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原创]笔记(4)  

2008-08-20 09:49:24|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卢汉一行人来到山下的青冈镇,雨后的小镇空气格外清新,湿漉漉的石板路上积着水,行人踩过,碎碎的声音砸入耳中,略显几分空灵。满眼都是素淡的色调,行人的着装虽然简朴,但也算讲究。不像珙县其他村镇的百姓,在军阀战乱、风雨飘摇的年代,如难民一般。过往的路人都纷纷打量着卢汉这一行人,尽管他们的着装看起来并没有大的差别。虽然卢汉造访此县的新闻很早就宣传开来,但他一直保持低调,处处是微服私访,如今还是首次显得如此引人注目。
  青冈镇上虽然有些行人,不过仍有一种与世隔绝的寂静。沿街墙上没有欢迎卢汉光临的标语,像是这里压根就没有听说过卢汉,甚至连如今的军阀混战或大革命也未曾听说。卢汉在石板路上缓缓前进,忽觉一丝略带浑浊的芳香飘入鼻息中,甚是诡异。他顺着气味飘来的方向望去,只见路边坐着一个老者,一身素白,鹤发童颜。他手里端着一杆黄烟,那烟嘴镶银,熠熠生辉,名贵之气亦随他口里吐出的烟圈缓缓弥散。他一边吸烟,一边目不转睛地望着卢汉。卢汉被盯得极不自在,又觉得此人仙风道骨,必有一番来历,便走上前去与这老者攀谈。他向老者作了个揖:“老人家,向您打听一个人。”老者合上眼,吐了一口烟:“请问先生要打听的是谁?”“李元贞。”卢汉不假思索地回答,为了这个名为“李元贞”的人,他在珙县已逗留很久了。老者略微迟疑,再次打量了卢汉一番:“我们这个镇,姓李的不计其数,却没听说过叫这个名字的。”卢汉有些气馁,又追问到:“既然姓李的很多,恐怕老先生也记不全吧。请问这里的镇政府在哪儿?我上那儿打听打听。”老者微笑:“本镇一向安宁,百年来从未有政府在这儿管制。”卢汉有些诧异,西南地区缺乏政府管理的村镇也不少,然多因民风剽悍所致,按这老者的说法算是走另一极端了。“那总该有个管事的吧?”卢汉继续问。老头保持着笑容:“先生是山外来的吧,过垭口的时候,应该见过那牌坊上的对联。”“你是说那‘南北一阁’?”“没错,这里的山水草木,都是归‘南北一阁’管的。”老者的微笑显得颇为自得。卢汉听得云里雾里,莫名其妙:“这‘南北一阁’是指……还请指点。”老者缓缓站起身来:“先生跟随我来。”说罢,右手抬起烟杆,左手蜷指,朝烟袋方向轻轻弹去,只见烟袋中一股浓烟浮出,残香溢尽,烟火竟就此熄灭了去。
  卢汉不动声色,跟上老者。一路上老者和卢汉攀谈。互通姓名后,又是一番问答。原来这老者姓谢名渊,是这里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这青冈镇,原是蜀南苗人聚居之地,三百年前这儿只有一个寨,直到湖广填四川,来了不少人至此繁衍生息,逐渐发展成了一个小镇,不过这些外来人也得移风易俗,因而这里祖辈世代相传的习俗也未曾改变。镇上人靠种植贩卖茶叶和药材做点小本生意,和外界一直相安无事。这些年尽管中国上下已是烽火连年,这里依旧宁静如故。偶尔会有人捎来一些关于格局变迁的消息,也有些新思想的传播,不过对于青冈人来说是波澜不惊,至多体现在那镇上流通的货币,碎银子逐渐铸成了银元,大洋渐渐纹上了“袁大头”,又迅速变成了纸币。不过种茶的仍然在种茶,采药的继续去采药,青冈的小河潺潺依旧。卢汉心里暗叹,怪不得此前通告他姓名时,这谢渊显得无动于衷,看来自己是到桃花源了。谢渊又提起这“南北一阁”,其实名曰“怀月阁”,传说三国时诸葛亮七擒孟获后,在此间整军。月圆之夜,他回忆南阳躬耕岁月,放飞孔明灯以寄相思,故后人在此建怀月亭以纪念其以德服人之治。后来以怀月亭为中心又有了怀月阁,一直作为本地寨主的居所。