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我的邮票(八)  

2010-05-25 22:22:55|  分类: 沐的下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的意识变得圆熟的时候,自咿呀学语起,家庭在我印象中沉淀累积下来的那些或辛酸或苦涩的残缺感,也一一开始被遗忘了。虽然类似邮票这样的载体会偶尔惊起脑海里的一阵涟漪,但是它最终还是会沉寂下去。

  少时的我,深感被长辈拖累了。长辈们一直在祸福得失中寻寻觅觅,蒙受了许多失意和坎坷。承诺给我的自由也显得遥遥无期,不时地陷入他们经济和人脉上的羁绊和困局之中。我一时怀疑他们未必期待我为他们创造未来。在我最想开眼界时,我和父母被挤进了简陋的筒子楼,等着单位开出的空头支票,一望便是十年飞逝;在我最渴望知识时,亲戚又遭遇了沉重的变故,转眼便连累着我家也陷入茕茕孑立的窘境。于是,如今我的怀旧也并非凭空,若是生活一直没有起伏地蒸蒸日上,记忆便无从堆叠我栖息的峰峦。我真正怀念的不是离合,而是那些平庸的淡泊。但如同历史只记录那些风云,我的记忆也常常被扭曲和纷繁撕裂了。记得那时祖父母为了儿子不辞辛劳、南来北往地奔波,也记得那时亲情的决裂使我在少年时便体会到与亲友形同陌路的冷酷。故乡自此便被冷漠所代言,仿佛惟有等待它堕入深夜,我才敢尝试用魂魄去融入。
  在那几年的奔波中,祖母由矍铄一路衰老到萎靡的边缘。家庭的旧负担、新负担一重接一重地从天而降,她总是勉强振作着。我感知得到,她仍然坚守在一个刚健而孤独的世界里,等待着悲痛与委曲最终的逆流。为此,一切她都愿意领受。记得那时有个表叔,劣迹斑斑,到了人人避犹不及的地步,最终流浪去了西藏。在举目无亲的雪域,众叛亲离的时候,惟有祖母勉力接济了他。当然,此举也备受家里人阻拦。我那时很厌恶一次又一次收到表叔从藏区寄来的信,连带着信上贴的“安徽民居”这枚邮票,也使我对安徽产生了恐惧。祖母总是不厌其烦地告诉我邮票上画的地方人杰地灵、徽商辈出,希望我长大了去看看。在祖母的安慰下,我趁着年轻释怀了。

我的邮票(八) - Rainy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十多年后,我如愿来到了邮票上所指的宏村。清晨,阳光还未开始抚恤那片衰老的马头墙,我伫立在沉寂的月沼之畔,朝霞镶边的倒影轻盈晃动着,祖母曾经的讲述也随之在心底缓缓发酵。其实宏村并没有祖母描述的那么美。不知是岁月的流逝冲蚀了祖母当年留恋的图景,还是祖母当年只是为了擦拭我的忧愁。但无论如何,一种殉道似的错觉感伤了我。多少年来,我竟将它遗忘了。
我的邮票(八) - Rainy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遗忘,不失为造物主对人类最伪善的妥协。无论是小幸福还是大幸福,在遗忘中都会模糊为“幸福”;无论是小悲伤还是大悲伤,在遗忘中都会联名成“悲伤”。于是再回眸那些岁月,无论大小,都雕塑成了大小相同的陶俑,只不过有橙蓝之分,只不过归结为晦望下既定的气数。
  那些命运为我编排好的插曲,趁着无边的阴霾偷窃过我年少时的纯朴。我解脱时,既记不清具体遗失了什么,也不应为此纠结什么。只是我注定会在心间埋下一段永不止歇的苛责,如河的绵延,如风的信守,夹杂着各种若即若离的悲伤、各种喋喋不休的懦弱,永远在耳畔絮叨着。
  惟有怀旧才能为我祝由。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