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原]朝花之梦(17-互动)  

2006-12-07 16:00:0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互动

  提起大学以来接触到的第一门选修课,是一位叫詹天祥的教授主讲的“人类学”。当初选这课有些误打误撞,原本是为了凑学校要求的人文类学科的六个学分,但我感觉这门课还是物超所值,让我受益匪浅的。否则,这位詹教授炯炯有神的眼睛就无法让我回忆至今。詹教授神似朱镕基,有种不怒自威的气质,虽年逾花甲,然而看起来仍是精神矍铄。也许是因为他在学界小有名气的缘故,他的课堂总是座无虚席,每次上课我只能抢到后排的座位,不过,就算坐在后排,也能感受到他凛凛的威严。这一点,正好与他严谨的治学风范相得益彰,也正是秉承了他的师爷费孝通先生的遗风。詹教授教我们这一届时,已经接近他退休了。不过这位老先生却没有想象中的老教授那样古板或者迂腐。他的气质融合着他的风格贯穿着整个课堂,让在座的自然而然地感受到本应属于这门课的凝重氛围。他对课堂的驾驭也已经达到了高深莫测的境界,从旧石器时代讲到伊斯玛尼勒,从宗教讲到婚姻,还有当时刚刚震惊全国的马加爵事件。各种各样的历史社会片段他都能信手拈来,用专业的眼光去剖析,整堂课上弥漫着繁杂的信息量,让学子们听得也酣畅淋漓。他也不介意学生提出异议,他能耐心地与学生探讨一些话题,而并不会凭着自己的地位去裁定是非。如今三载春秋逝,当年的许多片段仍然被镌刻在我脑海里,回味无穷。
  他的课堂让我找到了大学的感觉。大学的课堂,在乎的是“互动”,通过课堂交流达到认知上的升华,而不是单方面的讲授,单方面的传授,说白了就是填鸭式的教学。虽然同为授课,但两者相比,达到的课堂效率却相去甚远。单纯的授课,对于学生来说,平均下来至多只有百分之三十的课堂内容是能被完全吸收的,然而通过课堂互动,能吸收的知识量可达百分之七十。只可惜,当这套互动教学方式已经逐渐深入初中、高中课堂时,大部分的大学课堂仍在沿用着填鸭式教学。当然,不同的教师性格迥异,选择的教学方式也因人而异。他们的教学成果也决非会因授课方式的差别而体现出很大差异。只有教师个人水平的优劣,才会使差异明显起来。正像《笑傲江湖》中的“独孤九剑”与“葵花宝典”,一个是“无招胜有招”的破招,一个是风驰电掣连绵不绝的喂招。同为剑法中的最高境界,各有千秋,金庸先生也未让他们分出胜负:没有独孤求败或者风清扬与东方不败的一决雌雄,而只是让剑法初成的令狐冲凭着“独孤九剑”在东方不败的针尖下勉强保住性命,让练成半本宝典的岳不群使七十二路辟邪剑法两败于令狐冲剑下。玉女峰上没有绝对的第一,成败只因各自的剑法熟练程度而变得分明。话说回来,课堂教学的目的,还是培养学生的知识水平,无论以何种方式教学,都应了那句话:“黑猫、白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
  如果说詹天祥的教学方式是互动式的,那么教我首门专业课“画法几何”的施林祥老师就是“填鸭式”的。施林祥是位在土木基础课方面有着多年教龄的教授,甚至以后我接触到的很多专业课老师也有出自他门下的。他长着一副娃娃脸,穿着简约朴素。那晒得偏黑的肤色,代言着他丰富的工程经验,换句话来说,那黝黑的程度也代言着他挣钱的速度。也许正是因为他的工程经验太丰富了,他的教学也相当流利,在黑板上作起图来也如未经思考一般,行云流水。很多理论他都讲得谈笑风生,似乎我们轻而易举就能熟稔,但事实上,在座的大部分人都要花上老半天时间才能领悟透彻。尽管很多人对他讲的内容模棱两可,但都会不约而同地由衷佩服这位神一样的教授。关键是因为他的课程每次均是由他出题,虽然课堂上会难受些,但在考场上大家便可以泰然自若轻松释怀。过程与结局,大家更在乎的是后者。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