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我的邮票(四)  

2010-03-20 22:25:23|  分类: 沐的下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居邮票系列独缺重庆民居,毕竟当年恐怕无人能料到重庆不出十年便作为直辖市逍遥地割据于四川的版图之外。而当年发行的“四川民居”却阴差阳错地预示了一段恩怨,其描绘的“川东吊脚楼”乃重庆山城的一大建筑特色,也许这是后来没有为重庆专门发行民居邮票的缘故之一。然而卸去巴渝之妆,却难察蜀地之色,显得素面朝天,不仅是一枚“四川民居”致使四川的特色被山寨,还有一揽子各式各样的特产,如川菜、川妹子、川味火锅……都随着三峡库区水位渐涨而模糊在云蒸霞蔚的记忆中。对于四川人而言,半壁江山的离去如同分家时把祖坟也拱手相让。尽管少数民族文化方面四川还据有一些特色风情,然而在汉民族文化圈中搜寻重庆之外的文化特质,四川只拾到一片残破的铜镜,脱离了四川,重庆依然重庆;孤独的四川,近在咫尺的重庆永不会重圆。

我的邮票(四) - 沐雨问琴 - 沐雨问琴

  话说这枚四川民居邮票,揭自一封来自小平故里的信上,父亲的朋友寄来的。我十岁左右时,父亲曾因专业需要外出进修了两年,也因此结交了一大帮比他年轻一轮的同学。后来他们书信往来,也方便我收获了不少邮票。这是后话。

  也许与大多数孩子的父亲一样,父亲在我眼中是严厉而强硬的,教育方式带有几分凛然。父亲的训导声,如同水滴石穿,渐渐积聚成我心理挥之不去的阴影。在这样的阴影下我循规蹈矩了二十多年。这既促成了我的好成绩,却也为将来行事保守、欠缺魄力而埋下了伏笔。朋友们总认为我十几年来的生活一帆风顺,其实于我而言只是没有争取过富有挑战的机遇而已。我也从来没有滋生过叛逆的情绪,渐渐把父亲的训导视为一种类似斯德哥尔摩效应的信仰。后来父亲在外两年,不闻父亲的督促,如同“上帝死了”,我度过了小学生涯最虚无的一段日子——我的沉沦年代。每个人的沉沦,都敛藏着与众不同的际遇。在后来的若干年中,我已数不清有多少次迷失在当年的沉沦里,恰似如今的停泊。没有创痕的记忆,便酝酿不出悲情。我偶然的释怀之际,常常谴责自己曾患得患失地癫狂,或者无端地悲怆。其实不过是经历的一种永恒轮回吧。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