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我的邮票(九)  

2010-06-19 17:34:47|  分类: 沐的下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听闻“筒子楼”这个名称,是在央视“焦点访谈”反映某高校教师住宿条件差的节目里。此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已在其中栖居了五六个年头了。

  所谓栖居,栖遁于世,抱朴而居,它是一个诗意菀集的词汇。我想到荷尔德林的栖居,诗人在冥冥中优雅地聆听有关天人合一的神谕,朦胧地跨越了理性的尺度。后来,海德格尔也引用过前者的“诗意地栖居”来阐明存在的真谛,有人认为这是他的断章取义。我想,他的栖居大概源自记忆里对托特瑙堡郊外宁静生活的追忆。

  每个人在心中都盘踞着一片神秘的黑森林,供灵魂自由无虑地栖居。然而这并非可待可图的远景。当你锁上一道门,你就成了回忆的过客;当你进入一道门,你就成了欲望的囚徒。建筑的重门深锁,锁不住内心的翅膀。如同“山西民居”中乔家大院的墙,它越砌越高,墙内却滋生着叛逆,甚至是汇通天下的梦想。

我的邮票(九) - Rainy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当目光不再在现实中游弋,栖居便成了形而上的求索。我想,一生最大的荣幸莫过于亲身体验栖居的妙趣。诚然,年少的我无法将岁月的曲折甘之如饴,无法与之达成和解。然而当六七年后的浮躁不安不得不以回忆的堆叠来平复时,我才知此情不可待,才会在潜意识中怜惜地挽留曾经也拥有过的独特。

  欲栖居于城市,需有一段解脱于世事的距离。筒子楼很幸运地拥有一道天然的屏障。蔚然的生态,巧妙地把筒子楼掩映在一片斑驳陆离中。楼顶笼罩着一层茂盛的大叶榕树树冠。大叶榕树有上百年的树龄,江山易主、气候变迁,都被它静静地俯瞰着。每当春天,阳光会透过翠绿的树叶,浮跃于轻盈的流苏,鳞鳞地投射在橱柜上。我的少年便从此深深地浸渍着榕树厚重的底色,仿佛在它的点拨下,开始对“万物并作,吾以观复”细细品读。

  楼下本是一个乱石堆积的“山岗”,几年间不知不觉竟孕育出一片藤蔓遍布的花园,有蒲公英,有雏菊,更多的是我叫不上名的杂草,也许与鲁迅笔下的百草园别无二致,同样只是一片废弃的野地而已。园中有蛇,蛰伏于山岗。我无聊时常拿木棍凿石挖坑寻蛇,试图“为民除害”。然而父母总会叫停我,我也很委屈,那里堆积的是成年人不屑一顾的奥妙。

  园外摆着一张桌台、几张石凳,都是陈年的器物,与临近柱子上的吊灯相映成趣,颇有几分“闲敲棋子落灯花”的韵致。桌旁立着一棵挺拔的桉树,虽不及大叶榕树那样枝繁叶茂,不过也生着茁壮的枝苗,羞怯地探到我家窗前。我常常端坐窗边读书,闲暇时也会呆呆地神游于窗外生命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的轮回中。手上捧的书一册册地更换,一页页地泛黄,就这样在“不知春去几多时”的沉湎中,伴随青灯度过了十年。

  遗憾的是,八年前的一夜暴风雨,桉树竟被连根拔起,轰然倒下。母亲见状不禁潸然泪下。我也感到伤心失落,一段岁月似是从此被剥离,被抹去,再也无迹可察、无从凭吊了。后来,当我再次读到“闲坐小窗读《周易》,不知春去几多时”两句诗,才领悟到,这么多年来,其实我也一直在翻阅一部不同寻常的“周易”,不仅是关于自然的恬静变迁与轮回,也是关于世事无常的进退。它一直长流在我栖居的梦里,它一直是我情愫迷离的滥觞。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