的终极追求;这项秩序只是食堂方面的一厢情愿,没有顾及学生的方便,并非民主决策。于是引申出两个问题:1) 假如现在即是约定俗成的状态,那么它是否会在将来融入新的社会成员后变得更理想或更混乱?已知在少量的校外人士用餐时,他们会随大流地接受这套秩序。而在几周后新生军训期间,新生多于老生的情况下,是否会回归混乱?这一问题在费孝通先生的理论中似有定论,然而时日将近,不妨静观其变;2) 该秩序并不令所有人心服口服,至少有人不得已在喋喋不休的郁闷中跟随大众一起分拣碗筷,但大家仍将现有秩序视为牢不可破的普遍规范。假设在将来出现一个比现有秩序更合理更人性化的方案,或称完美策略,但食堂方面一直不予回应,那么我们是否会追随完美策略,像《你怎样,你的中国就怎样》的那般考虑从我做起、改良现状,还是继续墨守成规呢?

  以上问题仅供探讨,但我真的无力写出仅供励志的美文。我相信人性的伟岸,或可使人免于恐惧,或可为人伸张正义,但我同时也为“我怎样”与“我的中国会怎样”这样割裂的命题而深沉地困惑与悲悯。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