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原创]笔记(5)  

2008-08-28 09:34:03|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了半个时辰,怀月阁前便聚集了二十多个男孩,年龄均在十岁左右。卢汉等人来到宅院门口,挨个儿打量起来。叶雄对卢汉说:“全镇十岁上下的男孩都在此了。镇上的何巫师有个十多岁的孩子,不过他不肯放人。”谢渊有些疑惑:“敢问卢先生召集这些小孩子做何贵干?他们只是十岁小孩,要是把他们作壮丁抓走,别说孩子的父母,我们也是不允许的。”卢汉笑笑说:“先生误会了。此事事关重大,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这些孩子都是父母拉扯大的,我们无端叨扰,不过只是查看查看,怕是令他们父母担心了。不过这许多人中,恐怕难免有贩卖过来的小孩,滇黔蜀这一带普遍如此,各位恐怕也不会奇怪。我只是想为一小孩父母寻回丢失的孩子,我想叶寨主和谢先生也是能够理解的。”卢汉目光一转,“何况这儿是刘湘的地盘,我们滇军也不打算在这儿得罪他。”叶潇不知刘湘又是何许人,既然卢汉也表现三分惧色,想必也是厉害角色。他转念又想,这小孩竟要劳烦云南师长这样的大员亲自来追查,可见其父母也非等闲之辈。他向谢渊说道:“卢先生的提议合情合理。镇上人口众多,我们也未曾一一究其来源。若是怀疑哪家的孩子,我们核实后必会力劝其家人交出的。”卢汉点点头:“寨主深明大义,感激不尽。”他从包里取出几张照片,并吩咐随从一起走到孩子中间,把相片凑到每个小孩的脸旁开始细细查验起来。叶雄凑近看,只见这照片中竟是中年人肖像,卢汉叹道:“这孩子丢得太早,他本人的照片我们没有,只能凭其父母的相貌来指认了。”对这种搜查方式的可靠度,不仅卢汉心里没底,叶、谢等人也俱是不以为然。
  卢汉和随从们看了半天,果然没有一个小孩长得像那照片中的人物半分,各个都神情凝重。谢渊叹了口气:“卢先生辛苦了,天下之大,这样寻找起来有如大海捞针。我粗通易术,先生若是不嫌弃,把小孩的八字和姓名告知在下,也许能得出一些消息。”这两句柔中带刚,底气十足。叶雄也附和:“谢先生法术一流,定能助卢先生一臂之力。”卢汉看了看谢渊说:“他的八字我们也不知,姓名就更别提了,名还没起上,人就丢了。听你们说不是还有一个何巫师有孩子吗?他既然不肯放人,那我便去他府上看看。”谢渊微微迟疑,还是点了点头:“卢先生寻人要紧,既然如此决定,我来为您带路吧。”卢汉忙谢过谢渊。当下叶雄命仆人给门前众小孩打发了一些糖果,吩咐他们回家。又从院内取了两卷用牛皮纸裹紧的包裹,分别交给了卢汉和谢渊:“这包里是产自阿拉伯的极品烟叶,一份薄礼,不成敬意,还请享用。”谢渊笑逐颜开,答谢不已。叶雄回礼:“谢先生客气了,何巫师那边了结后,请带卢先生一块儿光临寒舍晚宴。”卢汉等人也谢过,随即辞别了叶家兄弟。
  青冈镇小河以南,峰峦秀颀。从河边远眺,隐约可见一座红漆楼阁坐落在山崖边,点缀在山岭的朦胧中,似是云雨吐纳,称为“落雁居”,似取高危极顶之意,实另有玄妙之秘。这正是何颖巫师的住所。他花甲年纪,在镇上经营一家药铺。他年轻时曾风光无限,是寨里的大巫师。所谓的大巫师,可不只是像普通巫师那样简单地祭祀和占卜。大巫师在寨中的地位仅次于寨主,据说几百年前比寨主的地位还高。对那些干系村寨命运的抉择,寨主通常要参考大巫师的意见才能做主。三十年前何家人做寨主时,正是拜请这位何颖作为大巫师,后来何家人让位于叶家,大巫师之位也易了主,便是现在的谢渊。介绍到这儿,谢渊叹叹气:“当年叶家人刚做寨主时,本来想留何颖继续做大巫师,可是他在主持大典时竟坏了大事,不得不辞职。那年我谢渊只是在镇上的教书先生,略懂点法术,承蒙叶家老爷抬举才做了大巫师。要论功力修为,那还得数何巫师高出一筹。何巫师卸职后脾气也变得暴虐起来,镇上人都对他畏惧三分。他也是勤练法术,想东山再起呢。卢先生进山时碰到的结界,必是因他而起。”卢汉不以为意:“既然他曾有错误,那本该引咎辞职。”话锋一转,又问道:“谢先生现在还在教书?都传授些什么呢?”谢渊笑笑:“自然不会传授巫术,也是些四书五经。法术本领我们向来只是单传的,一个师父只能收一个徒弟,待师父仙去,徒弟才敢传承师门。”卢汉奇道:“徒弟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本领不就失传了?”谢渊点点头:“除非镇上巫师只剩一位,才能破这规矩。曾经镇上有十来位巫师,均是擅弄仙法,都因为种种原因断了香火。那何巫师也是,先后有过两个徒弟,一个正值壮年却染了不治之症,一个遭遇不幸,都夭折了。幸亏他自己命长,还有个小徒弟带。”
  卢汉等人来到了小河边何巫师经营的药铺。铺面隐逸在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内,与众多简陋的建筑扎堆在一块儿。店里药柜林立,装着草药的竹篓吊满了房梁,盛满了药酒的瓷缸顺着墙脚一字排开。药品特有的清苦味,夹杂着几丝花露的气息扑面而来。店铺前坐着一位十来岁的小孩,穿着件短褂,背对着来客。他瘦黑身材,手持一把药杵,卖力地在药钵中捣腾,汗流浃背。药钵伴随着药杵的锤击,沉重地振动着,在青石板的路上磕出悦耳的节奏。卢汉心想这定是何巫师的小孩了,便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小孩面前,想看看他的模样。小孩听到人来访,也抬起头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卢汉。卢汉仔细看了看,这小孩虽然皮肤黑了些,倒也眉清目秀,有股机灵劲儿,长相与当地人的特点似是有别。只是,这容貌也不似照片中的任何人。

