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2009总结(上)  

2009-12-24 17:01:26|  分类: 问的第三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至以藏,2009年已然临近终点。在此总结一下今年工作中的收获。

  成为某社团的副社长。在竞选社长团之前,我一直在顾虑我的专业和年龄是否适合参与这样一个人文社科型社团的建设,然而对这个社团的感情很快占据了上风。与其说是社团的核心价值,不如说是贯穿它的思维方式具有相当的魅力。一年多来,我深受它的影响,愿意为这个社团献出一份绵薄之力,组织一系列以求是之名的活动让更多的人分享思想,认识自己。在这里的同学,有批判精神,也是理想主义者,无论深浅,都是思想上的舞者。虽然思想无助于解决泛滥的社会问题,但是思想者从来不缺信念,反倒是问题制造者对思想的畏惧和狡辩,使思想者愈加坚定。我相信,如今在社会中众多专业各立门户,如斯诺在《两种文化》中极尽措辞来辩称的那样,并不是简单的科学与人文精神的分道扬镳,它必然是因政治意图才导致如此,如《社会科学的措辞》在寻绎的措辞学一章所言。分科治学的可怕之处在于,它依照政权的需求塑造人,虽然允许人们成为涉猎广泛的博雅者,但难以成为跨界的思想者。进一步说,在不同的领域间建立隔阂,才能使不同的思想在某些问题上博弈和制衡,而对当局则可以根据自身利益来挑选所谓的有根据的决策。这个挑选的过程,于中国而言,人民不具备仲裁权。所以人们渴望思想能私下汇成一股洪流,但是偏偏有着那些现实的墙、虚拟的墙,它们的出现对于人民而言是背道而驰,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却也是应运而生。厕身于其中的每个人纵然能安之若素,然而当潘蓉扔下燃烧瓶、唐福珍自尽时,我们需要思索的就不仅仅是欺实马事件这么简单了。

  每个社团,都有它的建设难题,组织上的琐事,上下级的协调,以及不同的发展观念的碰撞。我渐渐也不指望自己的蓝图能推广开来。有过妥协,有过疲惫,甚至厌倦,不满某些执拗的作派,在不断的拉锯似的转型中,社团一步步地发展。管理归管理,既然社团本着培养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归属感,我还是满意于在此结识了不少有思想的人。

  首推这位大三学生(07级),不知他的优秀是来自于他的学识,还是来自于别人对他的期待。我同样很看好他。他的博客主页是:http://shanbuyu.blog.sohu.com/;豆瓣主页是:http://www.douban.com/people/45983936/。他们这一级,正逢浙大院系改革,学生自主选择专业,他所在的哲学系仅三人选择,也可以理解为曲高和寡。专业人数甚少造成了断层,众多专业课因课程人数无法达到指标而不予开课,以致于他在去年很长的时间内不得不与高年级甚至研究生为伍,学习更为高深的专业课程,同时也投入了不少的精力在社团建设中。因此这个研究生社团在紫金港校区的落户,离不开他的奉献。

  浙大人文社科的废弛,有目共睹了。不过,还是有许多团体与我们一样在做最后的努力和尝试。如社科院的东方论坛系列,如清源学社。然而也遇到了许多中国特色的困境。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也错过了许多合作契机。不过清源学社还是很热忱的。在与清源学社的交流中,我与他们的前任社长段怀清老师有过接触。他应当界定为名人,然而他成名的时候,《百家讲坛》已是明日黄花,被央视透支了。更令人遗憾的是,作为浙大人文衰败的典型案例,他也离开浙大了。

  现在回想起来,我们社团邀请过的众位老师,大多已经远走高飞。作为浙大人,我没有什么抱怨的。如同中医,现在反倒是西方比较崇尚,说明中国媚俗的环境不适合罢了,为什么不为它在更有利于成长的环境中发扬光大而高兴呢?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祝愿各位老师在他乡学术精进。也祝愿浙大早日成为纯理工学院。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