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原创]笔记(7)  

2008-09-13 11:54:29|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卢邦汉来大山铺之前已事先摸清了地形,当下骑上快马,往贡井方向疾驰而去。贡井离客栈还是有一大段距离的,还有机会截住这帮强贼,抢回货,要是进了贡井地界,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路上,他看到了血泊中前来交货的众兄弟尸体。尸体体温犹在,强贼看来还未走远。他见到为首的袍哥尸体,右臂被齐整地砍断了,死相狰狞。追忆往日,他和这位兄弟情同手足,如今他暴毙街头,卢邦汉心里是悲愤难当。卢邦汉见他左手护心,似有所示。卢邦汉翻看,见他衣内藏着一封信。卢邦汉看看信封,便知其中内容机密,他无暇细看,揣上信,又在尸体周身翻了翻,别无他获。卢邦汉跪在尸体边拜上三拜,便策马扬鞭,飞驰而去。
  约摸一盏茶的工夫后,在四五里开外的一处巷尾,卢邦汉总算截住了那帮手持火把的强贼。这帮强贼抽调了几个去客栈,当下还剩七八人,为首一人背着竹篓,正是他们劫去的货。他们显然是低估了卢邦汉这方面的实力,赶路速度并不快,没想到卢邦汉已如横空出世般追至面前。几人见来者不善,立马抄枪想射杀卢邦汉。卢邦汉沿途早已准备了几粒石子做暗器,见强贼要掏出武器,立刻将石子激射弹出,竟是粒粒中的、弹无虚发,其力道之强,更逼得这些人连退几步。强贼们刚缓过神,卢邦汉已跃至身前,又是腾空踢出一招迷踪腿,撂翻了近前的几人。卢邦汉是彝人出身,这身手和招数皆非寻常套路。当年彝汉矛盾重重,彝族武士为克汉人武学之道,度身打量了一套彝人武术,在沿用汉家武学经典的基础上,增添了多种变化。卢邦汉正是深得武学精髓,年纪轻轻,却已练得招式狠辣,招招均能直击对手要害。这几个强贼虽是武功高强,终究不是卢邦汉对手,纷纷被打得昏厥过去,任卢邦汉直奔近背着背篓的贼首面前。卢邦汉见这为首的体型瘦小,便欺进对方,左手使出一记势大力沉的通臂拳,想一击致命,没想到这贼首只是气定神闲地往后一退,继而身型变换,只一招野马分鬃,便架住了卢邦汉凌厉的攻势。卢邦汉见此人深谙太极要领,必擅长近战,便想跃开用腿脚功夫求胜。可没等他脱身,卢邦汉便觉左手已被粘住,随即便由一股力道牵引,继而腋渊受到一记掌击,这一击看似轻绵,却蓄藏了一股深厚内力,卢邦汉感到一阵麻木。趁这片刻,这贼首身随步走,竟在瞬间让卢邦汉周身前后身中数掌,每一掌均是绵里藏针,是典型的内家路数。也正应了那句“一物降一物”,这便是卢邦汉的武功不及之处,他虽然招式凌厉,碰上内功深厚的人便落了下风。卢邦汉欲脱身不得,也招架不住,反而被击得经脉受损。他大吃一惊,这贼首使的乃是只流传于京畿地区的八卦掌,他先前几战应付自如,当下也是轻敌了,没想到遭遇到如此劲敌。卢邦汉一时间被打得气血翻涌,只好退开几步想凝神应战。这贼首也不跟来,只是等待卢邦汉来近身厮战,含着浓厚的京腔,他冷笑道:“你这小子,功夫倒挺俊,可惜还是嫩了点。”

