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原创]笔记(1)  

2008-08-05 11:04:07|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序

  这篇小说(如果还称得上小说的话,叫故事更合适),曾在我的校内网日志上陆陆续续发表过一些,不过每次发帖相隔甚久,让人看得索然无味。另外也修正了原文中存在的不少谬误,润色了部分句段,希望能变得更精致一些。

  文章有一定的历史依据,素材挺丰富,但要归纳起来却煞费苦心,对于我这样的非文科研究生来说,既非专业领域,又受限于时间和精力,只能草绘当年,不免贻笑大方。其中奥妙之处,还望看官笑纳,若是深究其理,作为史实来探讨,只怕本人将有万劫不复之冤。东坡云:“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这两句概括了世事行踪,也是《笔记》的要旨。


  在我返校前一天,听说表姐的外婆去世了。
  她生病很久了,可是一直不太重视。老太太信佛,认为积德行善则消灾,她留给我的唯一印象就是伛偻地弯着腰,手里攥着一把佛珠的姿态。也不知道她做过的善事有哪些,病就这样一拖再拖,成了难以治愈的重症。
  我小时候还见过她的老伴,听说夫妻俩感情有隔阂,一直分居,大抵是因为她老伴耳朵聋了,听不到她说的话,如此沟通不力,争吵也在所难免。这也不能怪她不懂得体谅,有时耳聋确实会带来一些麻烦。有一次表姐回家,发现忘了带钥匙,家里只有她外公一人在。表姐敲了半晌的门,又扯破嗓子喊了半天,屋里面始终没有丝毫动静。表姐怕是出了什么状况,急忙找来舅舅开了门,才发现她外公竟在屋里安静地看报纸,真让人哭笑不得。
  后来表姐的外公去世了,外婆便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寡妇。不过好在她还有几个孝顺的子女,三个女儿,还有一个独子。独子是她最为疼爱的,这是中国封建思想传统,不足为奇。儿子也对她贴心备至。他在家族中算是最有出息最光耀门楣的,挣了大钱,在当地也成了有地位的角色。不过每当他赚一笔钱时,他从来不忘拿出一部分孝敬老人。老太太虽然拿不到什么政府补贴,但在她儿子的悉心照料下,日子依旧过得舒坦。母子情深,在当地一直是一段美谈佳话。因此她去世前,心里最放不下的也是她儿子。
  过年期间,她的儿子一直在成都出差,当他听说母亲重病即将辞世时,便匆忙驾车奔回。母亲抱病卧榻已有些时日了,其实早已坚持不住,只是她仍在等待那句亲切的呼唤,一直提着最后一口气不肯咽下,只盼能见儿子最后一面。当风尘仆仆赶来的儿子跨进病房门槛,喊道:“妈,儿子我回来了!”她终于等到了。那四十多年的亲情、牵挂,随着她眼角的一滴泪水,在安详中缓缓滑落。外婆闭上了眼。

  表姐外婆的丧事我没有去,听说在追悼会现场,她的子女们都哭得悲恸欲绝。她的儿子人际广泛,朋友都纷纷前来白事以及日后的复山。我记得他们家与一位何姓奇人交情不菲。这位奇人年高德劭、深居简出,露脸的机会不多,在当地算是一名神职人员(当然称不上祭司)。也不知道有没有邀请这位小有名气的何居士来做道场。
  这位何居士,我曾有幸目睹过一次,不过仅是她的影子。
  大概是十二三年前,那次去表姐家,正好逢上她家楼下一家办丧事,请了这位何居士来施法。记得那天傍晚,寒风凄厉,灵帐内灯火通明,把她的姿态投影到了幕布上。也许里面燃的是火,火焰飘摇,影子也跟着晃得很狰狞。只见那黑影手持彝簋,左右蹦跳,嘴里还念念有词。说好听点,她像是继承了某少数民族的信仰,在施展白巫术;说难听点,她的整套动作就像跳大神,或者美其名曰“萨满舞”。
  这个何居士,在当地可谓家喻户晓。我最初得知此人,也是拜表姐家盛传所赐。传说此人法术登峰造极,又精通相命堪舆之学,准确度极高。她不像别的半仙们靠占卜赚钱为生,还偏偏助人为乐、乐施好善。有几个案例还在坊间经久流传,在舆论炒作之下,更神乎其神了。
  据说她曾给当地一富人相八字,算到他近日有劫难,应当离家一段时日去避灾。那富人显然对自己的人品很是自信,没有采纳何居士的建议,不久之后,果然因一起小小的纠纷,遭遇了血光之灾。
  另有一次,她警告某人说他家会有游尸索魂,劝他采取措施驱鬼。那人应该是唯物主义者,自然不信这一套,没搭理她。过了不久,那人犯了重病,久治不愈。何居士解释说他的阳气被吸了,于是在他家门上贴了一个符,说这样能够抵御恶鬼入侵。也真巧,之后那人也逐渐康复,多亏了何居士的大恩大德。
  当然也有好事之人,或者说唯物论者,想考验考验何居士。最有意思的一次,我表姐的舅舅拿一个已去世者的八字向何居士求卦。何居士抓了一小搓绿豆、一把高粱米,放进瓷碗里用手摇了起来,嘴里还念着咒语。半晌之后,碗中竟如经过火燎一般,腾起一缕青烟,绿豆全似烧糊了一般,都变了色,而高粱米却没发生丝毫变化。何居士仔细端详了半天,百思不得其解,只是连连称奇,没能做出结论。围观旁人知其原委者也是暗自叫绝。

