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无逻辑伤感  

2010-12-31 22:43:10|  分类: 问的第三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知有一种溃疡已令人血流不止,我也知有一种萌芽早已悄然奠基。所以在进入公元2010年之际,我曾试探地问到:这是“崭新的初始,还是腐朽的极值”?遗憾的是迎面而来的是排山倒海的失望。失望,并非是受周遭犬儒影响的缘故,而是这个年代真的极少允许带着尊严沉思。
  各种惊心动魄的事件就这样眼睁睁地像子弹般在时间线上呼啸而过。我们惊叹它们轨迹的荒谬。可直到它们消失于视野,为何没有激起回声呢?也许它们还要再飞一阵子,也许它们只激荡于墙外的世界。后来,只剩下一片片歌舞升平的庆功宴,掩埋了斋七的虚席。只剩日渐凋零的雏菊,传递着孤独的良心。
  我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绝大多数人都在为自我的生存而忙碌的时代。人们忙碌,但遗憾的是从中缺少困惑。那些看似遥远的命运,再感同身受也只不过是几段被扣上三俗帽子的传说。不是每户家庭都要面临拆迁,也不是每个家庭都有孩子在幼儿园。从另一方面看,并非每个人都敢于在法制面前亮出老爸的招牌,也并非每个人都有面临潜规则时毅然退出贵国的能耐。在平凡的层面上,多数人是共通的。至少这意味着多数人只能品尝同类品质的牛奶、接受同等热情态度的医疗服务。统一的无奈似乎成了妥协的前提,但人们真的需要迁就默契?当那些真正的弱势群体的存在感不能被解读时,反思的深度就会丧失。带来的绝望是可怕的,继而,越来越多的人倒向谄媚和攀附,或者只能开一扇天窗作为文艺的壁垒,或者只能在赝品上掸灰。
  荒山就是如此被油漆染绿的。我希望它只是表象,但是,若它不啻为表象呢?当越来越多的不敢且不愿游离于社会的创口前,并且还要试图从中吸出更多的血汁时,思想者只能在吞噬中体验自由。用瓷瓜籽为他们的心声建模也许是一厢情愿了,那盏孔子奖只能孤独地坐落在理想主义的元年。以为改变了,却没有不能被改变的改变。醒过来,陀螺仍在打转。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