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既不当局也不旁观【续】  

2009-03-24 14:41:03|  分类: 问的第一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浙大博士后论文造假一案,自东窗事发至如今已四个月有余。如我所料,事件的后续影响正逐步扩大,评论和争议依然纷至沓来,源源不断。从全国两会到央视专题,人气呈节节攀升之势,给校方造成的压力如暮春的阴霾,挥之不散。相关的责任追究也并未尘埃落定,既然舆论压力巨大,校方迫不得已追加“惩罚”。其实曾经的决议本来就无可厚非,因此追加倒成了噱头。新的处罚主要是针对吴理茂,本案实际的核心人物,他是罪有应得,既然白纸黑字签了名,既然敢于用造假的成果作为自己的荣誉,那么责任也非得承担不可。不过令民主社会悲哀的是,大多数网友始终关注于贺博士和李院士的处分决定,对吴理茂视而不见。事实上,如果撇开吴理茂,其余的基本等于作秀,不过是糊弄一下激愤的网民而已。贺博士本已被撤销副教授,相信他在浙大、在教育界、在科学界都再无立锥之地,追加一个开除也只是“周瑜打黄盖”的问题;李院士则是合约到期,纵使浙大想挽留他,恐怕他也无颜面对江东父老,因此他的离去也是你情我愿,好聚好散。某些媒体当然不肯就此偃旗息鼓,还极具欺骗性地贴上“解约”的标题炒作,借浙大之口奚落院士一番。
  “谎言重复千遍,便成了真理。”——希特勒
  这其实属于挑拨离间,体现了某些媒体的鲜廉寡耻。所谓的“解约”纯粹是标题党,记者惯用的伎俩,他们是恨不得逼李院士气冲斗牛,一蹶不振,干脆豁出去,上演一出鱼死网破的好戏,把那些与浙大见不得人的肮脏交易声泪俱下地和盘托出,如此故事的情节才更曲折离奇,人物的形象才更生动丰腴,他们的暴力美学才有施展的余地。最终他们忘不了补充一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评论,来为杜门却扫的李院士平反昭雪。而浙大,将迎来审判日,面对舆论的暴风骤雨。估计某些媒体也就盘算着如此。不过中国高校毕竟要比奶制品企业坚挺,它拥有难以撼动的利益网,媒体期待的故事结局,目前只能搁浅在李院士闭关的门前。对此,比校方还提心吊胆的恐怕是浙大的莘莘学子,生怕此事影响自己的似锦前程,生怕他人嘲笑自己错上贼船。
  其实有什么必要担心呢?清者自清。我们不妨站在另一个角度反躬自省:这是一次难得的机遇,可能使浙大率先回归理性正轨的机遇。同学们没必要在面子问题上过不去。政府的问题我们尚能自由地讨论和批判,何况一所学校呢。
  “我们爱的是国家为人民谋幸福的国家,不是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陈独秀
  我们尊重的学校,理应是能孕育真才实学的学校。学校为我们树立了一系列的楷模,标榜这是人才培养历史,但却没有为我们营造相应的人才培养环境和机制,涅而不缁,似乎不大可能。学生与学校的感情,在市场化的进程中,只是一厢情愿的浪漫。不仅是学生,校长也有这样的焦虑。有不少同学指出,浙大校长杨卫对此事态度暧昧,没有及时动用公关手段,压制舆论,反而显示出作壁上观的态度,令人失望。舆论则认为杨卫负有主要责任,理应引咎辞职。这实际是强人所难,不得要领。在我看来,保持现状,对杨校长来说,反而是最好的策略。公众在这件事上,大多是在道德问题上就事论事,有些目光如豆。学术道德,本不存在任何异议。就像我在上文中提过的那样,体制问题才是症结。
  从清华空降到浙大的杨卫校长,在浙大的处境犹如渡江亡楫,一直受到浙大本土势力的掣肘。追根溯源,浙大的本土势力,自1998年四校统一后形成,以潘云鹤先生为首。潘先生本人虽是高风亮节,但在浙大盘踞的八年间,却给浙大制定了不切实际的发展战略,并相应地建立起了一套急功近利的体系。说到底,这套体系符合本土势力迅速致富的愿景,与我们反复强调求是校风大相径庭。杨卫校长纵使发现了这套体系的弊端,但他毕竟出道甚浅,面对着这套已根深蒂固的体系,面对着背后错综复杂的浙大本土势力,他也是触探不得,束手无策,暂时选择了妥协。如今这套体系出了问题,杨校长不过是替前任潘先生背了黑锅,而且既不能批判政策,也无法反思自我。
  我们可以观察到一个细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杨校长常提及自己源自清华。有人误以为他对浙大不忠诚,其实这只算是一种怀旧情绪,正是暗示了自己与当前的浙大格格不入的境遇:不仅是在办学发展理念上不兼容,在院校人际关系方面他也势单力薄,孤掌难鸣。
  但是杨校长是不会一味退让的。他希望有所作为,目前唯一的出路就是借外界压力来迫使浙大本土势力变革。早在去年11月,杨校长在对外访问时,就主动提及此事。如今在接受外界质疑时,他也是门户大开,丝毫不避讳,就是希望让体制直接面对舆论的战火。这有些异想天开,因为自始至终,作为挡箭牌的终究将是校长一人,而他自己不过是处于一个被架空的位置。于是我们从这场博弈中嗅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杨校长按兵不动的背后,是希望借舆论挑战浙大本土势力。结局恐怕将是两败俱伤,但是体制的弊端总算暴露在了公众的眼前,革命需要牺牲,改良也是需要牺牲的。事实上,清醒的人们都在等待身先士卒的人站出来,但大家都在回避因此需要付出的代价,于是便袖手旁观。杨校长的行动看似无益于个人仕途,但终究会让浙大的弊病接受洗礼。
  “最好的好人,都是犯过错误的过来人;一个人往往因为有一点小小的缺点,将来会变得更好。”——莎士比亚
  我也乐见其成。中国本身就是如此,浙大的今天也有着过去中国的影子。老一辈的人恐怕还记得“十五年赶超英美”的这句口号。浙大也提过要在2017年建设成为世界一流大学,这个目标深得“大跃进”的神韵,因此也将与实现共产主义一样遥不可及。浙大把世界一流量化成了一套论文指标,却忽略了一流大学的精髓——人文素质,就如“大跃进”的中国一样,炼钢产煤即便再多,只要国民的文化素质不达标,依旧停留在封建社会。当然,文化素质的评价无法体现在纸面上,于是改革开放至今,我们依旧热衷比较GDP,依旧比拼外汇储备与进出口贸易。浙大拼命发论文,迎合各类评价指标,这与改革开放以来片面重视效率的情况如出一辙。浙大虽然号称有112年的历史,但本质上来说仍属于新兴阶段。缺乏精神领域的建设,意味着对科研界的浮躁氛围将缺乏消化和理解能力,这对浙大来说是致命的。
  从历史的足迹中我们发现,健康的发展终究需要回归到和谐发展的这条正轨上来。浙大也是如此。我相信浙大很在乎周围人的看法,很介意他们数落历史问题,于是选择一套评价指标作为发展战略,也是合情合理的。但与此同时就拘泥于另一类看法,同样陷入了桎梏。选择一种看法,就错过了选择做回自己的机遇。做回自己,总是令人浮想联翩的。我们为什么始终怀念浙大抗战西迁的时光,怀念拥有大学自由精神的岁月?因为这些是我们恢复不了的。老和山下的泉水,六十年前就已不复存在了。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