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2009总结(下)  

2009-12-26 15:23:04|  分类: 问的第三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团的工作总是风生水起的,可那毕竟是副业。其实在非专业的领域,知晓得再多也只是高山仰止,只是一个知道分子而已,只有渗透入专业才能获得专家般的发言权,而我只是在追求一种启发性的思维方式。于我的专业方面,令人遗憾的是,至今还未有辅助,我的科研进展依旧停滞不前。四月至五月,匆匆磨了一篇论文,很快被拒。这是理所当然的,论文质量不高、纰漏明显,我也不指望审稿人高抬贵手。痛定思痛,在怀疑中我一时无从下手,惟恐考虑不周招致又一次失利,如此一懈怠,便是我半年多的踟蹰,并以各种借口逃避论文的修缮工作。

  九月上旬去了一趟成都,此行对我感触颇深。影响是多方面的。学术交流这方面自然是令我大开眼界,会盟各路门派,见识各家所长,就像身临金庸小说中的武林大会之中,能欣赏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技艺。可惜我扮演不了什么角色,只能算是捧场的过客罢了。他们讲述的很多概念我的课题组也在重复践行着,然而我们的定位并不高,就这么一次次步人后尘,也必将一次次在狂欢中被孤单埋没。各路学者的定位之高,与各自政府以人为本、高度重视不可分割。然而在中国,学术研究总是要在权谋这道门槛打个踉跄。主管部门往往不代表人民,它顾虑和权衡着各路关系:纸面上是各部门的优势互补,背地里是各领导的利益分成,给科研设置重重障碍。这实在是中国政客们谙熟的伎俩,就像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中的中国,在如此千夫所指的压力下依然我行我素、剑走偏锋,直到大会散场后,茫然不明真相的他国政治家们才幡然醒悟。中国为世界政治家们生动地表演了一堂关于厚黑学的教学课。

  话说成都,一个被围在墙中之墙的城市,08年的悲剧,使它成为了大陆上第一块不再迷恋北京奥运的地方。后奥运时代的中国,已经率先在此开启了公民意识的主流。当我在此凝视四周眼神的细部,他们有种如谭作人般的执著,或者冉云飞般的生猛,那样的气质和意识,已经逐渐蔓延开来,代言这个地区的希望。这也是一种高贵的姿态,其实各个地方,都不乏这样的希望,正如北京的刘晓原、上海的韩寒、重庆的赵长青、厦门的连岳,还有那繁多的名字,他们的魅力,也许部分来源于他们擅长的修辞,然而越来越普遍的共鸣,终究集结了众多怀有权利意识的群众,在面对那些蜗居、那些钓鱼、那些躲猫猫、那些一元纸币引发的血案、那些荆江上的捞尸人、……,还有那一道墙时,他们能将这种种现实的悲怆摧枯拉朽,蜕变成对公正与法治的追求。他们不会抱怨关闭那些支持盗版的BT网站,更不会支持那三股势力,这不正是党和政府一直期待公众们拥有的社会理性么?

  在成都见到姐夫时,姐夫曾兴致勃勃地展示了一件收藏:一瓶限量版的金门高粱酒。标签上赫然印有马英九与萧万长的肖像,是马英九就职前夕出品的“马英九的酒”。高粱酒是金门人民辛楚的泪,与那儿的刀具一起,是金门的两大特产。你不得不感慨这样另类的人文地理现象,近似林语堂般幽默的背后,把两岸几十年的剑拔弩张的对峙轻描淡写地略去了。姐夫也很关注成都的学术会议有没有台湾学者的参与,遗憾的是,两岸至今很难在经贸以外的层面上,展开具有政治意义的合作。我错过了一次去台湾交流的机会,只到过离台湾最近的城市:厦门。在那里可以眺望金门,却眺望不到社会,我企图在那里捕捉一些元素,以为在《海角七号》的背后,潜伏着这么多真实的不堪。我宁愿在拜读完《大江大海》、王力雄的记实,或者拜访了姐夫之后,再去感受这里折戟沉沙的余韵,我深知拥抱一种新的意识必将引起当局的阵痛,但是我们不能否认民族意识需要这样那样的交汇点,否则,纵然我们能共同聆听蒋勋的诗意,也只是徒增两岸文化差异的鸿沟。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