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原]朝花之梦(15-思修)  

2006-11-30 19:33:0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修

  启真湖边的情侣们的确令人心旷神怡,但观众中的大多数人领教的却是一幕既写满了无奈,又充满了期待的生活。纯真的校园时代,我们虔诚地信仰和期待着人人能够平等,但又时刻地憧憬着能脱颖而出,与众不同。人始终在矛盾和自私的纠葛中寻求着解脱。有时候自以为已经超脱,可一不小心,又会惶恐地陷入迷惘的沼泽。
  生活之外,学习永远是最重要的。可是并非人人都能明白这个道理,大家急于摆脱义务教育的桎梏,想放松,而后便渐渐加速成沦落。其实学习并不在于有多少学识,而在于学会做人。初到大学,好比“见龙在田”,只是人生的起点,接下来,“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这样才能“厉无咎”,才能为今后创造一个进退可据的基础。
  回首大一,最值得品味的课既不是微积分和英语,也不是什么专业课,而是思想道德修养课,也就是全国大学翘课率最高的“思修”课。说到“翘课率”这个指标,确实直接反映了教师的水平。有的教师试图靠点名来博得课堂人气,其实这正好暴露了自己低劣的教学水平。说一位老师优秀或者说一门课精彩,往往在于为人师表者所展现的气度,授课不拘泥于书本,对学生能循循善诱。这样才能“酒香不怕巷子深”,这才是降低翘课率的王道。
  我们刚到学校不久,便听闻“四大才子”的名号。“四大才子”很多学校都有,我们学校的四大才子指的是四位名师:教“敦煌学”、“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和“军事理论”的褚良才、教“物理与人类文明”叶高翔、教“心理学”的余潇枫、以及前文中提到的郑强。他们名字起得震撼,也人如其名,都是文理兼修,博学多才的大师。在课堂上,他们侃侃而谈,内容充实却没有半句赘言,课上没有枯燥理论,也没有煽情铺张,洋溢着的,叫“人文关怀”,一课就是一部风华的江山,听他们的课实在是一种享受。不过,接触这些大师级的教授是后来的事,大一那会儿遇到的几位老师虽然名不见经传,但他们的授课方式也是突破传统,富有感染力。
  教我们思修的老师是一个叫刘冬林的年轻人,这老师极朴素,为人极具亲和力。记得他在第二堂课上谈的便是关于情感方面的话题。他先让大家把自己情感方面的烦恼写下来。我也不拘谨,在纸条上随手写了一首打油诗交给了他:
一樽惆怅古道雪,
亭外荒山孤明月。
红颜不为才子醉,
弱水三千已滔绝。
  没想到,我的这张纸条偏偏被他从近百张纸条中抽了出来,念了一遍,台下也笑声一片,怕是言为心声了吧。这还不够,他又抽了几个同学上台去谈自己对情感方面的看法,小龙不幸被叫上了,他也玩幽默,用一口纯正的东北话演绎了一段《大话西游》:
  “曾经有一份贼拉子纯的爱情,搁在俺跟前,俺没咋当回事,直到整没了,俺才发现,世界上最憋屈的事也就这样了。如果老天爷再给俺一个机会,俺愿意对那个女娃说:‘俺稀罕你!’如果非要给这件事整个年头的话,俺希望这个年头是——一万年!”
  听起来虽然有趣,却实在无关痛痒。老师也不含糊,也现身说法,谈自己的过去,从男女双方的角度出发讲了许多有关交往心态的道理。那些话,现在已经复述不来,看惯人间离合后,觉得那确实是颠扑不破的真理。现在回忆起来,当年的自己真的很年轻,如今,岁月已经在心坎上平添了许多砝码,身外之物便越发被淡泊。
  是真的老了,还是更加迷惘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