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终南无山  

2009-08-18 17:58:37|  分类: 问的第一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部游记,一路传奇,幽谷南山,逍遥隐逸。翻阅完《空谷幽兰——寻访当代中国隐士》,不知不觉已是斗转参横,心里的几丝朦胧念想依旧萦绕不散。所见非山,而是信仰。假若有朝一日,我能寻迹终南,感慨也定会如那山峦的滔滔云海。
  《空谷幽兰》描述的是宗教隐修生活,因此,除了静谧僻远的自然环境,其余的与我先前幻想的仙山琼阁基本是大相径庭。没有含饴弄孙,鲜有诗情画意。筚门圭窬中,供奉着尘世间善男信女心向往之的信仰与真理。隐修者们皈依了不可亵渎的自然,坐观云霞蔚,梦闻天籁赟。这并非烟霞痼疾,而是信仰所崇尚的超然物外,那是只有少数人才能共享的境界。
  正如《道德经》所言:“为学日益,为道日损。”艰难竭蹶的修行,于这些孤云野鹤而言都不足挂齿,反倒是对症下药,应天问道,乐在其中,忘却了烟火人间事。淡泊与虔诚的寂静,宛若云烟,无声无息间便载着灵魂悄然入梦,那些独立守神的隐士们,仿佛若隐若现地飘渺在终南山麓,或是追随着老子的遗迹,或是默念着空灵的佛经,倚山傍云的优雅,则天法地的恬淡。
  隐士,一直是中国人津津乐道的话题。无论是“王凤鸣兮真主现,垂竿钓兮知我稀”的姜太公,还是“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的诸葛孔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陶渊明,无一不是令古往今来的文人士大夫们见贤思齐的杰出隐士。他们正应了《易经·遁卦》,怀才不遇、明哲保身,藉此以待拨云见日、东山再起。只不过,他们的隐居是短暂地含明隐迹,他们是龙骧虎视的文士,可誉为识时务之俊杰,却绝不可谓之隐修者。隐修者循道而来,虽不一定智慧过人,但必有内外兼修的信仰、自始至终地隐居。他们是坚定的宗教人士,也是浪漫主义者。追求着人迹罕至的绝世,呵护着心灵净土的纯粹,偶遇有缘客,不为访者歌。也许正是这关乎信仰的个中玄妙,才吸引了作者去坚持创作这部清雅脱俗的传说。
  作者Bill Porter来自美国,他深谙中国文化,号赤松居士。创作《空谷幽兰》的年代,中国正处在众所周知的内外交困的状态中。对于当时的一个外国人而言,不仅要面临跋山涉水的风险,而且也要受政府介入的阻挠。如此坚持不懈地探索,与其说是隐修者的高风亮节吸引了作者,不如说是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源自生命内涵的哲思召唤着他。如今二十载春秋已逝,时过境迁。当那些对开发终南山旅游资源的呼吁甚嚣尘上时,不知这片旷古云雾中,还潜藏着多少鲁殿灵光,还保留着几方世外桃源。虽有诗云“结庐在人境”,“心远地自偏”,虽常言道“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虽有俗话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然而这些对于隐修者而言,只是那些身在城市的出家人慑于砥砺的借口罢了。《空谷幽兰》是中国宗教世俗化进程的写照,它留下了劫后余生的宽慰,然而只是定格在了二十年前。在名利的光环下,蒿目时艰,宗教净土的变迁也自是必然。我徒增几分感叹,只是不愿见这一方本属于虔诚的迦南美地,也如全球变暖下的冰川,渐渐沦落消融。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