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雨问琴

用心浇灌

 
 
 
 
 
 

一生阔别迟暮间

2017-5-5 18:09:01 阅读1 评论0 52017/05 May5

  最近一次和奶奶通话,已是三周之前。这几年来,每次和奶奶通话,谈的内容都大致相同,除了嘘寒问暖,多数时间都是奶奶一个人滔滔不绝地独白。她的听力很差,即便戴上叔伯们买的助听器也未必奏效,她只能根据对方的语气推测对方讲述的内容。

  我已习以为常。她的听力自我有记性之初便在衰退。只是那时的奶奶常常若即若离。她有赶不完的路、操不完的心,忽而天南海北,留给我一次次的别离。倒是朝夕相处的日子,家长里短波澜不惊,少有吉光片羽在脑海里泛出袅袅余音。

  我时常从奶奶家南望金沙江。水位春涨秋落,年岁与日俱增。江水在潜移默化间浑浊了儿时的记忆,以及奶奶陪伴我的韶光。

  江岸往东是带有民国遗风的上走马街。连绵春雨,为这条路糊满了可可冰淇淋般的泥泞。奶奶拉着我,每一步都跋涉得异常艰难。泥浆渗进皮鞋、裹满裤腿,却消退不去奶奶逛街的兴致。她说南门大桥快造好了,得赶在通车前看看是什么模样。那时候我还小,心里疑惑,大桥有什么可看的呢?

  江岸向西是铁路桥下的中坝。萧瑟秋风,驱散了荒岛上的渔樵。奶奶拉着我,越过沼泽。我们的鞋又脏了。不过奶奶依然很享受郊外的广阔、享受遣怀的愉悦。她不时地登上石堤眺望。她说,你有机会应该沿金沙江顺流而下,到各个城市看看。那时候我还小,心里恐惧,长江里不是有许多吃人的扬子鳄吗?

  而我尚未知晓,身旁的人,她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

  住在奶奶家的日子,我学习状态欠佳,时而陷入低迷,每逢考试都铩羽而归。偏偏这些考卷都得让家长过目签字。我不敢把试卷交给父母自讨苦吃,只好悄悄让奶奶签字。奶奶看到卷面

作者  | 2017-5-5 18:09:01 | 阅读(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带着书本去旅行

2017-3-1 16:10:45 阅读30 评论0 12017/03 Mar1

  安伯托·艾柯生前出过一本《带着鲑鱼去旅行》的集子,里面脑洞别出心裁,所见所闻无一不被他绘上戏谑与讽刺的涂鸦。这也难怪,艾柯的学识流光溢彩,有股自古罗马帝国时代以来异教徒学者的风范。如果女生们觉得这位艾柯老爷子太过刻薄犀利而不适合作为情侣的话,那么可以再考虑考虑詹宏志。相比之下,詹宏志虽没那么风趣,也偶尔教条、偶尔呆萌,但他浑身上下散发着台湾文士的温情,脑袋里的知识也很实在,属于那类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大儒,生活中有他一路陪伴应该能时常体会到“小确幸”的滋味。他的游记《旅行与读书》,从内容上看亦可命名为“带着书本去旅行”。同样是旅行见闻,他的语言如信步闲谈,不像艾柯那般亦真亦假,又不像余秋雨那般长吁短叹,值得一读。

  这本书记录了詹宏志在瑞士、美国阿拉斯加、非洲、印度、巴厘岛、日本、伊朗等地的游历。他的旅行往往始于某本书的诱导和激发,继而按图索骥、精心规划,循着这些书所拼贴出的美好想象,亲自奔赴实地体验风景与美食之约。

  当然,如同所有倍受期待的旅行,詹宏志的旅途也是收获与失望并存。

  收获并不全在于他征服了阅读过的世界,还在于意外的惊喜:比想象中更惊艳,或者体验比阅读过的感触更特殊(或有微妙差别)。比如旅行前正巧发生过巴厘岛恐怖袭击或者东日本大地震,目的地的旅游业因此遭受重创,人气锐减,不过这也使得一番经历与众不同;比如行程并不尽如人意,或因阿拉斯加国家公园的参观名额已满,或因几家东京的米其林星级餐厅的座位难以预约。但在书里的门关闭的同时,命运会为他打开另一扇非常规的门,门后常常隐藏着迟来的欣喜。

  失望往往是因为

作者  | 2017-3-1 16:10:45 | 阅读(30)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7年阅读小记(一)

2017-2-16 9:21:51 阅读19 评论0 162017/02 Feb16

罗素传

作者:[英]瑞·蒙克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启真馆

副标题:疯狂的幽灵 1921-1970

原作名:Bertrand Russell : The Ghost of Madness 1921—1970

译者:严忠志 / 欧阳亚丽

出版年:2016-7

页数:664

  这一部延续了《罗素传》上部对伯兰特·罗素的批判风格,作者坚持不懈地深度挖掘了罗素的书信往来和出行细节,将这位灵魂导师一黑到底。当然,这只能归咎于罗素在自己的后半生表现欠佳,完全与他留给读者的汗牛充栋的鸡汤文字刻意塑造的儒雅形象大相径庭。也许这一发现是这部书为罗素爱好者亮出的一盏红灯或一部福音。

  他对亲人的冷酷无情。他自私狡诈的一面在上一部中他对第一任妻子艾丽丝及多位情人的态度中已经暴露无疑。而在书的下部中,增列在他的刻薄冷漠待遇名单上的将是他的前妻朵拉、彼得以及他的儿子约翰、孙女露西等等。他骨子里应当是个极端保守主义者。在家庭剧变到来之际,他能以令人惊惧的手段把所有利益牢牢聚敛和掌控,并不惜令对方陷入艰难拮据的地步。所以,与其归结为家族遗传的“疯狂”使他的儿子和孙女陷入了精神病的困扰与悲剧,不如说是罗素本人操弄的手段将他的至亲骨肉一步步地逼上崩溃的绝路。

  在学术研究上他再也没能超越前半生的成就。他对自身水平并没有自知之明,只是以为自己失去了做学问的专注能力,便草率退出了学术圈,将大量热情都倾注到了杂乱无章的政治社会活动上。对于一位以哲学家名望享誉四海的人物来说

作者  | 2017-2-16 9:21:51 | 阅读(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有道博客搜索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鲜果订阅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