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原]西行流水帐  

2007-01-28 23:40:00|  分类: 雨的沼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回到了家。通过整整两天时间的旅途,牵挂而困倦的心总算得以松弛。
  此行自1月25号15点32分从杭州启程,27号10点30分抵达重庆,在1325次列车上呆了43个小时。紧接着,中午11点09分在重庆启程,又坐了4个小时的长途客车,终于踏上了家乡的土地。一路的跋山涉水,辛苦而激动的心情。

[原]西行流水帐 - rainmelodystyle - 沐雨问琴
蓝色表示列车线路、紫色表示客车线路

  每年的假期前,很多人都会像我这样为了回家操心一段时间,大一的我正所谓少不更事,老老实实地一边赞美着学校周到的服务,一边去挤学校安排的硬座,体会那从未经历过的新鲜感。那年也正好赶上了春运,学生返乡潮遭遇了民工返乡潮,现在回想起来那也真是一次地狱之旅。铁道部宣称中国的铁路运输为世界最高效,诚然,一节狭小的车皮,硬是被塞进了好几百号人,一次运输这么多包袱,确实让别的国家鞭长莫及。那一次,我也算目睹并亲历了中国的真实状况:在扎堆挤紧的空间中,彼此呼吸吐纳着浑浊的空气,交流着那充溢其中的几近癫狂的情绪,彼此泛着血丝的眼球里,交流着在绝望,贲张而憔悴的血管鲜明地隆起了皮肤,企图有场歇里底斯的爆发。紧张的状况,让人性的真实一面被暴露无遗,没有道德的存在,没有相互的忍让和同情,人们都开始为生存而挣扎,没有人不感叹此番的痛苦。以我为例,四十多个小时的煎熬,几乎没有在完整的一个小时里合过眼,不仅让汗水浸湿了全身,脚也因为始终动弹不得而麻木生疮,最痛苦的是整个过程中我只去了两次卫生间,每次来回的过程都是施尽了浑身解数与周围的人挤撞……然而中国的现实注定每年将有同行的那么几千万人将成垄断者的牺牲品,崛起的中国,疲惫的呐喊。
  这些不堪回首的痛苦,随着我后来不择手段地购买卧铺票而渐渐被淡忘。虽然卧铺价比硬座贵上好几倍,但总算能挥别心中的阴影,我也不会奢望更多的优惠了。


  中午离开杭州,偶然看到了武林广场附近的一幢刚好结顶的大楼,有种别致的结构,楼层数虽然不多,但在未来也算得上都市的标志,杭城的印记。在杭州,高楼虽少但建筑群却普遍呈现一种大气或是品位,这正是城市整体形象的一个特点吧。

[原]西行流水帐 - rainmelodystyle - 沐雨问琴
[原]西行流水帐 - rainmelodystyle - 沐雨问琴
城站火车站

  列车离开杭州,一路向南,顺着钱塘江大桥,作别独望之江的六和塔,越过浩渺的钱塘江,经过萧山。眼中的萧山,正是一番兴旺蓬勃的景象,这里欣欣向荣,建设发展很迅速,新建的楼盘林立,还有更多的项目蓄势待发,整个城区都跃动着新兴城市的灵魂。不过,仅此而已,这也是到重庆前能看到的最现代化的场面了。此后,沿路更多是村镇和山区,与先前繁华的喧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是种简单中的宁静。

[原]西行流水帐 - rainmelodystyle - 沐雨问琴
[原]西行流水帐 - rainmelodystyle - 沐雨问琴

  经过诸暨时,但见沿线都张扬着“西施故里”的横幅,不知那随范蠡消隐太湖的西施在世时,若知其名如此泽被后人,会有怎样的感慨。
  诸暨及此后的几站,义乌、金华西车站,都拥有着规模庞大而崭新华丽的车站建筑,候车厅内拥挤着众多民工,他们的心情,就和焦急的眼神中所流露出的那般期盼。
  离开浙江时已入夜,记得那最后经过的衢江,在夜色中泛着粼粼波光。车窗外的衢州,可见沿路闪耀的街灯,和远处光色缤纷的居民区,我久久地凝望着,最后的一瞥,带走了中国东部的繁华印象。

  在江西的旅程,大多数时间是在夜里度过的,记得2004年硬座之行,同座的一位老民工向我反复追忆着当年经过江西鹰潭时发生在铁路沿线的数次劫掠事件,罪恶沸腾了浅浅的信江,怎一个乱字了得,令人惊心动魄。
  第二天一觉醒来,便已至江西宜春,位于赣江江畔的城市,月台上很多学生等候着,他们望着车里的人,车里的人也看着他们,相互都成了景物,就在这样近似发呆的对目间,不知是怜悯还是祝愿,在彼此的眼神中交流起来。


