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我的邮票(二)  

2010-03-03 21:34:30|  分类: 沐的下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南民居”这枚邮票在我集邮的那个年代是本地信封上的常客。傣族竹楼渲染着黄昏的色泽,因而这枚邮票留给我的印象,也一直犹如萎靡的暮色。其实故乡在我的印象里,向来总是沉湎于暮霭中,也许是因正在绽放的生命与创痕不期而遇了,便用这样唯美的方式雾化了不堪的回眸。

  那时的邮亭那时的街,都像油画一样驻留在我隐约的记忆里。尽管青春的潮头一轮接一轮地,用新鲜的观感替换着我原有的记忆,然而我总忘却不掉故乡的这么一条路,它横贯在城市的腹地,是我梦醒时分的旺角。这条路名为“马掌街”,在离家求学前,我循着这条路来往于家与学校之间,恐怕已积累了上千的里程。幼年时印象中的马掌街,还残留着商埠的余韵,那街景也许与明清时期马帮穿行过的街道也毫无二致:坑坑洼洼的路面,积满了咖啡色的泥泞,泥浆倒映着街道两旁陈旧的平房,以及游离在它们门前过往的商贩。叫卖声把道路挤得满满当当,似乎这整个城市的经贸,都是在这样臃肿和压抑的移动中完成的。还有我的故事伴随着这个印象。每逢我家聚会,总会有亲戚提及我在马掌街上曾经走失的事。那时我才两岁半而已,自然毫无记性,然而他们口述的画面:家人的心急如焚,我的年幼无知,人贩子的觊觎……一切虽然毫无印象,却又历历在目地闪现在我的脑海中。我时常想象着当时的情节,或许我有一半的灵魂,早已遗失在这条昏暗的古道上了。

  后来的后来,马掌街改建拓宽了,平整的水泥马路,通达着城东城西;再后来,商贩们也不知所踪了,剩下高楼和雕塑,在年复一年的酸雨洗礼下锈蚀着,给现在的孩子们提供创痕的粘贴之所。在立着雕塑的街角处,有那么一个邮亭,我小学时,常常在这里购买《童话大王》和《故事会》等老师眼中的禁书。如今的郑渊洁先生已不再纯粹地讲述童话了,而那所邮亭依旧在纯粹地经营着。我印象里的“云南民居”,也正是在这里不经意间闯入的。

我的邮票(二) - 沐雨问琴 - 沐雨问琴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