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原]朝花之梦(22-土木)  

2006-12-21 19:31:0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土木

  大一上学期的专业课“画法几何”,其实并没有让我感觉到什么专业性,相反,施教授的行云流水般的讲课方式曾让我误以为本专业没有技术含量,以至学期末,我仍不清楚建筑学和土木工程的区别。到了下学期,总算对本专业有了一点眉目,这还得从土木工程导论课说起。
  这门课是由学院的多位大人物们共同承担的,他们都是各个专业方向的学科带头人,其中领衔的当然是学院院长、工程院院士董石麟,他已入古稀之年,苍苍银发、红光满面,还是鹤发童颜,学生们都称其为“董爷”。如果用“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来形容他,恐怕是小看了我们院长,在千里之外,不仅存其志,他的事业也确实货真价实地摆在那儿,正如火如荼地开展着,从“鸟巢”到“水立方”这些奥运会场馆,从国家大剧院到首都奥运机场,都是他主持下的杰作。从事建筑这个行当,与朝阳产业有所区别,要想成为顶尖的工程师,经验很重要,往往是越老越吃香,得有了一定数量的惊世之作,积累一定的工程经验,才算是登堂入室。在董爷所研究的空间结构领域,他在中国便是巨擘,用“泰山北斗”来形容也毫不过分。
  董爷展示的PPT全是关于他经手的空间结构的介绍,对奥运会场馆建设中所取得的技术创新突破,他颇为自豪,显然有很多是他的神来之笔,或者出自他的构想假设,但同时,他也有诸多遗憾和惋惜,也许是来自于对国计民生的忧思。比如“鸟巢”结构,这个结构外观很有创意,但这个结构所带来的浪费也是惊人的,它每一平方米的用钢量,都是欧美那些经典场馆的百倍以上,可是工程师们又不得不无可奈何地去实施,这正是建筑学和土木工程的区别,建筑需要做的,就是画出一个新颖别致的外观,一个富有想像力的轮廓,而土木需要做的,便是要将这个金玉其外的建筑从理论上计算出来,并在实践中建造出来。形象一点说,建筑师的手上的画笔轻轻一抖,工程师们经手的账可能就得多几百万。话说回来,正是由于“鸟巢”横七竖八地消耗,中央才曾一度叫停这个项目,而绝非是外界传言的因戴高乐机场由于设计缺陷而坍塌一案。而曾设计了戴高乐机场的法国设计师安德鲁,也是首都国家大剧院的设计者。在董爷看来,国家大剧院所采用的结构形式并不经济,但领导们对此不置可否,安德鲁也是我行我素,保持着一个建筑师特立独行的风格。
  同样,中国的很多其他的大型工程,也并不在乎纳税人的血汗钱有多么重要,甚至是为了使这个工程上马,不惜忽略其他相关专业的严密论证。像已经接近尾声的三峡大坝便是如此,而搁置中的南水北调西线工程,也有重蹈覆辙的危险。究其原由,许多政府部门领导都是希望用工程换政绩。而负责项目并深知其利害的工程师们,对做大项目从来是乐此不疲,只要有足够的资金保障,就不怕堆不出奇迹。而一旦工程中有了所谓的技术创新、科技突破,便会使工程师们加官进爵,正所谓于国于己都是有好处的。
  人定胜天固然可歌可泣,但万物总会遵循因果报应的规则。这也许不会影响个人荣辱,但总会归结于民族利益,很多惨痛的教训已经摆在了面前,让后人不堪重负,像埃及的阿斯旺,像我国的三门峡,一个年代的冲动,世世代代的惩罚。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