  卢邦汉只能后悔没有带枪了,他沉吟着,打量了面前的对手。在火光的映衬下,见这瘦小的汉子表情冷峻,脸上留有一道长长的疤,甚为可怖。他的腰间还别了一把刀,想必这刀要出鞘,卢邦汉更无胜算。卢邦汉猛然惊诧:“阁下的八卦掌纯熟无比,莫非是鬼面刀雄?”这贼首颇有几分得意:“既知我名,何必螳臂当车?”卢邦汉曾听人说过,在京城袁世凯身边,有位八卦门出身的一等一高手做贴身侍卫,此人脸上带疤,人称“鬼面刀雄”,真名却不得而知。此人靠二十四式八卦掌与六十四路八卦刀,横行江湖二十余载,功夫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这脸上的一疤,还是十几年前惜败于津门霍元甲手下的见证。霍元甲去世后,他便是独步武林了。自袁世凯颠覆清廷,举国英雄皆以报效袁世凯为荣,这“鬼面刀雄”也屈就投靠到了袁世凯麾下。这样的绝顶高手如今竟然也露面了,可见这一笔交易事关重大。
  卢邦汉自知绝非对手,怎奈任务重大,即使玉石俱焚,也要使出浑身解数抢到货,论武功,自己虽然默默无闻,只是因为没有崭露头角的机会,自己也未必毫无胜算。想到这儿,他一捏拳,又想攻上前去。突然,背篓里突然传出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卢邦汉一愣,没想到这货竟是个孩子。“鬼面刀雄”在这婴儿啼哭的瞬间,趁机宝刀出鞘,势如雷霆万钧扑面袭来,卢邦汉急忙跃开,不料还是慢了半拍,只觉眼前是白练一闪,肩上便是一阵剧痛,这刀锋就从肩上到胸前剖开了一条口子。卢邦汉忍痛,却不乱阵脚,他顺势踩住刀背,虚晃一记铁线拳,又以一招拐脚扫出,这卢邦汉的功夫狠而快,“鬼面刀雄”也是血肉之躯,很快就露出了破绽。他伸手刚拿住卢邦汉的脚踝,可卢邦汉紧接着就是一记铁砂掌,直摧向“鬼面刀雄”的天灵盖,“鬼面刀雄”躲闪不及,只能硬生生地接了这一掌。卢邦汉这一掌,少说也有千钧巨力,换成别人的脑袋早就被打开了花,可击在“鬼面刀雄”头上时,竟觉如同拍在海绵上一般,卢邦汉一惊,这“鬼面刀雄”竟用头部以太极之法化解了劲力。卢邦汉锐气已失,“鬼面刀雄”持住卢邦汉的手一抡,便把卢邦汉掀翻在地。不过这“鬼面刀雄”在掌击之下显然也受到重创,行动迟缓了许多。眼见“鬼面刀雄”的大刀又随即跟上,卢邦汉将匕首飞出,这一击如电光石火,“鬼面刀雄”不得不挥刀挡格,卢邦汉趁势攻其下盘,“鬼面刀雄”受招,一步踉跄,摔倒在地。卢邦汉趁机拣起一把刀,一个劲儿地往对手腿上招呼。“鬼面刀雄”腿上躲刀,一时无法起身,加上光线暗淡,卢邦汉攻势迅捷,竟连续砍中了五六刀。“鬼面刀雄”大怒,在地面翻滚几圈后,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这一跳可把他的罩门给暴露了出来,卢邦汉毫不犹豫,跃近舞刀,登时刀锋掠过,“鬼面刀雄”颈间热血喷涌,他纵横江湖数十载,竟就此毙命在无名小卒卢邦汉的手下。
  卢邦汉见“鬼面刀雄”倒地,长舒了一口气,胸膛仍是剧烈疼痛,看来伤得不轻。他脱掉敌手身上的背篓,翻开看,果然是一个啼哭的婴儿,这黑暗中,一道萤绿光辉从中溢出,乃是一块稀世宝玉,在襁褓中清晰可见。卢邦汉又搜了搜“鬼面刀雄”的尸身,一无所获,他想事不宜迟,拖延不得,便在墙上刻了一个暗号,跨上马,匆匆向叙府城方向赶去。
  一路上,卢邦汉是吃尽了苦头,既要照顾小孩,又得躲避追捕,伤口包扎不住,血流不止,劳顿之下更难愈合。不过令他振奋的还是那封神秘的信。他知道,即使血液流尽,也当不辱使命,虽然是如此匪夷所思。到了次日深夜,卢邦汉终于赶到了叙府城,连马匹也力竭而死,卢邦汉也已步履蹒跚,几近虚脱。时下战事已迫在眉睫,护国军兵临城下,城内的气氛异常紧张,处处是巡逻的探子,要是再来个“鬼面刀雄”的人物,卢邦汉怕也只能束手就擒了。转过了几道胡同,便是约定的交货地点滇南会馆,身后深巷中已隐约传来跟踪的脚步声。卢邦汉扶着墙,一步一步撑到门前,他预感今晚恐怕便会殒命于此了,欣慰的是,他已无愧于心。
  思绪从十年前拉回到现在,仍是身处幽暗之中,十年前的伤痕还在,而卢汉已历练得倍加成熟。前行了五六步,一股热力突然从右侧袭来,不过力道并不如先前罡气那般强盛。卢汉这次心理有了防备,见来势不妙迅速后撤,同时左掌拍出以图抗衡。哪知左掌探到半空中,竟触上一根灼热异常的木杖,卢汉毫不犹豫,持住木杖顺势牵带,右手同时切出,正好拿住了偷袭者的脉门,此人正是何颖。何颖纵然法术一流,在拳脚方面却是平庸,加上年纪大了,一过招便被卢汉抓住了破绽。此番脉门受控,何颖自知大势已去,只能暗自叫苦。卢汉盯着何颖说道:“何巫师请息怒,此次叨扰,在此赔礼了。”何颖愠色不减,心想,这哪儿是赔礼,现在自己命悬一线,竟还要被如此假惺惺地戏弄一番。卢汉瞧见站在何颖身后的小孩,颈上挂有一物在黑暗中清辉薄人,正是先前隐约的萤绿光源。一种熟悉的感觉触动了卢汉,他松开了何颖,径直来到小孩面前。小孩似知其意,双手护住项上宝物。卢汉轻言:“孩子,你脖子上挂的是什么,让叔叔看看,我不会抢的。”何颖在一旁怔怔发愣,但觉卢汉似无恶意,也并不阻拦。小孩见何颖没有干涉,只好缓缓松手。夺目神彩旋即溢出,仔细察看,原来是一块翡翠玉坠,其纹雕之精细,举世无双,一只凤凰抟羽尾于其中,栩栩如生。
  卢汉心中豁然开朗,这是他思念的场景,这是他梦魇的羁绊,这是一场奇缘。

  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
  十年前的那年除夕夜,下了一场鹅毛大雪。
  何颖刚从药铺收拾出门,突然看见门口雪地上放有一个背篓,他小心翼翼地翻开看,里面竟装着一个婴儿。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