  卢汉觉得失望,却隐约感到来自这小孩身上的似曾熟悉的元素,于是弯下腰想凑近些再仔细端详这小孩,忽听见店铺内厉声喝道:“谢渊,你来做甚!”卢汉正想抬头,只感到一股势如潮水般汹涌的刚劲之气迎面扑来,与先前所经历的结界并无二致。罡气之下,劲风难当,卢汉等人均感气息难调,被逼退出店铺几步远,几个随从更是面如土色,毛骨悚然。谢渊也受这罡气冲击,连连咳嗽。那小孩望望店铺里,又看看卢汉等人狼狈不堪的样子,自己竟然在原地纹丝不动。

  卢汉稍稍提上口气,只见店内的阴影处闪出一个凶神恶煞般的老头。他面目狰狞,头发蓬乱,以极不协调的曲线扭曲着。一身黑布行头,大大小小耀眼夺目的银饰从颈项直挂到腰身,偶尔点缀着几粒暗绿色的宝石,彪悍之气尽显锋芒。卢汉自忖,这便是巫师何颖了。只听谢渊呵斥道:“何巫师,你怎么还是这个冲动性子?这样疯癫下去迟早会遭报应!”听到谢渊发话,卢汉的随从们才从半昏厥的状态清醒过来,其中两三个警觉地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何颖,如临大敌。一时间剑拔弩张,四下俱寂。

  对卢汉这群不速之客,何颖轻蔑地扫视了一番,并不理会。旋即他眉头紧锁,将目光定格到了谢渊身上,似乎只有谢渊才配得上他重视。“住手!”卢汉喝道,把身旁随从握枪的手臂格开,打破了沉默。他缓步走到何颖面前,赔礼道:“仓促造访,多有得罪。”这两句言语本是说得极为恳切,然而于何颖却是置若罔闻,仍然死盯着谢渊不放。卢汉心想,这何谢二人必是有重大过节,怎么谢渊此前也没提起过。如今僵局至此,看来也只有谢渊才能解围了。想到这儿,不由得回头给谢渊使了个眼色。还没等他再转回头来,卢汉忽觉后颈上一阵冰凉,登时后背如缩水了一般,四肢麻木,动弹不得。原来待卢汉回头这一瞬间,何颖两指微闭,已然拿住了卢汉的大椎穴,同时他一股内力逼出,卢汉被牢牢控制住了。何颖向谢渊喝道:“谢渊,我未曾得罪于你,你却带人来企图加害于我,居心何在!”他又望着卢汉,冷笑道:“可惜你找来的人太没本事。这样弱不禁风的家伙,还不如废掉去喂叶家的牲口!”听到这儿,卢汉的随从慌乱起来,举着枪瞄准何颖的脑袋,高声呼道:“快松手!”谢渊倒显得镇定:“何巫师,休得无礼。我谢渊此行是有求于你。不过你若敢碰他一根汗毛,我豁出这条老命也要把你制服!”何颖听这言下之意,似是手中人质身份不菲,恐怕有误会。他略微迟疑,就这样思绪松弛的一瞬间,一双小手往卢汉身上一推,卢汉跌倒在地,不过也总算脱离了何颖的掌控。众人惊愕间,只见那小孩站在何颖身后,还抬着推开卢汉的双手。何颖见人质脱手,又立刻抢上前去,谢渊已抢先一步飘然而至,伸出烟斗一挥,一股浓烈的烟味晃出,何颖对此深怀忌惮,提起小孩慌忙退开。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