  说起何居士占卜的手法,可谓一绝,甚至谈得上是一种文化遗产。主流文化普及后,立志当半仙的人们都去钻研汉学周易了。现在这些算命大师,动辄搬出“紫微斗数”的一套,对那些萨满巫术,自是不放在眼里。因此何居士精通的古怪巫术,后人也没有兴趣去传承。她自称师承其父,但并不是打算以此谋生,占卜这样的活动本是她的“职责”。虽说不少人故弄玄虚,说泄露天机会遭天谴,但是这类说法阻挡不了她用自己的方式来解释这个世界。追溯到她的父亲,传说中的何老先生,他便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高等神职人员,也就是“祭司”。作为祭司,他们的法术是用来为族群消弥灾难的。何居士虽然不是什么祭司,但深受父亲的影响,早已将此视为义不容辞的责任。
  相传何老先生来自四川南部山区的某族群。上世纪三十年代,技成初年的他遭遇了一场变故,和一部分族人一起背井离乡来到此地定居下来。虽然客居他乡寄人篱下,但他没有在这个不属于他的地盘放弃神职,仍继续靠着自己的本事“造福”于民,在叙府城还成了名噪一时的人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他曾多次准确预言了川江洪水,并劝导人们及时疏散,因此立过大功。如今叙府城江边防洪堤前的文化长廊里,还铭刻着他的事迹。当然,其中只是说他“有丰富的革命斗争经验,准确判断出洪水灾情”云云。
  碑文上他的名字叫何蹇。不过人们习惯把他唤作“凡仙”。别的术士,那些自封为“半仙”的,掺杂着几分自吹自擂的成份在里面,也就最多达到半通灵状态;何蹇既被誉为“凡仙”,在人们心目中如同仙人下凡,足见其修为之高。不过他似乎不喜欢别人这样称呼他。他有个自号“半盏居士”,这也是有来历的,源自于他施法前总要喝半盏清茶定定神。茶叶都是他亲自采集亲自炒的。据说这茶只有运用他的独特手艺泡出来,才会挥发出仙魄,令品茗者心旷神怡。通俗一点讲,他是略施手艺激活了茶水内在的灵气。大概这也属于许多宗教信仰中关于“万物有灵”之说的一个侧面吧。
  后来文革除四旧时,何凡仙自然是被批斗的典型,人们冲到他家,强行把他拖走。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他家里的神器也免不掉摔砸一空的厄运。也只能怪他的神器绝大多数都被供奉在醒目位置,被砸得一干二净,惟有一把扁蒴杖由于要聚阴养晦,放在不太显眼的角落,才躲过了一劫。这也是他留给女儿的唯一遗物。他女儿虽然通晓各门法事理论,手上却只保留了这一件法器,成了难为无米之炊的巧妇。八十年代后她曾去古玩市场上淘到了一两件像样的法器,才勉强凑齐了全套彝簋,用以白事施法。其实只有那把扁蒴杖是正宗的。
  何凡仙死得很惨。所谓的问讯只不过是造反派发泄的过场,他先是被要求冲泡了一碗又一碗的茶,然后便被五花大绑,被人掰着下巴,将这几十碗茶和着茶叶一块儿咽下,以至呛晕了过去。醒了又接着被灌,一个六七十岁高龄的老人,经不起这样的折磨,不过一个下午便断了气。
  人们都说他这一生神机妙算,却算不到自己的死。
  他死得确实窝囊,连遗言也没留下一句。
  相传给自己算命,总是不准的。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