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南浔·留梦  

2008-08-02 22:39:00|  分类: 雨的沼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幕下的南浔,拥有我的驻足与漫步。

  与南浔古镇的邂逅缘起对雨巷的想象,想象那剥落了墙灰的庭院在细雨中颓废,想象那沉淀着青苔的黛瓦在阴郁中溅泪,还有几出感情细腻的折子戏,敛藏着岁月的变迁,凝练成一句今生不昧。
  南浔的折子戏,自有其隽永佳赏之妙。他的舞台,离不开“四象”。此四象并非四象八卦之意。曾经在清末叱咤一时的南浔富商,有所谓的“四象八牛七十二墩狗”作为代表,他们在南浔经营丝绸,远销海外,倚仗着亦官亦商的身份,睥睨江湖。“象”言其财产之多上达百万,“牛”的财产是在五十万以上,“狗”的财产在二十万以上。如此炫富显然脱离了水乡表面的恬淡,也许这曾是市井坊间茶余饭后的调侃,也许这也正是南浔独有的几分贵族情调,他曾是一江春水,繁华无限。

  这“四象”的财富,从其私家园林的规模就可见一斑。欧式歌剧般的风情,中式诗词般的韵致,在中西合璧的建筑中尽情地铺展开来。夏日刺目的阳光,在多彩的玻璃间滤过了唐突,被驯服成婀娜的梦幻,顺着弧形的窗棂慵懒地沉醉在咖啡色调的沙发上,跳跃出巴洛克式的美感。壁炉中的炭火熄灭了多少年,任潮气滋生在斑斓的地毯上,油画凝固着优雅的姿态,沉睡着,朦胧间飘逸出属于十九世纪的奢华。廊灯锈蚀在风中,还悬挂着多情的韵律,曾经他们也摇曳着暧昧的光,像轻纱般弥散在夫妇雍容的衣着上,伴随着轻柔的圆舞曲,在舞池间回荡,共鸣那琳琅满目的星光。


  “四象”都扮作儒商,都有收藏的癖好,亦如他们经营的丝绸正有着中华特有的质感。不知有多少游客曾怀疑过他们的附庸风雅,不知有多少游客曾揣摩过时局的风雨飘摇与他们不问世事的压抑。有一种化解不开的心境,游离在莲池,是轻舟在水面推出的浪,既是萧索的端倪,也是久违的自得其乐。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失意,放纵成院落深墙的投影,既是光的退却,也是心的沦落。薄如蝉翼的梦仍羁押在雕花的镜奁,奈何它已无力振翼远方。

  南浔遗梦,化作一缕绝世的炊烟,消散在无情的历史中。


  “南”是禅的静谧,“浔”是梦的悠远。
  我曾把西塘比拟为江南水乡的序,而南浔则是江南水乡的跋。这一“西”一“南”,自然不能构成序跋有别的规则。西塘名称的由来,众说纷纭,正史中因其地势水文的走向而唤其为“斜塘”,至于改称西塘的原因,既有与春秋伍子胥有关的“胥塘”一说,又有与唐姓人家变迁相关的典故;南浔的名称,则是由浔溪流经的浔溪村和南林寺所在的南林村相结合而取。由此看来,西塘终究离不开一个“塘”,她的诗意连带着水;而南浔则是地理与人文的载体,他有畅达的交通,更有厚重的人文,这注定了他将拥有超脱于景致的格调。对南浔的赏析,窃以为不仅仅是在于小桥流水人家这些元素,他是传世的湖笔,蘸满了人文的气息,在这片水乡描摹了江南文化严谨而浪漫的侧影。他是江南水乡古镇这部书卷中最厚重的一页,是属于景致以外的徘徊和回味,在接天莲叶间编织你的思绪。
  南浔是浙西文化的写照。
  历数江南名镇,多在浙西,这里见证了江南的一世繁盛。浙东多山,浙西多水,纵横交错的河道水网,是浙西富庶一方的地理条件,进而会有浙东重农、浙西重商之分,发达的商业带来的滚滚财源,是浙西能够被打造得精致唯美的经济基础。而地处浙西的南浔,正是讲述了这一部浙商的风云际会。

  我们仰望的繁华,终在叹息中沉湎。古镇的消逝,也许是商业发展的必然结局,而并不能简单地归纳为淳朴的流失。或许古镇在当年形成之时,也为世人所忧虑。镇之所以成镇,源于商埠;古之所以为古,皆因衰落。他没有革新和发展,而是如同一部王朝变迁的缩影,浸淫在美的优雅中,失了神。莺歌燕舞,在水乡的船头桥首曼妙,繁华滔尽,精致的灯笼下已人去楼空。留下的,是那物是人非的天窗,依旧在风雨中作为后人怅惋的仰望。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