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原]朝花之梦(16-育人)  

2006-12-04 14:03:0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育人

  除了思修课,计算机科学导论课也令我记忆犹新。从此课之后,我便开始充分领教大学老师们吹牛的功夫。选课时我无意间选了一位名叫白洪欢的老师。这人看上去是个三十岁出头的文弱书生,骨子里却有股自恃才高的霸气。每堂课,他都不会放过任何一次吹嘘自己高明之处的机会。第一堂课上,他晃了晃教材:“书中的理论只是应付考试的,没用,我也不会讲得很仔细。我的课,是来向大家传授一些实用技术的。”以后的课上,他一半时间讲课,一半放电影。授课是全英文的,据他称,课文是从MIT的教材中节选的。对这些课文,他讲得细致入微,甚至斟酌到语法,几乎成了英语课。而里面的内容,是关于多种硬件品牌之间的比较和非主流软件的应用,看得出,他有种将学生打造成装机高手的冲动。他放的电影,题材广泛,从那时候刚流行的《加勒比海盗I》到经典的《活着》,他都拿来放映,并且还会加以点评,像在讲一堂电影赏析课。关于这些电影,他自称是从国外地下网站获得的,要获得这些电影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为网站撰写专业的、高质量的文章,经审核后,才会准许拷贝这些黑片。当然,这时他也不会忘记秀他的开家本领——机器语言,也就是他给那些地下网站的论文关键词。他也自诩精通破解密码之术,什么样的密码他的有把握破解,并且还当众演示过一次。在这些方面,假如这也算是一种功力的话,他确实有资本傲视群雄。听说在学院里,他就被称为“独孤九剑”,精通机器语言也确实让他登堂入室、登峰造极。当然,他也是个勤勉敬业的人。他夸口说:“大家若有什么问题,就算是在凌晨两点发Email问我,我也至少能在四点前回复。”此言不虚,有一次我发邮件,他果然在十分钟之内给了回复。就这样,直到他的卖弄持续了三个月后,期末考试也临近了,而我们的教材还是片未开垦的处女地。这时他却劝大家别紧张,因为卷子是由他出题……
  自此之后,我也明白了一个理:在大学里要考个高分并不需要平时学得有多扎实,除非是打算做学问、搞研究。许多考试只要在考前突击一下考点、做几套历年试题,就能取得不斐的成绩。要是更幸运些,能接近出试题的老师,取胜的把握就更大了。在学校里,这样的老师,无论他的水平高低,无一例外都会受到学生的追捧。当这样的现象屡见不鲜时,大学教育已成了功利化滋生的沃土。
  教我们普通化学课的,是一位名叫冷文华的教授。此人身材精瘦,腔调柔和的,为人也和蔼。但他爱发牢骚,总有怀才不遇的抑郁感慨。国庆长假前的课上,他把住址写在黑板上,欢迎我们假期去他家作客。而后他嗟叹:“可惜我家房子太小了,只有四十多平方。这学校只知道扩建,就没想法子去提高教师待遇。我们老师的工资太低了!一个月只有三千多,买不起新房。唉!问问你们,为什么要到这个学校来读书啊?”这句话问得在座的皆为一愣,“难道因为浙大好?到国外问问,听没听说过浙江大学?没名气!他潘云鹤有人知道没?没人认识。那大家干吗要来这儿啊?”我们一时都无言以对。
  同样是老师,同样的环境,别的老师长袖善舞,在政界和学界的地位,以及腰包里的资产,与时俱进。惟有他还会感叹生活拮据、苦不堪言。我们也很同情他的处境,只是,在这个文人相轻的年代,个人知识的力量,不应只停留在思辨的层面。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