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既不当局也不旁观  

2009-02-18 23:28:39|  分类: 问的第一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关于浙江大学药学院院士论文造假一案的讨论是甚嚣尘上。常言道:“祸不单行”,在如今这样的舆论环境下,就一桩破事儿也足够炒作了。何况对于浙大这所企图在十年内冲击世界一流大学的高校来说,本来历史问题还是群众口中的笑柄,如今逢上这学术腐败,便是落下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口实,供积怨良深的网友们狠狠地宣泄一番,以致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当然,说千载难逢也够夸张,这些都是无独有偶的丑闻,作为浙大的学生,对这件事的评价自然需要谨慎一些,我也不会各打五十大板。但首先,请务必保持理性。

  “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个字,但是我愿意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伏尔泰

  引用这句话,旨在表明我充分尊重言论自由。但维护某些毫无理性可言的言论实在有脑残的嫌疑。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和谐。这是窝里斗的中国人达成的谅解备忘录,但又不能因此灭了志气,于是大家纵使潜水也要找机会宣泄。在言论这方面,网民绝对是最积极的,充分发挥了言论自由的娱乐精神,于是钱烈宪被娱乐了,躲猫猫也玩了,但大多数人讨论来讨论去,都是些隔靴搔痒的话,缺乏技术含量。若仅是观点肤浅那也就罢了,关键是态度还很恶劣,不可理喻。话说干一行爱一行,你们的敬业意识与道德素质是成反比的。要是八十后、九十后群体就这样被你们莫名其妙地代表了,那才真的是与金融风暴并驾齐驱的“悲剧”。

  “教育腐败的现象不仅限于学校乱收费、违规招生、教师学术造假等现象,大学生、研究生论文抄袭、造假同样属于教育腐败。教育腐败,学生也有责任。”——潘云鹤

  这是浙大前任校长潘云鹤在2005年全国两会期间的发言,在当年可谓石破天惊。如果说四年前大家还停留在感性层面来看待此言的话,现在也该冷静下来咀嚼一番了。曾经自以为没责任的学生,如今就是造假的主角。当然,领导还是绝不能放过,绝与腐败脱不了干系。因此这场讨论,无论是否与商业利益有关,终究离不开一个核心——“腐败”。腐败就跟玩魔术一样,专门创造不可思议的神话。但李院士偏偏要剑走偏锋,不可思议地要在学术责任上再为自己添一个企业责任,以图转移群众的视线。李院士认定此案是蓄意陷害,可惜这就算有理,也未免太强词夺理。江湖的那些事儿,并不能作为您现在抵赖的借口。学术界在中国本就是一个名利场,这许多潜规则,也确实令群众费解。但言归正传,江湖上也流传:“出来混,始终要还的。”这账是自己欠的,谁让学术界有这么多不能说的秘密呢?

  学术界的秘密,其实与社会上的潜规则相比,也毫无神秘而言。科学技术都成生产力了,还怕腐败不了?只不过是不明真相的群众在歌舞升平的粉饰下,一厢情愿地天真罢了。在论文上的署名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学生需要论文来毕业找工作,教师需要论文来评职称晋升,至于这工作和职称会达到何种层次,那就需要计算你在论文中的排名。一般第一作者和第二作者很重要,可以说是对论文出品最有贡献的角色。但有不少情况是作者之一对文章内容毫不知情,仅是挂名而已。这样做无外乎两种情况:一、挂名者自己得个便宜;二、借挂名者的威望震慑期刊编辑。若挂名的人是学术界的巨擘,那么论文被录用的概率显然会高一些。若李院士辩解的情况属实,那此次论文造假就是属于第二种情况了。贺博士,本次造假案的主角,既是自食其果,同时又是牺牲品。就像那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对此不再赘述。另一方面,浙大在内部就已备受诟病的评级体系也完整地暴露在公众的视野中,表面上的公平,只要不差论文,能否成,这就取决于您灌水的本事了。有什么样的需求就有什么样的市场,有一套对论文贪得无厌的评价体系,就有一群迎合此体系的论文写手。

  被冤枉了。如此,正如李院士所言,仅需承担疏于管理的责任。可是责任的分寸似乎并不该由院士自己来把握。加上李院士人浮于事的声名在外,若浙大轻罪重判,演一出挥泪斩马谡,必将大快人心。可浙大顶住压力秉承“求是”校风就事论事,就让人们失望了。实际上这其中也是大有学问。对浙大来说,若是单纯地去世一个院士当然谈不上什么牺牲。但没有谁单纯地去世,无数的科研院所、政府部门、国际机构与企业在此刻灵魂附体,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代表的是中国科学家“产-学-研”结合的优良传统。这是一张关系网,也是一条利益链。浙大千方百计地维护院士,甚至由校长亲自出马,从小的方面说,李院士的背后有个利益集团,浙大还需要依赖,也算是经费赞助。从大的方面来讲,李院士的工作方式代表了全国绝大多数高校教授们的作派,大家都在外面挂职、拼命挣钱,要是这回李院士作了榜样,那就真成了杀鸡儆猴,否定了这整套体制,明天说不定就轮到拿自己开刀了,那么群雄不纷纷另投明主才怪了。因此要动真格的话,对浙大的师资队伍乃至后备队而言,就是动摇军心。有人说浙大校长求情体现了对人才的宽容,这话就幼稚了。宽容这种态度,只有老百姓自己来玩,对利益圈中的人而言,根本配不上。这现象在社会上也很普遍,不过也谈不上扭曲,一个尚在成长中的政府也会适度维系内部忠和奸的比例,何况这个体制下的高校呢?一句话,上梁不正下梁歪。中国的遗憾不仅在于欠缺齐备的立法,而且更欠缺公正的司法。当然,我们也不能悲观,今天的悲哀,终究会得以解决。

  “诸位在校,有两个问题要自己问问,第一,来浙大做什么?第二,将来毕业后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竺可桢

  这是老校长的话,唐突地引用来为浙大学子平衡心态。浙大的问题无论好或坏,终究需要自己慎独。话说兄弟院校上海交大以此事在自主招生时做文章,真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有人说上海交大不厚道,有人说上海交大五十步笑一百步,其实在这个物竞天择的时代,风雨兼程,还需要浙大学子们自己淡定。坏事还会接踵而来,尤其对于浙大这样没有发言权的高校来说,丑闻的效应,现在只是略见一斑,对浙大虎视眈眈的人很多,对于他们这些力争上位的人来说,正是“机遇决定命运”。话说回来,虽然有了丑闻,但是阳光总在风雨后,所谓知耻而后勇,此言不仅是浙大需要用来自勉,社会上的人也不应该就此全盘否定浙大。若一个高中生因为被问及造假问题而对浙大动摇信心,那么平心而论,恐怕他的眼界还不够开阔,城府还不够深。那位出题的教授也清高得离谱了,您若是浙大校长又能如何呢?您也会骑虎难下的。另一方面,要真按学生的回答秉公执法的话,恐怕您也没有今天了。

  造假是中国高校的普遍现象,也是发展中的中国肯定会遭遇的伦理困惑。但我们切忌不应凭此来宽慰。营造一个纯净健康的学术环境,最重要的还是从自身做起。无论面对的利益有多么丰厚,首先得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写自己的文,任他们抄去吧。

既不当局也不旁观 - 沐雨问琴 - 沐雨问琴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