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我的邮票(六)  

2010-05-01 22:00:19|  分类: 沐的下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祖父家中的生活一直是恬淡而波澜不惊的,幼年的我习惯了盆栽上春花秋实的轮回,习惯了远山暮日与晚霞的交相辉映。平淡如斯,我变得异常笃定。笃定有两种,一种是大彻大悟后的宽容,一种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傲慢,我不可避免地沦为后者。生活在日复一日地翻版,我极少去思考未来,总以为思索离不开密密麻麻的年轮,只有在崎岖的人生中经历患得患失的起伏后,才有能力去承受现实的悲悯。然而越是逃避,许多意欲越是在莫可名状的迷惘中滋生并惊动着我。偶尔在阳台假扮临风的姿态,思绪会被南来北往的列车在轰鸣中带走;偶尔看长江水的涨落,会平添一番后知后觉而春去已多时的悔过。冥冥中我开始企盼着起运的时刻,某种情结一直提醒着我去寻找自我,尽管我不曾知将寻何物。

  也许普通邮票无甚新奇,但总有几枚潜藏着人生的逆旅。譬如卷在祖母针线盒里的“江苏民居”,当它映入眼帘时,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便提示着我已被它征服。不是邮票征服了我,而是我的存在征服了我。邮票的画面本不惊艳,但它赋予的意境却是无以复加得丰富,朦胧中淡出了我魂牵梦萦的思量。我断定前世有过一时贪恋,曾经流步于此。我顿悟到那些文青们牵强附会地把江南水乡视为故乡的理由。水乡古镇于其它城镇而言,犹如人世间抱朴含明于深山的隐士,暗合着人性中纯真隽永的一幕侧影,无人不寄情于江南的水乡,也无人不醉心于纯粹的美。尽管“江苏民居”邮票与“上海民居”一般多得泛滥成灾,但我的审美在它面前从未疲惫,仍被它诡异地俘虏。

我的邮票(六) - Rainy 竺山道人 - 沐雨问琴

  江南如丝,闻音动容辄至。深闺的弦歌,石桥的孤影,轻舟的摇曳,雨巷的邂逅,从此无一不化作我心向往之的感性寄托。江南天生的故里气息,也从此使我时时祈愿有朝一日能亲临此处。对故乡这个词,在我的心里始终分裂着。真实的故乡,令我义无反顾地挥别,反而对潜意识里的故乡,我在心里腾挪出一块自留地,为它栽种着缠绵的期许。如果说人生必然在别离中经历始终,那么它也注定在趋向着某个未知的鹄的。江南于我,是注定的经历,后来我未辜负少年时的望眼欲穿,终于如约而至。尽管它比想象中更精致,不过我仍不知足,毕竟我还欠缺水乡的陶冶。生在锦绣江南是一种福,虽然在本地人看来,这些景观不足为奇,然而江南从未因此对他们吝惜什么,款款风流情调,丝丝入扣地渗进了他们的骨子里。风流是个深得雅意的词汇,流风遗韵,俗化在勾栏瓦舍里,诗化在一幕幕的折子戏中,而真实的意象早已追随着魂魄不落痕迹地疏离。当江南摄魂于我,我的魂魄便早已疏离了,真实的故乡冷落了一段空悲切,只是风流写意的载体。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