这寨主相当于外地的镇长,不过是世袭的。三十多年前,这寨主之位还一直在何家人的把持之下。后来何姓寨主无后,旁系弟兄又无出色的人物,何寨主便将位子禅让给了德高望重的叶家人。现在的寨主名为叶潇,他父亲过世得早,叶潇二十出头便秉承父业执掌寨主之事。此人至诚至信、乐善好施,处理公事也是刚直不阿、义薄云天,来到此地,如果不拜访一下这年轻有为的叶寨主,必是遗憾之事。卢汉又问起翻山时遇到结界一事,谢渊摇摇头:“不瞒卢先生说,这镇上有一个巫师叫何颖,成天施法作怪,弄得整个镇子鸡犬不宁,怨声载道。卢先生肯定是逢上他作法了。”卢汉一怔:“既然有这么多人抱怨他的不是,怎么不处置他?”谢渊叹气:“这何颖法力甚高,施法后不留痕迹,我们也是苦无证据奈何不得。”卢汉还想继续追问,谢渊已停下了脚步,面前是一处大宅院,正门楼阁雕梁画栋,翘檐斗拱,颇有气派。正门上方有块镶金楠木大匾,上书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怀月阁”。
  一行人皆为宅院的精致所动,在珙县行走多日,还从未见过这样规格的庭院。谢渊请怀月阁的仆人进去通报,片刻后,一个身着黑丝镶玉长衫的年青人迎了出来。卢汉仔细一看,此人虽相貌平平,然精神抖擞,器宇轩昂,也是一表人才。谢渊上前行礼后,便带卢汉上前引见。原来这年青人名叫叶雄,是寨主的三弟,叶寨主一家三兄弟和一小妹,叶潇是长兄,叶雄排行老三,擅长经贸理财。这家族中就数叶雄最为精明干练。叶雄听谢渊如此介绍自己,微微一笑:“谢先生过奖了,我精通的不过是一些生意经。”转过头又向卢汉介绍到,“还是谢先生本领高超,镇上的大小事务,都得请他来料理呢。”听这番话,卢汉向谢渊拱拱手,一连说了好几句“失敬”,心想这谢渊必是镇上有威望的长者了,连寨主家的人看起来都礼让三分。叶雄见谢渊没有抽烟,关切地问:“上次送给先生的烟叶是否用完?待会儿我再送您一些。”谢渊谢过叶雄:“多谢先生美意,这烟叶果然是珍品,我一时爱不释手,用得太快。”一行人进正门。院内有一个古朴的石亭,亭上石匾用小纂刻字“怀月亭”。亭外修竹绿水,景色怡人,胜似江南。转过回廊,来到怀月阁的正厅,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迎面匆匆赶来。谢渊连忙作揖:“叶寨主!”
  这人正是叶潇,人如其名,英俊魁梧,一身素白长衫,风度翩翩,两眼炯炯有神,有一见如故之感。谢渊向叶潇介绍来客后,叶潇向卢汉拱拱手:“原来是云南长官殿下光临,敝舍真是蓬荜生辉了。”卢汉听他言语虽然客气,但其神情与谢渊、叶雄无异,这师长名号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付诸淡淡一笑,显不出什么尊贵。一行人入座厅中沏茶交谈,卢汉向寨主说明来意。寨主也是摇摇头:“镇上千人,没有我不认识的,决无叫李元贞的人。”卢汉又补充道:“听说这李元贞是个巫师。”寨主笑道:“这镇上就两个巫师,一家姓何,还有一家就是我们的谢渊先生。”原来这谢渊也是个巫师,他还没提到过,卢汉心里琢磨着。不过他还是有些失望,花了多天时间,始终打听不到此人下落。谢渊问道:“卢先生是否了解这李元贞的其他情况?”卢汉摇头说:“其他的我也不清楚。请问叶寨主这镇上十来岁的男孩有多少?能否召集起来让我看看?”卢汉从前在其他镇上行走,总是下命令,今天面对一群桃花源中人,头一回用了请求的语气。叶潇知道这卢汉来头不小,不敢怠慢,立刻吩咐叶雄:“三弟,按卢先生的意思传话下去吧。”卢汉连忙谢过。他不仅要找李元贞,也要找当年那金沙江上失踪的小孩。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