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朝花之梦II(5-乃立)  

2009-05-10 21:54:1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老师不是辛勤于教学的特例,还有更加孜孜不倦的老师,其中之一,姓陈名乃立,教我们【理论力学】与【材料力学】两门课。这两门课程是专业基础课,至关重要,当然,强调太多就过犹不及,因而得有个举重若轻的高人来悉心点拨,才能将弟子们领入门。陈老师的方式正符合这个定位,或许是因为像他这样的名师不可或缺,于是整个大二时光,陈老师都精神矍铄地活跃在讲台,为我们言传身教。虽说这两门课我都学得懵懵懂懂,谈不上什么洞察力和判断力,不过我对土木这个领域的见解和认知,均是始自他。在研究生阶段,非饱和土力学之父Fredlund在谈及如何用土木的思维进行分析时,常对我们说,仅用物体的相互影响来判断,这叫建筑;用应力和应变来解析,才是土木(原话是英文,如BBC般纯正的品质,可惜我未能记住)。陈老师教授给我们的,就是这样一套思想,我进入这个行业的基石由他而铺,他也是如此高水准,我受益匪浅。这原本应是我倍加感激的,只不过,也让我历了一次险,这是后话,在《朝花之梦IV》会提到。

  无论如何,陈老师还是我印象最为深刻的老师之一,他是我进入大学后所见到过的最兼具长者和学者风范的老教授,表现出来的形象气质和严谨作风,都彻底地符合了入学前的我对大学教授的想象。话说大二这年,陈老师已是六十高龄,原则上已该卸甲归田,享受天伦之乐。不过秉承教书育人的目标,他又坚持了几个月,我们也就成了他的关门弟子。他的教学可谓丝丝入扣,精细到每个环节而又不失效率。我们听课虽然算不上享受,但至少能变得专注。专注,非为他的循循善诱,完全是出于对他的发自肺腑的尊敬。尊敬,最重要的一个根源是他的年纪。他的容貌看起来远比他的实际年龄要苍老,两鬓霜白,皱纹交错,近似古稀之风骨,于是很容易想象这样一位老教授有过怎样的坎坷和艰辛,应是拜沧桑变迁所赐。再联想到他的名——“乃立”,应与“而立”同义,寄托着家族对他的期望,然而要达成这样的期望又谈何容易:本该深造的年代,他只能屈身工厂车间;争相下海的年代,他只是默默耕耘在讲坛。只是接近不惑之年,他才博士出关;只是接近退休之年,他才评为教授。与他同级的毕业生,此时莫不是享受着高官厚禄,而他选择了平凡,选择了让我们倍感诧异的路。

  课堂之外的形象,就是他为了赶乘校车回家,提着包匆匆赶路的样子,令人担心他会跌倒。此时他是这样一位单薄纯朴的老人,让我们暂时忘了他的身份——国家级优秀教师,实至名归。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