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我的邮票(五)  

2010-04-05 22:14:35|  分类: 沐的下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不在身边的日子里,我时常被寄养在祖父家。因此我的节奏自少年时代起便浸渍着老人们的生活方式:以养生为纲,以花鸟为娱。虽然进入高中后这些习性被转存为数十年后的规划,然而这些图景已在我至今的怀旧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依然在祖父家的壁挂上定格,依然在夕阳余晖下的花藤间错落有致地绽放。
  老人的家什像一壶陈年的酒,追随岁月的流逝前仆后继地挥发,沉淀下成年前不得而知的城南旧事。尽管触及不到种种隐秘,然而我每每在这些亲切的古董间翻箱倒柜时,总会对那种霉变的异味怀有不可言喻的期望,似乎他们失落的背影会在我的呵护下将不能说的秘密娓娓道来。老人们的杂物中总是捆扎着许多信札,我并没有兴趣解读那些轮回着思乡和感伤的家常,倒是收集了一大堆“北京民居”这样的邮票,用四合院的形象重建我心目中家的团圆与温馨形象。我想象着祖上必然有类似洪洞县大槐树下那样的迁徙,源自四合院般的居所,然后各奔东西,留下院墙上的爬山虎在春去秋来中守望。
我的邮票(五) - 沐雨问琴 - 沐雨问琴

  当年不知是为了辅导我写信,还是为了作为参考,祖母甚至买了一本指导写家信的书。那本书总是静静地躺在祖母的书桌上,陪伴着她的心事南来北往地牵挂。也许是因为那书桌上有一张玻璃的缘故,也许是因为书桌上的油漆抹得实在精致光滑,一种奶油般的印象一直占据着我的艺术领悟。以至桌面上深深的坑,也会令我联想到是某只贪婪天牛的杰作。我对这张书桌的喜欢远胜于我专用的桌子——一台改造过的古董唱片机,也许就价值而言它现在更值得收藏。然而当时我对它的粗糙结构不屑一顾,后来我恋上了电脑,便义无反顾地舍弃了它。

  当时我的电脑简陋得恐怕在今天的智能手机面前也会自惭形秽,内存不过4M,软件运行慢得离谱,以致于我拜此熏陶而养成的耐性能保证今天面对任何一台迟缓的电脑都会淡定如常。不过它毕竟为我开启了数码时代的窗口,甚至勉强能搭上WIN 95的潮流。那时我的兴趣点是反复地把硬盘格式化了再重装系统,以及购买每一期的《电脑报》,把每期需要更新的电脑病毒代码输入KV300的病毒库中。软件设计师一度成为我崇拜的偶像,像求伯君、王江民等人,都是我心目中屹立于中关村的民族英雄。他们的精神陪伴着我度过了拥有远大理想的年代。然而在今天这个清明节,王江民先生却离开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