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徽州的回忆  

2008-10-04 19:07:25|  分类: 雨的沼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徽州有一种沉淀叫苛责,歙砚的厚重化作静默包围了我,弥漫的氛围是冥想的构图,也许自己正是碎瓦间溅泪的翠微。惩戒不仅仅是针对我,每一位在高墙下驻足赏析的游客,都曾在仰望间将天空的留白抛光成宣纸,吟唱着彷徨的绝句,用徽墨勾勒出心中的风月。

  徽州流淌着回忆,他处处是古老中国的痕迹,譬如那轮廓清晰的马头墙,精雕细琢的翘檐斗拱,叠成了一脉相承的图章,无论陌生的你从何而来,你总会有“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触,他能勾起你的近乡情怯。徽派建筑遍布中国,也被徽商们驮在马背上,顺着徽杭古道,一路蔓延到了江南。不过比之江南小镇,徽州少了几许水乡的温婉,少了几分柳岸的亲和,如同戴上了一顶乌纱帽,在太师椅上正襟危坐,眉宇间有了不怒自威的风范。在他面前,不是徜徉与沉醉,却是瞻仰与敬畏。我犹如仰慕着长辈的孩子,跳接到孩提的年代,我敲响了黑白的记忆,徽州似乎正被流放在这里。

徽杭古道

  迷失在回忆里,怀旧,成了旅途的基调,我在徽州思乡,徽州奚落我的惆怅。

  徽州不是才子佳人浪漫的花园,而是商贾官绅沉吟的领地。沉吟如那纷飞的秋叶,前仆后继地坠落了,积成了深厚的历史,几个世纪的涤荡,笼罩的烟云却没散开。不去问那沉吟中有多少是非,那是历史的博大。历史是徽州的主题,他以两种形式传递,一是标志性的建筑风格,一是交相辉映的思想哲学。思想浸润了建筑,建筑包孕了思想,于是凝视徽派建筑,便能使来客聆听到那高屋建瓴的训导。只是那时代变迁了,人去楼空了,你多了一句关于似水流年的感慨,多了一份淡淡忧伤,回忆依旧剪不断。

  不必去过问徽州的历史上有过多少风流,有的随大江东去,有的依然叱咤风云。不知这是巧合还是必然,有句谚语:“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二三岁,往外一丢。”蔽塞的环境,拖累了徽州,往外一丢,便成就了名流。有朱熹,用宋明理学让中国为儒学沉醉了几百年;有胡雪岩,在徽商舞台为乱世华夏上演了一世兴衰;有胡适,让热血青年曾对自由主义趋之若鹜;还有今天的胡锦涛,是当今中国最耀眼的政治明星,虽说他的徽州人身份多少有些牵强,不知是徽州成就了他的风华,还是他的气魄重振了徽州。不过,徽州的确是内涵丰富的熔炉,熔炼出了在思想上交相辉映的人物,从古到今,他们改变了中国。在绩溪,看到了一句标语“和谐之源”,让人不禁莞尔。公正地评价,整个徽州都是“和谐之源”,从徽州走出的名人,可以说是殊途同归,总是倡导着天人合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历史的风云顺着天都峰滔滔倾泻,倒映入月沼化作悠悠涟漪,数百年轮回的咏叹,连新安江也为他陶醉。

黄山·天都峰

宏村·月沼

  如果说艺术是思想哲学的具体形式,那徽派建筑就是一部瀚墨飘香的哲学巨著,是中国哲学的结晶。刻意的,随意的,精致的,粗犷的,各种艺术符号是谨慎而个性的蓓蕾,在徽派建筑的细部绽放出了你心底的标准。或许正是这样的杂糅,折射了中国人自负而矜持的心理矛盾。也许不少国人不曾受过文化的熏陶,但却潜移默化地接受了建筑传递的感情,譬如那保守而细腻的风格,在市井间表现为一番蹉跎,在文人中则体现成一路中庸,这也是儒家文化沉淀在中国人心底的内涵。徽州就是这样一面镜子,他把思想的气质凝聚成了实体。

  低吟的炊烟,浅唱的溪流,都无法掩饰他在中华文明中的举足轻重。

  安静是一种与世无争,然而时过境迁,在纷繁的社会中,不解释便会在流言后付出代价。徽州本身就是一部缺乏解读的谜。当今不少国人对安徽存有偏见,与他们对待河南、山西的态度相似。孰不知,他们却难以摆脱那源自这些区域的文脉。安徽是一块沃土,却有着入不敷出的尴尬。国人有一种思想,源于儒雅勤勉的徽商;国人有一种审美,取自曲径飞檐的徽派建筑。安徽在漫长的年代滋养了中国,繁荣了华夏。而光环之下,安徽却只能享受低调的荣耀,最后那些受其惠泽的人却反过来摆出君临天下的架势,对安徽嗤之以鼻,也正如中国面对海外游子时的尴尬。所谓发迹的人,只不过在安徽的身上看到了自己不愿回到的过去,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写照,便急于与安徽划清界限。安徽却是无语,缥缈在炊烟袅袅中,他是熏黑的砖雕,他是静默的天井。

歙县·呈坎

  徽州是一位肃穆的长者,是你在异乡的故乡,是你挥别的过往,是你远离的地方,不过他却如此真切地投影在你回忆的角落,让你嗅到了陈年的时光,尽管它不亲切,但走在迂回的巷道中,就像品下一口陈酿,总是一番荡气回肠。它是泛黄的照片,能在你的视线上镀上灰褐的色调,它悬挂在高墙,浮动在深巷,是我的年龄无法追溯的想象。想象幻化成一位红顶商人,步出轿,推开门,转过廊,窗棂下的渔樵耕读在这一刹那仿佛含笑。门微启,只因一阵忧郁的风,撕裂了门当下粘结的蛛网,随风摇曳,仿佛一种思绪郁结在心上,漂泊,这样的迷失叫乡愁。乡愁是离人的情结,光怪陆离的世道上,它风化成了零星的符号,也许你还能在徽州寻到。物换星移,云翳在砖墙上渲染了沧桑;秋风袭面,泠风在手心里镌刻了寂寥。点滴皆是游人的颜色,回忆藏在徽州的一角。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