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灵魂的赎罪  

2009-09-13 16:05:07|  分类: 问的第一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风筝的人》赐予我沉默。这是一个阿富汗人的故事,甚至颇有自传的意味。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身影,昏暗与清晰交叉,唤醒曾经的愧对。几分疏远,正闪烁在门后,推开看时,但见一面深邃的镜子,映照着自己心底的卑微。
  我沉湎在阿米尔的思绪中,不知不觉间,滋生出连绵的落寞。共鸣是一种微妙的错觉,复刻了昏黄的曾经,暗合着雾白的未知,人生路上的巧合,几多嬗变的感悟,也许其他读者们也多半萦绕着类似的情结和感受。

  这是一部凄凉的史诗,背叛与矛盾,在翻阅间犹如身陷囹圄,镣铐爬满了锈迹,一次又一次,摩擦着灵魂的创口。表面上看,故事的主线是一段赎罪的旅程,阿米尔对哈桑的无限歉疚,以及他尝试从中解脱的始终。这令人窒息的悔恨,归根究底,不是缘于阿米尔抛弃了哈桑,而是缘于他曾过早地抛弃了责任,身为兄弟的责任,身为男人的责任。其实承担责任的能力并不重要,而是承担责任的勇气,这是阿米尔最终得以释怀的关键。不过作者的剖析远未在此止步,当哈桑的身世揭秘后,故事的主角终于浮出水面,其实仅有一人:阿米尔的父亲。哈桑和阿米尔,只是父亲形神的两个侧影:一个是高大壮硕的身躯,一个是负重累累的心灵。

  因此阿米尔并不该是最痛苦最悲哀的,甚至并不如他所想的那般罪孽深重。反而是他的父亲,纠结在真相和隐瞒中的人,表面的强势,反衬着内心多少欲说还休的痛苦,直至落材入殓也无法倾诉。虽然也曾有过其乐融融的惬意日子,他能与哈桑分享财富和幸福,然而当他每况愈下时,他便不得不割舍哈桑,或许因为阿米尔是他唯一合法的儿子,或许是因为那尊贵的身份,是他唯一的选择。

  阿米尔和哈桑,两部渐行渐远的命运,都是父亲的人性导演出的悲剧。他们抛弃的哈桑,是本我的一部分。其实这正象征了一个人的分裂,离弃即是欠债,将会用一生的郁结来偿还。也许我也经历过些许洗礼,虽是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文化,然而同样的愁情却感染了我。也许每个人都会感同身受,在记忆深处,奔跑着一个追风筝的孩子,那是年轮愧对的身影,是疏远的故人,也是卑微的自己。记忆的门扉后,泛黄的市井闪烁着错乱的足迹,在挣脱着,在拼接着。然而我又何尝不期盼这对足迹回归原地呢?感慨系之,或许这正是《追风筝的人》捕获众多读者心灵的网。

  在时光逆旅中叹息,在故地重游中重生。岁月擅长洗涤,烦恼一时远走高飞,然而挥舞着衣袖时,一片片沉默的云彩,却将永驻于心底。终究离不开那一轮逃避与赎罪,为了回忆,为了灵魂彷徨的足迹,“For you, a thousand times over”。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