[原]西行流水帐 - rainmelodystyle - 沐雨问琴
[原]西行流水帐 - rainmelodystyle - 沐雨问琴

  火车刚进入湖南,中国移动的短信提示就跃到了手机上。湖南真的擅长搞宣传,就像他们的湖南卫视一样。在湖南,每到一个城市,列车上的移动用户就会收到当地的移动信号群发的欢迎问候短信,短信内容当然是不遗余力地宣传各个城市的地理文化概况和民风民俗。在这方面,沿途的浙江、江西和贵州等省份都相形见绌,也许正所谓“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吧。由于我是浙江移动的用户,也许被浙江移动视为本地人了,于是,无论经过浙江的哪个城市,手机都是默默无语;在江西,只有一两个城市会问候一句,似乎城市间发展得不平衡;贵州移动似乎图方便,把本省划成了几大片区,于是收到的短信是来自“黔东南”、“黔南”等地的问候,会让人误以为所在地在“三不管”的范畴之内;四川移动做的还不错,在短信问候中还暗示了客户来自何处,倍增了亲切感。
  湖南有着多情的山水,那巍峨的青山,碧柔的潇湘,沐浴着自古以来迁客骚人往来的感伤。湘江畔的株洲,衡山阴的湘潭,柘溪水库上的连绵群岛,以及那源自湘西的沅江,把淡淡的浪漫缓缓推向了天边的桃花源。虽然看不到那边城的吊脚楼,但即便是那隧道外豁然开朗的刹那间看到的徽派建筑村落,也让人感受到了一番别样的和谐与安详。

[原]西行流水帐 - rainmelodystyle - 沐雨问琴

  湘潭以西的韶山县,有许多贫困的山村,萧条的冬天,斑驳的砖墙,却贴着始终如新的主席像,有着坚定而浓厚的老区氛围,他们坚守的是信仰还是崇拜?伟人的故里,无尽的感慨。
  午后,铁道经过湘西,贯穿着连绵的隧道,数量有七八十个,这里人烟稀少,手机信号也是时断时续。荒芜的山区,收罗了奇石怪穴,吐雾流风,这里有着解放战争后的湘西剿匪的传奇故事,还流传着关于“湘西赶尸”的奇闻异志,虽然未曾亲眼目睹,但每每历经此地,见到那夜幕下的山道上,正有人用木然的眼神凝视时,便会觉得胆战心惊。

  列车在晚间进入了贵州,这儿高山突兀,人烟稀少,石漠化的景象实在严重,山谷中错落着零星的村庄,穷困的境况也实在令人心寒。记得大一那年看到的贵阳,夜景和我们城市有些相似,初具规模,但又受制于一种无形的束缚,多少还有一些亲切感。列车上不少民工正是来自于此。那年的天空还淋洒着冰雹,灯光辉映中,望着他们争先离开的背影,心头突然浮出一股委婉的伤感。
  遵义在凌晨时分到达,这儿的城市规模与贵阳相近,遵义有着悠久的历史,应该是历史文化名城了。她毗邻赤水河,因此酝酿出了独特品质的茅台酒;这里曾经也见证了中国革命的伟大转折——遵义会议,毛泽东也在此获得了实际的领导权力;后来在抗日战争中,国立浙江大学也西迁至此,当时这里人才济济,以竺可桢校长为首,谈家桢、苏步青、王淦昌等各路人才荟萃,成就了当时浙大在全国大学中泰山北斗的地位。在今日的浙大校园里,还有纪念当年西迁的“遵义林”。

  第三日清晨,列车进入了重庆境内,一路都是有着“巴渝漓江”之称的清溪河相随,火车时而蜿蜒入镂空的隧道,时而绕过大片的芭蕉林,而清波荡漾的小河始终枕着对岸的一片修竹摇曳的青山,舔着湿润的沙洲,浮动着碧蓝的涟漪,在脚下氤氲的雾气中若隐若现。流云的浓雾与静谧的晨光,顺着对岸峻峭的山缓缓倾泻、坠落、流淌,仿佛是从仙境涣散而来的芬芳。旷远而淡雅的色彩,拨开那小憩的木船,掠过那颤动的倒影,与那原生态的山水合影,给人心旷神怡的感受。

[原]西行流水帐 - rainmelodystyle - 沐雨问琴
[原]西行流水帐 - rainmelodystyle - 沐雨问琴

  到了重庆,但见这里与两年前已是大不相同,首先她是一个重工业城市,但重工业的范围内,又盛开着一片片林立的高楼,纵杭州、南京犹为不及,颇有小上海的气势。在我的印象里,重庆有着厚重的陪都历史,又有着小资情结,记得上大学前在重庆逗留的日子,在盘山公路上看嘉陵江,在朝天门看那过往的游轮,在解放碑前看那流光溢彩,在翻滚着辣椒的火锅面前感受那重庆人的奋进与豁达。我很看好重庆的未来,但她的发展速度依然超越想象,令人叹服,几年光阴逝,作为西部大开发的龙头城市,重庆已经羽翼丰满,俨然已变得成熟有力了。

  在重庆下了火车,转上了高速路,一路经内江、自贡,但见沿线五粮液集团麾下浏阳河、金六福的广告牌络绎不绝,很久未看电视了,有种桃花源中人,不知魏晋的感觉,也不知超女已代言了浏阳河、Twins代言了金六福,只知道五粮液有着将这两家养大的孩子送走的欲望,来不及整理思绪,不知不觉此时已到了宜宾城,这个在五粮液酒香下崛起的城市,在岷江雪水与金沙江烈浪交汇点的城市,故乡总算呈现在了眼前。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