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我的邮票(七)  

2010-05-11 14:17:58|  分类: 沐的下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祖母爱怜地看着我,我昭然的彷徨、思慕的远方,只不过是在她心头二三十年前早已泛起的同一轮涟漪。自那时起,几个儿子挥别父母各奔天涯。家乡成了一枚书签,深埋在厚厚的思念里。然而蜀地是如此蛮荒,如此不堪回首,他们宁愿在外忍受长年漂泊的酸楚,也不愿回归父母膝下。年迈的祖母理解他们,前程是耽误不得的,她情愿就此在这偏僻的城镇终老。
  银杏斑驳了秋意,腊梅苏醒了春江,待到夏荷卸尽了妆,我的别离也会酝酿。祖母没有埋怨什么,没有束缚我青春的逆鳞,只是体贴地抚摸着我渐丰的羽翼。一辈子,她记忆最深的也许是月台下的目送。那处站台,那处信箱,逢年过节等候着复刻陈年的感伤。离别,是她常年寄出的一封信,最终,我成为了这段称不上浪漫的字里行间的主角,带上这封信,流落到浙江。

我的邮票(七) - Rainy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祖母时常坐在窗下枯卷的藤椅上翻看报纸,并用剪刀细致地裁下她喜欢的文章。如果有关养生与历史知识,则收藏在她厚实的剪报中;若是关于高校、学习甚至金庸武侠的信息,她则收集起来留给我。久而久之,我也养成了剪报的习惯,只是后来不忍心破坏喜欢的文章背面同样精彩的栏目,才逐渐放弃了这样的方式。不过祖母留给我的剪报我还珍藏着不少,直到我上大学,她还给我寄来一封封收藏。她只不过是想用这样的方式附和我: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我的邮票(七) - Rainy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我的邮票(七) - Rainy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所谓外面的世界,对于先前久居盆地的我而言,只不过是一枚枚缤纷迷离的邮票,然而它们是刻板的,充满了不可触摸的未知。祖母倒是游历过很多地方,据说版图上除了西藏和台湾之外,其余省市都留下了她的足迹。后来我每旅经某一座新的城市,她都会在电话中向我兴奋地讲述记忆中的旅途,如数家珍地点出当地的名胜和特产,或是她当年的萍水相逢。我后悔经过这些景点时应该邮寄当地的明信片给她,因为那些名胜已物是人非,情状与她描绘的当年已相去甚远,甚至,我怀疑她依稀记得的多半是她的神往。不过如同她在电话里洋溢的浓浓兴致,那里依然流淌着祖母的年迈的欢乐。为此,我或是用相机,或是用文字捕捉着祖母的视角,追随她眼眸曾流过的痕迹,重温她熟悉的感觉,这样一来,就像我一路上都在陪伴着祖母走过陌生的地域,我也并不会感到彻底的孤寂。尤其当我每每凝视那些溢出时光的老建筑时,记忆又瞬间临摹起幼年的老街旧巷,在落木与碎雨的季节,在成排的银杏树下,祖母长满了老茧的手正牵着我,踩着瓣瓣回忆入秋。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