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日志

 
 

寻找岳阳楼  

2005-08-23 13:00:00|  分类: 问的第二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读《岳阳楼记》的时候,还是在我初中时。记得我当时的脑海间立时便充满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怀与感慨。回忆起来那时的我应该是文中所谓“喜洋洋”的状态。对于“少年不识愁滋味”的人来说,成长的烦恼是转瞬即逝的,可以说是种肤浅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感觉。我总以为这样一种“古仁人之心”的境界已经融入了自己的灵魂,似乎是轻而易举便能达到的,于是还曾怀疑范仲淹对这段心境的领悟是否有些做作。然而当经历和愁绪随着年龄一起增长时,我就开始觉得若有所失,失去的是一种超出物质的心境,留下的是一片惆怅的空虚。当我又一次品味《岳阳楼记》时,我才发现昔日的洞庭湖已不再,自己也早已远离了岳阳楼,走过了人生路上的数个岔口,体味了喜悦,经历了失落,也终于领悟到了“感极而悲”悄然袭来的痛苦。这时的我才发现《岳阳楼记》中那种心境的来之不易,阐述的既是范文正对无人与其归的黯然和无奈,也是在把人生之曲折娓娓道来。
  在范希文的世界里,也许更适合他纵横诗情的便是那处江湖之远的时候,他在想象中站在岳阳楼上眺望那洞庭胜景,此番气象万千让他在朝中尔虞我诈的环境下郁郁寡欢的心胸变得豁然开朗起来。人的思想最逍遥无羁之时正是把情怀放飞于广阔无垠的天地之间时。在广阔的自然世界里,思想脱离形之役而开始自由驰骋和翱翔,那种思想可以顺着那粼粼波光回溯到神女峰下的缥缈烟云中去回忆,也可以随那阵阵涟漪荡漾到潇湘边的兰花芳草处去问情。离开了束缚的才子,也许面对这种雄浑时,心底的沉思便涌现得淋漓尽致,他们题于楼间的诗赋也许正让后来的迁客骚人感到言为心声,那字里行间刻画的景象,它们曾经激起了多少共鸣,又唤醒了多少难以言喻的心底的暗流。范文正如斯,他命运多舛,少年为学以悬梁刺股、生活贫苦而箪食瓢饮,终博天子垂青,然而其正言直谏,触怒权贵,也使他尝到了在仕途中几落几起的颠沛,最后他主导的“庆历新政”终于得以施行,然而大刀阔斧的改革也加速了其被挤出政坛的速度,终也难逃被贬的命运。坎坷的人生,对于一生以天下为己任的范希文来说,也许只是那一点淡淡的忧伤吧,可这忧伤却也难以释怀。惟有想象这浩浩荡荡的景象,那种激情澎湃下的无奈和伤感,终于随着波涛缓缓地蔓延出来。
  在《岳阳楼记》中,也许对于少年时代的范仲淹来说,也许对于在仕途中每每励精图治的他来说,眼中的世界正是洞庭湖在风和日丽之时充满了祥和之气的那种色彩绚烂的季节。在这里,水天一色的春季就是他在朝中展现出的政治才华;在这里,那生气勃勃的春季就是他缔造出的政通人和、安居乐业的幸福时光;在这里,那众星捧月的春季就是他为民请愿、胸怀天下的不羁豪情。正是在这里,寄托着他的梦想,收藏着他的喜悦和快乐,这是一种羽扇纶巾般的自在,作者在这里拥有着真正的成就感,可是,那真正是他所谓心旷神怡、宠辱皆忘的情态吗?在我看来,他自然宽和的心态在于超脱那种被罢黜的压抑的从容感。范希文的心中,有“宁鸣而死,不默而生”的壮志,也有“愁肠已断无由醉”的孤寂。那风调雨顺的景象会突兀地化为另一极的苍凉。在这里,那种风雨大作、阴霾不散的景象正是他人性最悲悯的一面,他的正气浩然使他屡屡遭受排挤、忧谗畏讥,在政坛上如履薄冰。他渴望在朝廷有一番作为,曾几何时,年少的他认定自己属于东京,属于皇都,为了那匡扶之梦,他又何尝不是夙兴夜寐;可当他御街上仰望那“天淡银河垂地”时,也似乎充满了如去国怀乡时的寂寞,那是何等的茫然!他不属于他所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在其他文学家的作品里,也时常流露出这种感情,而往往采用思乡之情来代替这种失落。而不同于前者,范仲淹记忆里的家乡是模糊的,如同他孤单的身世般缺乏依偎和亲情的。他的回忆的寄托是那独倚高楼空自酌时,才能寻找到的恬然的梦和深邃的泪。
  正所谓“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也许“忧”正是他心中最永恒主题吧。在我看来,范希文是真正豪放的男人、纯正的男人。忧思和愁绪虽然让其“无计相回避”,然而他却能坦然地面对,因此我们不应该把那种情绪简单地概括为婉约,准确地说,那正是豪放的背后流露出的浅浅的哀愁;更何况他的哀愁似乎总是寄托在千万黎民百姓的身上;“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他的心是博爱的,己之忧与天下之忧相比永远是微不足道的,因而当他被迁谪也好,被拔擢也好,他心中的目标和动力都是明确而唯一的,那是一种不为时局所困的旷达豪情,一种忧国忧民的济世理想,是一种豪放,是一种纯正。不难想象,胸怀这样一种抱负的人,即使他面对的道路有多么曲折,有多么坎坷,他都将对他所处的每个细节鞠躬尽瘁。这样的境界不就是“古仁人之心”吗?古人能为此道者甚少,今人欲为此亦难。我们的教育,或许只能让人在少年时才维持那种所谓宏图大志,然而在芸芸众生中成长,使人都最终走向了世俗,远离了曾经魂牵梦萦的国度。我们越贴近现实,就越发觉得自己已经老了,那种曾经的激情还有几人能拥有?还有几人能高呼“老夫聊发少年狂”!《岳阳楼记》最终达到了那种人性回归的目标。我曾经认为这种旷达和抱负容易达到,原来也并非完全误解了,正所谓“人之初,性本善”,我们成长的过程都逐渐为后天滋生的羁绊而沉沦,于是也为那种超脱和回归平添了多少难度和障碍,留给世人感慨的只能是那千篇一律的自卑和惆怅!
  不知道范希文是否亲临过岳阳楼,至少在他挥毫这撼世诗篇时,他只是在千里之外的庭院里想象着那瑰丽景象。可是他毕竟在意识中登临过,也就让那些后人追溯着那浩然气概而竞相去洞庭之滨去凭吊,去顶礼膜拜。可那些附庸风雅之士也许永远领悟不到这样的精髓,只会永远游离在范仲淹长眠的脑海里,又有几人能真正与那无与伦比的灵魂对话?从《岳阳楼记》里,我看到这样一个灵魂在孤单地祈祷,为了天下苍生――觉醒了的和沉睡着的。那就是我们要寻找的岳阳楼。
潇湘月下洞庭晚,岳阳花落冷茶碗。夜卧孤山长云淡。琴声乱,青雾故人杨柳岸。
清笛一曲谁把盏,夕阳长霞寄国难。文章绝世冠千年。思如泉,楼台劲风入夜眠。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