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蓉魂(十)  

2009-09-30 22:43:30|  分类: 雨的沼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晚,与会人员在西藏饭店共进晚宴。晚宴上表演了诸多节目,如茶技、民族舞蹈,当然,最精彩的莫过于变脸。酒菜丰盛,色香味俱全,尽显川菜的名不虚传,也总算为饥肠辘辘的我改善了伙食。偌大的正厅有三十多桌酒席,我和田博士同坐一桌,共桌的都不是学者,尽是各地的总工、书商,各怀目的。席未暖,相互间已交换完名片,紧接着便是一些社交上的往来,炫耀着天方夜谭的经历,吹嘘着极不靠谱的交情,其间,不仅对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如风卷残云般下手,而且推杯换盏,酒量亦惊人,以致其他酒桌上未被开启的茅台,都被一一借上了我们桌。

  我不是唯一消受不起的,田博士也吃不消,除了我们此桌还有两个学生,一位来自中科院,一位来自长安大学,均比我高一届,都是跟随各自导师来赴会的。自我介绍时,我提及我所来自的研究所,中科院的同学竟然一口气说出了我导师的名字,令我颇感意外。他是中科院尚彦军教授的门下,大概我前不久被拒的论文,就是经过了他们无情的法眼。尚教授就坐在附近,于是我请中科院的同学带我引见了一回,算是这次会议以来拜会的第二位教授。尚教授很热情,不像黄教授那样冷淡,不过他酒兴正酣,交流之时闻其气息震颤,显是酒劲上来了。后来酒过三巡,我又请田博士带我引见给孙教授。孙教授年纪大了,皱纹纵横,须发皓白。听完我的一套辞令,他笑逐颜开,显得和蔼可亲,果真如田博士所言那样温文尔雅,也许与我说了不少恭维话有关。然而酒桌上得来的交情,多半是过眼云烟,若是不加经营,须臾间便会荒芜。酒席散场,杯盘狼藉,觥筹凌乱,如同我的结局一般。明天的明天,我不得不返杭,若是能拿什么做个交代,只能用这场晚宴作个自我安慰了,也算是认识了不少新锐,即使对于彼此皆是萍水相逢。

  离席时,见旅行车上的两位导游和那位长得像爱因斯坦的俄国人交谈甚欢。其实这两天以来,这位俄国人的硬朗形貌给我留下的印象实在很深,只是一想到糟糕的口语,便有无语凝噎之感。此次酒精的影响还是很显著的,于是我乘着酒兴,放胆到这位俄国教授面前自我介绍了一番。只是提到关于本专业的单词时,竟一时语塞,于是连忙向身边的长发导游请教。导游虽是英语专业,不过显然对我们专业的单词不在行,一时间场面尴尬。这位俄国教授倒是非常有绅士风度,微笑着示意我放松些,慢慢说。

  话说英语,实乃我自卑和痛楚的根源。一直以来,从中学到大学,我都没受过外教的点拨,也忽略口语训练,所以每当面对外国人,总是毫无把握,渐渐集结成心中的芥蒂。我微微镇定,表示期待他今后有时间有机会能来我们学校进行学术交流,为我们做几场学术报告,增进我们对国际滑坡界发展情况的了解云云,也都是一些恭维话,也不知道老外们是否好这一口。交换了名片后,他很仔细地端详着我的名片,态度严谨,而不像其他教授那般把名片守得如金元宝似的,不肯发放。其实这也不过是基本的礼节。俄国人名叫Alexande Strom,是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n Landslides的主席助理。在此谨表敬意。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