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蓉魂(三)  

2009-09-17 15:33:50|  分类: 雨的沼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师拨款不多,除去必要开支,精打细算,接下来日子,粗茶淡饭,勉强能熬过。下榻的这家旅店,破败不堪,其实也是因为囊中羞涩,住不起理工大学指定的高档酒店。然而这家旅店条件之艰苦,也真有些过分。归根结底,成都理工的大会组委会考虑着实欠妥。
  不过,此行的目的终究不是旅游和享受。临走前,导师曾反复强调两个目的:一是去长点见识,开开眼。像我这样从事理论研究的,若是成天闭门造车、不把握科技前沿动态,很快就会落伍;二是多结交学术达人,也可毛遂自荐,以提高自我知名度。道理自然不言而喻,然而实践起来并不轻松。不过既论到知名度,不如用搜索引擎看看名字的热度。虽然我暂不求名利,不过我多多少少还是很嫉妒“沐雨问琴”。一方面,自己默默无闻,鲜有名气;另一方面,也怪自己的名字太俗。于是在Google上搜索,属于本人的,基本要翻三四页后,始零星可见。
  世界本不是平的,只是Google得多了,也就变平了。
  我们都生在崇尚信息的江湖。
  如果说,来成都一定得会上几位亲戚的话,那么姐夫应当是我指定拜访的人物。
  姐夫娶我表姐时,我正读高中。印象里,也时值他们在成都创业伊始。我与他几乎没有过接触,毕竟相距遥远,然而直觉告诉我,他必是一位内涵修养深厚的绅士。去年加上他的MSN后,我便常常收到他寄来的Email,这是他与朋友圈分享乐趣和思想的一种方式。话题格调不俗,涉猎甚广,小到幽默娱乐、人生哲理,大至政治经济、摄影采风。如此一年有余,迄今已收到多达近千封邮件。一个人的阅读,可以反映其情调与品位,正所谓“君子不器”,我相信他的出类拔萃。遗憾的是,我几乎没有素材回馈给他。来而不往非礼也,此番蓉城之行,理应拜会。
  休息一个时辰,再换上一身干净的行头,在理工大学徘徊了半晌。待到中午,表姐与姐夫驱车抵达。多年不见,表姐朱颜未改,也许是呵护调理得精心,也显得更时尚年轻了。姐夫端坐驾驶位,风华正茂。他长我姐姐几岁,生于台湾,无论穿着打扮还是口音肤色都别有几分异域情调。两口子业务繁重,这样载我逛逛成都,也是忙里偷闲。他们的儿子,我的外甥,刚读小学二年级,便受制于早出晚归的作息。这就是典型的成都白领阶层家庭生活。
  成都,天府之国。也谓之“蓉城”,大抵是因为城内芙蓉树多的缘故。沧海桑田,如今能见到的芙蓉树并不比其它树种的多,然而蓉城的称号传承依旧,空余“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的遐思,穿针引线,串联着关于成都府两千多年历史的怀旧,厚厚地沉淀在府南河中。府南河,又称锦江,自都江堰分流,缓缓而下,哺育了天府平原一方沃土。所以成都的文脉与府南河并行着,二者息息相关,府南河是成都人文的滥觞,成都人文也熏陶着府南河。类似杭州的西湖文化,成都有府南河文化。至少,府南河孕育了成都心态。粼粼微波,倒映着成都的车水马龙,蓉城大街小巷的喧嚣,就这样浸渍在府南河斑驳的河堤上。那一幅幅旧照片,在它潺潺流淌间悠然讲述着,那舒缓的流线,渐渐地化作成都生活的节奏,以至于身在其中的人想加快步伐时,会不经意间为那些琐碎所吸引,似乎那些市井之事还历历在目。于是,龙门阵、盖碗茶,这些和着府南河节拍的元素,都像必修科目般百年相传、数代绵延,堆砌成了老成都的习性,老成都的悠闲。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